《有种》

在宣传电影《有种》时,一身摇滚范儿的张元看到女友李昕芸[微博]为自己准备的生日蛋糕时激动地哭了,看得出,《有种》 他拍得很high,张元高喊出一句:“年轻人永远是正确的!我就是老吊丝!”他认为,在精气神儿上,《有种》和20年前的《北京杂种》是一脉相承的。

“谁没有荷尔蒙?但就怕被阉割了。”

《有种》的创意来自2010年张元的一个摄影展,当时不仅他的好朋友刘小东极力撺掇,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馆长在张元一张照片都没有的情况下,就确定了展出时间。张元平时不太喜欢拿相机走哪儿拍哪儿,展览也得有个主题,他才愿意拍。在大伙儿讨论的过程中,张元想起1993年他拍的《北京杂种》,那部和崔健、刘小东、唐大年、臧天朔、窦唯等一帮好朋友拍的片子可以说是中国最早的一部摇滚乐电影,当时张元刚毕业不久,在古老的皇城北京看到了这个城市中年轻人肆意宣泄的力量。如今20年过去了,那一代人老了,今天这些年轻人又在做什么?这引起了张元的好奇心,他希望做一个新题目,叫《有种》,挖掘80年代出生的人的生活状态和生活方式。张元在微博上发了一个报名启示,召集那些“有一颗躁动的心,不安于现状”的年轻人前来试镜。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举行的三天海选中,张元和他的团队接触了200多个报名者,他们当中有摇滚乐手、艺术家、演员、保镖、大学生、无业者等等,来访者的故事都让张元惊喜和震撼,因为“只有从生活里面来的,你才发现它是那么真实”。张元把这些人的生活用图片和影像记录下来,这也促成了电影《有种》的拍摄。

《有种》拍的是“北漂”的故事,主角叫三宝(段博文饰),女友劈腿、工作被炒,他的生活陷入低谷,他甚至想吞玻璃杯自杀。除了始终支持自己的哥们儿王铭(吕聿来[微博]饰),三宝还遇到了美艳野性的乐队主唱柚子(李昕芸饰)和男扮女装的艳舞者小诗(时诗饰)等人,他们当中有的遭遇女友出轨,有的被乐队成员背叛,有的以男扮女装为生却遭白眼、歧视,有的被男友当做美色献给老板玩弄取乐……每个人都有一段“残酷青春”。不过最后几个精神有种而生活没种的年轻人,还是得到了释怀和解脱。

张元也解释了他理解的“有种”,“其实有很多层面的意义。我这个电影,拍完了以后准备翻译成英文的时候,找不到相对的词。中文里最早出现这个词就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从此以后在民间就开始传颂‘有种’这个词,没有人觉得它低俗,我觉得它说了人最终的观点,就是谁没有荷尔蒙?但就怕被阉割了。”在张元看来,“有种就是根、就是命、就是情、就是色,就是生命的延续,就是很有爷们儿范儿,就是很拽。”

“我们身上没有钱,内心没有诗,彻彻底底穷透了。”

原来在张元的想象中,今天的80后都是改革开放之后成长起来的,肯定在物质等各方面的条件都“特别的美好”,但做过摄影展的相关采访后,张元发现结果和他的想象完全不一样,有的人换了十几份工作,有的人情感生活很悲凉,还有不少人来自破碎的家庭。张元认为这些年轻人可能才是这个时代的标准,因为他们很特别也很特殊,把这些“边缘人”的性格不断凸显出来、立体化的时候,“可能往往正是这个时代的标志。”

在对年轻人的很多描述中,有一个词最让张元心动,就是“残酷青春”,从这点上讲,张元认为对《北京杂种》的描述也适用于今天的年轻人。但他鼓励年轻人:“吊丝也别没希望,要奋斗一把,要改变,越是吊丝越要有种。”

“因为我很早的时候拍过《北京杂种》,那个时候崔健、窦唯、刘小东我们这些人实际上是在拍我们自己的生活。到了今天,他们可能在某种程度上都已经成为大家理想中的人物,但当年都是吊丝,都是和我们今天这个电影里的人物一样奋斗的。”

值得一提的是,李昕芸在《有种》里饰演的乐队女主唱柚子的原型是王菲。张元回忆,“20年前拍《北京杂种》的时候,王菲为了看窦唯,天天到片场探班,看着那个时候的她,我觉得看到了一个充满一切青春的灵魂,倔强、坚强、充满梦想与爱。《有种》里的柚子,就是那个时候我所看到的王菲。其实不仅是王菲,很多大咖们都是像柚子这样成长,最终成为现在大家所看到的他们。”

不过对11月8日上映的《有种》电影本身,有网友调侃:“非极品文艺青年慎入。”但能淡定欣赏如下大剂量文艺旁白者除外——“我们身上没有钱,内心没有诗,彻彻底底穷透了”“我只希望自己是只铁蛋而不是只鸡蛋,就这么坚强滚下去”“如果她是玫瑰,却在别人怀中;如果她是匕首,却插在我的胸口”“生命就是一座牢狱,有的人脱下了囚衣刑满释放了,有的人他的皮肤就是他的囚衣,一辈子都脱不来下”。By the way,还有一句励志的主题语——“在没有光明的地方,黑暗也是一盏灯。”

《谁说我们不会爱》好看吗?影评:弓体爱情,一夜逆转
电影《华丽上班族》什么时候上映?上映时间曝光
杨舒婷PK汤唯 凭借《爱的替身》斩获最佳女演员
刘承俊《硬汉奶爸》接档《爸爸去哪儿》3月上映
《推拿》组团角逐金熊奖 柏林也过起中国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