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让全球影迷纷纷叫好的《僵尸肖恩》和《热血警探》吧?尽管早已成为好莱坞的红人,英伦怪咖好基友埃德加·赖特、西蒙·佩吉和尼克·罗斯特可没有忘记他们的“血与冰淇淋”三部曲。作为三部的终结之作,主打“科幻”的《世界尽头》依然不乏幽默与颠覆,不过这次更多的则是浓浓的怀旧之情,CULT青年致青春也如此恶搞。

“血与冰淇淋”终结篇

1999年,一部名为《屋事生非》的英国情景喜剧诞生,短短的两季14集,却在日后成为了全球宅人顶礼膜拜的圣经。这部英剧打破了传统电视喜剧的模式,通过对快速剪辑和闪回、插叙的大量使用,随处可见的对CULT电影、漫画、小说、游戏的模仿致敬,以及性格鲜明神经质的主配角群像,使得这部剧集本身也成为世纪之交流行文化的CULT经典,并赢得大量忠实粉丝。

《屋事生非》的成功也造就了编导埃德加·赖特、演员西蒙·佩吉(同时也是编剧)和尼克·弗罗斯特的英伦怪咖铁三角组合。2003年,三位搭档决定进军电影界,拍摄同样癫狂恶搞的类型电影——致敬“僵尸教父”乔治·A·罗梅罗的电影《僵尸肖恩》(2004)成本仅有400万欧元,却在全球获得了3000万美元的票房。3年后,三人又完成了致敬与讽刺老派警匪动作片的《热血警探》(2007),这次全球赢得了8000万美元的票房。

三人将自己的系列电影命名为“血与冰淇淋”, 2003年埃德加·赖特和西蒙·佩吉为《僵尸肖恩》的剧本头疼的时候,二人决定让片中的配角艾德来一场宿醉,但是需要一个不同寻常的方式来醒酒。赖特想到一个主意:“他不用牛奶或者什么世界新闻,他需要的是一个可爱多,可爱多是有药用价值的。”而当电影首映时,和路雪给观众提供了免费的冰淇淋,回忆到三部曲的起源,埃德加·赖特说:“要是我下一部电影里还有可爱多,说不定到时候又有免费冰淇淋吃了。”不过《热血警探》可没有免费冰淇淋,只有记者问赖特——是打算拍个三部曲吗?赖特回答到:“是的,就好像基耶斯洛夫斯基的‘三色’三部曲,只不过我拍的是三味可爱多三部曲。”《僵尸肖恩》中的草莓味冰淇淋是红色的,象征着血;《热血警探》中的冰淇淋是蓝色的,象征着警察。

《世界尽头》英伦怪咖致青春

才华洋溢的两部影片之后,埃德加·赖特去好莱坞拍了《歪小子斯科特对抗全世界》,并即将执导超级英雄大片《蚁人》,西蒙·佩吉则通过《碟中谍》和《星际迷航》系列在好莱坞成功上位,尼克·弗罗斯特如今也是一名小有名气的演员。而“三色冰淇淋”三部曲也终于迎来了终结篇,三人把这部影片命名为《世界尽头》。

喝到“世界尽头”的小镇青年

《世界尽头》取材自埃德加·赖特21岁时写的一个叫做《串酒吧》的剧本,只不过换成了“成年版”,影片讲的是年届不惑依然未婚没工作,过度沉湎酒精的盖瑞·金(西蒙·佩吉饰),突然间想起20年前青春时代一件引以为豪但未竟的浪荡事,于是相继找来如今已经有了各自家庭和事业的好伙伴奥利弗·张伯伦(马丁·弗瑞曼饰)、彼得·佩吉(埃迪·马森饰)、史蒂文·普林斯(帕迪·康斯戴恩饰)和安迪·奈特利(尼克·弗罗斯特饰)。相约返回故乡纽顿哈芬,试图再次找回通宵5人、12间酒吧、60杯啤酒的快乐时光。小镇一如既往,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在盖瑞的引领下,起初一切还比较正常,可当夜幕降临之后,诡异事件交替上演,盖瑞等人发现,小镇早已物是人非……不过他决定,无论发生什么,这次他一定要了却当年夙愿,喝到“世界尽头”(最后一间酒吧的店面)去。

“要薄荷”,尼克·弗罗斯特坚决地说。《世界尽头》当然并不是一部光喝酒的影片,作为“血与冰淇淋”三部曲的终结作,《世界尽头》象征着“科幻”的绿色。影片中,5位高中死党在穿梭酒吧间发现小镇乃至地球早已被“宇宙联邦”的外星人控制,这个神秘的力量要让地球纳入一个“更先进,更文明”的新纪元,如此一来,曲折的剧情和激烈的打斗和争论自然不会少,而对《怪形》《复制娇妻》《天外魔花》《夺宝奇兵》等影片的致敬也让《世界尽头》依然充满了CULT精神,皮尔斯·布鲁斯南在片中的客串则让其成为继《热血警探》中的蒂莫西·道尔顿之后的又一位被三部曲调侃了的007……

作为三部曲的最后一部,《世界尽头》也充满了浓浓忧郁的告别意味,“我已经39岁了,马上到40岁。通过这部电影,我想告别过去的很多东西。这部电影是我对过去的一次总结”,赖特解释说。“尽管如今的生活和事业让我相当满意,但我却不时地难以解释地感到怀旧,我还是会想回到上学的时刻,更努力一点,约会的时候表现得更好一点,把我的第一部电影拍得更好一点”,赖特说道。影片中5位昔日死党中4人已经因为人到中年而纷纷失掉了年轻时的无畏不羁,开始为死板的工作生活而奔走忙碌,唯一未被岁月蚕食的盖瑞·金则被人看做无所事事的失败颓废者,依然狂妄的他,正是创作者眼中的年少轻狂岁月的青春象征。影片的原声来自Primal Scream、The Soup Dragons、Suede的经典老歌,带有浓重的1990年代色彩,“这些歌与片中盖瑞的人物性格有很大联系,他永远停留在过去,想象那些音乐永远不会结束,晚会永远还在继续”,赖特说道,他在英国西南部萨默塞特郡的县城威尔斯长大,而西蒙·佩吉来自相距不远的兰格洛斯特郡,尽管如今大家都已成名立业,但他们身上永远挥不去的是作为“小镇青年”(Country Teenagers)的那一部分特质,他们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心,敢于对固有的事物进行大胆颠覆,永远对生活和它提供的怪异事物保持着一份圆睁大眼的惊异表情——这其中包括了科幻小说、电影,当然还有冰淇淋。

《第一次不是你》影评:个人色彩的初恋故事
《诡拼车》影评:悬念虽好槽点同存
《我的男男男男朋友》影评:纯情还是矫情
《功夫战斗机》影评:后李小龙时代的功夫挽歌
《控制》影评:层次稍浅 让人遗憾
《森林战士》影评:画面养眼故事平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