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珠帘》改编引争议 刘欢解读《新九拍》

因让步央视元宵晚会,《中国好歌曲》停播一周。上周五晚,养精蓄锐的《中国好歌曲》进入第二轮“主打之争”,刘欢大碟《新九拍》的八支曲目率先亮相。刘欢自嘲是只小白鼠,为摸着石头过河的节目组“奋勇献身”。

>>>点击观看最新一期《中国好歌曲》

初选进入《新九拍》备选曲库的16首歌曲,经过导师刘欢和梦想导师捞仔的反复筛选,《她妈妈不喜欢我》、《卷珠帘》、《蒲公英在飞》、《喝酒blues》、《鸟人》、《画》、《格格不入》和《今宵列车》最终脱颖而出,进入刘欢大碟。经过完善和全新编曲的八首好歌曲焕然一新出现在观众面前。由51位电台音乐节目DJ和音乐网站编辑记者组成的乐评团现场打分,加上另三位导师给出的分数,获得最高分的《喝酒blues》成功拿下第一个主打席位;而《中国好歌曲》的最热曲目《卷珠帘》则依靠导师刘欢手中唯一的保送名额成为另一主打。由此,60年代生人张岭和90后霍尊双双携手进入《中国好歌曲》年度盛典,将与其他导师团队的另外六首主打歌一起角逐年度金曲。

节目播出后,主流媒体表达惊喜的同时,歌迷和网民则争议四起,就乐评团的现场打分和导师对歌曲的改编纷纷吐槽。分歧最大的当属已经大火的《卷珠帘》。《中国好歌曲》的贴吧里,“维新派”和“守旧派”唇枪舌剑,互不买账;在网站跟帖评论和微博、微信里,也是两极分化:业内人士喝彩,《卷珠帘》歌迷则倾巢倒彩。

四川电台城市之音DJ博亚在微信圈赞道:“完全被刘欢大师的才华折服,霍尊的《卷珠帘》大热,旋律被刘欢改动1个音,A段第3乐句下行mi改为#fa,由此简化和声结构,回归到小调1级小和4级大两个和弦交替,在人们挖空心思用各种西洋化的歌声色彩让雷同的旋律先出略有不同的时代,从旋律本身下手,即便和声再简单,照样能听得让人毛孔全开,头发直立。”当代歌坛官方微博写道:“听了全新改编后的《卷珠帘》,小当整个儿头皮发麻!太好听更大气了!刘欢老师仅用了一点小“手段”就让《卷珠帘》这首本来就已经很强大的作品更加动人心魄!”霍尊自己也在节目播出后表示“真的感谢刘欢老师和捞仔老师为《卷珠帘》所花的心血和改编,真的好感动!大爱!突然又记起当时在舞台上演唱的感觉,捞仔老师指挥,耳后大乐队的伴奏,有种仿佛时光穿越的感觉,让我从来没有这般如此享受沉浸于自己的歌中……”而节目录制现场,霍尊一曲唱罢,周华健导师也抢先赞叹:“这首歌传唱度已经很高了,原来的版本我们都非常熟悉,透过不同的管道,其实很多人都已经在那个印象里面。没有想到今天欢哥还可以给它一个新的面貌。这个弦乐整个大气的感觉散发出来。你也掌握得非常非常好,甚至在那么多次唱的经验里面,你也提升很多了。我对那个大鼓特别喜欢,那个大鼓节奏一进来的时候,刻到心里面去了。”最终他把手里的5分给了《卷珠帘》。可能因为节目时长的原因,周华健对新版《卷珠帘》的两段高度评价节目播出时都没有被采用。而反观歌迷的反映,除了不满歌词的改动,几乎一边倒地宣称不如原版感动,辱没了霍尊空灵的声音。

记者有幸参加了刘欢大碟《新九拍》“主打之争”的现场实况录像,身临其境分享音乐的魅力,非常震撼,也深受感动。但节目播出后,《卷珠帘》的争议之大有些出乎意料。带着各种好奇和疑问我探访了节目组,并见缝插针采访了导师,同时也是《新九拍》制作人的刘欢。

没想到,刘欢对《卷珠帘》的改编让歌迷反弹强烈似乎并不意外。他说:要不怎么叫歌迷?他们迷上《卷珠帘》就是因为初选版嘛,而且可能每天循环听,都烂熟于心了,当然跟你急呀。刘欢表示完全能理解,他相信歌迷冷静下来多听几遍完整版也会慢慢接受的。的确,从贴吧上的反应看,部分歌迷的排斥态度已经有所改变,开始接纳新版。

刘欢说:“其实有争议是一个好现象,而且我注意到大部分歌迷还是在关心歌曲本身,就事论事,这非常好,有争论就会有提高。这也说明了《中国好歌曲》的影响力。”

刘欢把新版称作完整版。他这样解释:“《中国好歌曲》的电视模式就是按照唱片的制作过程来设计的。按照节目规则,初选时配乐和时长都有限制 ,每首歌的展示基本只能算作小样。但选到唱片里就各方面都得讲究了。其实从某种角度来说,导师作为一张唱片的制作人对入选歌曲进行的不是改编,而是加工和完善。最后能通过唱片呈现给大家的就是完整版。我要求《新九拍》必须是精品。”而霍尊在节目中的一句表白是对这段解释的最好佐证:真的要感谢刘欢老师,把我这首不成熟的小样变得如此成熟。

刘欢在大学教授《西方音乐史》,从事音乐普及和音乐美育教育26年。此次参与制作并加入《中国好歌曲》还有一个心愿,就是竭尽余力提高中国观众的音乐常识和基本欣赏水平。刘欢耐心并深入浅出地讲解了他的编曲构思:初版《卷珠帘》的前奏和第一段的伴奏用了一个电的古钢琴的分解和弦,古钢琴这种欧洲18世纪以前的乐器本身就跟我们的中国风不是特别合套,另外它的音色比较尖比较薄,容易干扰到歌手的唱,所以我们改用弦乐队的拨弦,而且写得间距比较大,都用到了二分音符,又集中到中低音声区,就把整个的空间和中高音区完全留给了歌手,为了展现他演唱的细腻。乐队的编曲为了与中国风统一,去掉了所有电的成份,都改成了管弦乐队和中国民乐器,这样也是为了整首歌曲风格的统一。作为流行歌曲需要打击乐器,可是我们中国的打击乐器大部分都比较清脆嘹亮,而唯独中国大鼓是比较沉着的,而且频率比较低,不会干扰演唱,这是我们采用中国大鼓的初衷。霍尊的演唱非常有特色,我们没有理由掩盖,但突出它并不意味着必须简化编曲,否则听他清唱不完了吗。另外,在旋律上第三句的一个小调整是配合“两个和弦走到底”的做法,这是为了规避与其他歌曲雷同。刘欢认为,如果大家多了解一些音乐常识,学会欣赏,一定能从音乐中享受到更多的美好与乐趣,开阔眼界,丰富和提升自己对音乐的感知。

关于歌词的修改,刘欢介绍:八首入选歌曲我只动了其中的2首歌。《她妈妈不喜欢我》和《蒲公英在飞》不过是恢复了初选时因为时间不够被拿下的一段。我参与改动的一首是《今宵列车》,一首就是《卷珠帘》。前者我建议李夏把歌名直接改掉,因为“今宵”这个词太软,我印象中都是“难忘今宵”,“今宵酒醒何处”等等,太温情,而李夏讲这首歌是他自己的亲身体验,是义无返顾的感觉,所以我直接从歌词里把“午夜”单独提溜出来,把歌名改为“午夜快车”,李夏本人也接受,商量用“列车”还是“快车”时采纳了他的意见,他觉得“快”好唱一些。还有,为了摇滚的个人代入感,我建议他把第二人称全部改为第一人称,本来是他自己的经历,干嘛不直接一点呢!一开始他的歌迷也不接受,节目播出以后,他们似乎完全接受了,而且很兴奋。才一天功夫视频点击就达一百多万,在《新九拍》里排第一。

至于《卷珠帘》的歌词修改刘欢则是出于观众的提议,有观众反映歌词前后风格不统一,有碍歌曲的整体水准。刘欢说他以前对这首歌的注意力完全在音乐上,对歌词没有太在意。听到反应后他马上仔细阅读了歌词,发现的确存在问题。加上霍尊本人的一些演唱习惯,刘欢也帮他进行了一些归韵处理。比如“徘徊”的huai,霍尊初版中唱的hui ,他自己解释是为了好唱,但刘欢不能接受错别字发音,于是改为“妩媚”,他觉得在歌词里也说得过去。刘欢告诉记者,校改后的词有归韵和演唱上的考虑,修改也完全是围绕原歌词的寓意,并没有做大幅度的调整。另外,记者了解到,歌词最基础的部分原本并不是专为《卷珠帘》而作。送选参加《中国好歌曲》时Luna将同学李姝的原作修改调整后填入了歌曲。这可能是造成风格不一致的原因。主打之争排练前,作为导师的刘欢一直通过节目组试图联系到霍尊本人,将歌词发给他,并希望能与他电话沟通一次。但霍尊因为参加央视的元宵晚会和天津电视台的节目录制,电声乐队和全编制乐队的两次排练他都无法参加。刘欢见到霍尊时已经是主打之争录像前一天的凌晨。刚参加完《国色天香》录制的霍尊似乎余兴未尽,提出了在新版间奏中加入青衣念白的大胆设想,刘欢没有答应,他认为戏曲不等于流行音乐里的中国风,他不想在一首歌里加入太多的作料,他想保持歌曲原有的特色。不敢想象如果刘欢采用了霍尊的建议他会不会被《卷珠帘》的歌迷骂得更惨,抑或被视为神明?刘欢显然并不介意这些,他相信霍尊的演唱能力,但仍然担心疏于排练的霍尊能否和乐队合为一体。对于霍尊第二天的表现,乐评团虽然没有给出最高分,但刘欢注意到霍尊在演唱上还是动了一番脑筋,每个A段的第三句都有变化,第二次的副歌还加入了上三度的即兴发挥,增加了演唱的色彩变化。考虑到作品本身的质量以及霍尊本人对作品的演绎能力的提升空间,刘欢把第二主打的名额给了《卷珠帘》,要为这首《中国好歌曲》的最热曲目再添把火。(南宁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