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李可乐寻人记》

《李可乐寻人记》是一部在口腔快感上有点小小追求的电影,但也是在电影本体上完全找不着北的电影。它对电影的理解可能就是各种聪明口水话的麻辣串烧,却根本不知道故事、人物为何物。

有一类东西,很聪明,却不走心。它有着批量复制的潜质,它熟谙起承转合,它善于形容词,它语句华丽流畅,但问题是,它完全满足于此,有着一种一戳即破的脆弱。简而言之,乍一看它有着光鲜的形象,但探究里面的结构,却是一笔糊涂账。

《李可乐寻人记》,大体上就属于这样一种东西。你看到了它的聪明,原著作者和编剧李承鹏脑力够使,里面的俏皮话无限量供应,但你却能感到这部电影聪明到了鸡贼的地步。它太知道噱头所在,太知道怎么搔观众的痒处,它有着段子手所有的机智,但也有着段子手那种浮夸和轻慢。这是一部在口腔快感上有点小小追求的电影,但也是在电影本体上完全找不着北的电影。它对电影的理解可能就是各种聪明口水话的麻辣串烧,却根本不知道故事、人物为何物。

你不知道影片怎样由开始的寻人寻宝变成了一个爱情故事,它随意扭曲影片的走向,就像野马一样不受控制。这是一部有健忘症的电影,它兴冲冲地向前走,就像熊瞎子掰苞米,掰一个扔一个,以致完全没什么主线。这一段是对屌丝状态的自嘲,下一段是黑色幽默味的阴差阳错,再下一段又来个狗血的捉奸在床,还不够,再来一段感天动地的爱情故事。导演主创在这儿,就有点像地摊文学的资深创作者了,它并不仔细经营这个人物,他的性格成长,他的精神状态统统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把那些俏皮话,那些俗套但有效的桥段囊括其中。

整部影片充斥着俗不可耐的气味。它有着成功学和励志帖的气息,影片里喻恩泰所饰演的李可乐时常来上一段的主题思想总结似的话外音,幸好李承鹏嬉皮笑脸的文风中和掉了一部分陈腐味儿。影片还有李承鹏惯有的一点公知味儿,李可乐这样一个快破产的人物居然在老乡三言两语之后就捐出几十万来盖希望小学,这是一种什么精神?基本上就是拿逻辑当球踢的精神。再说那点儿琼瑶剧的味道,你很难想象一个女警察会将毫无交情的嫌疑犯带回家,因为车上的两三句笑话,男人就搞定了女人,两人的感情居然不可思议地一下子就升华到海枯石烂、生死离别的境界。这世上把爱情当大力丸来售卖的能有几人。

说实话,比它更烂的电影多的是,但这部电影却格外令人不爽。如果说能力所限导致的难看还情有可原的话,这部电影则是明目张胆地耍滑头,还以为别人看不出来,这种自作聪明更让人愤懑。电影是一个由细节建构的世界,该片却在所有需要雕琢的地方均语焉不详,它试图用喧闹煽情的音乐来弥补整个剧情的单薄,最终却只是露怯。它似乎想用油腔滑调来遮盖人物本身的苍白,却让人更觉欠缺诚意。快节奏看起来是它的最后一招,用眼花缭乱的剧情推进来稀释它的无聊,最终剩下的就是大块生吞活剥式的桥段拼凑。

电影不是段子,不是俏皮话的集合,不是花招,它是实打实地充满诚意地构建出一个世界,实打实地塑造出一个个人物,塑造出的世界要让你可触摸,每一个人物要让人能感受到他的血肉。只有这样,电影才有成立的基础。而不该像这部电影一样,弄得花枝招展,以为搔首弄姿就是全部。(南宁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