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物能名垂青史,近如刚去逝的曼德拉,远的如德蕾莎修女、圣雄甘地、马丁路德金,成为世人楷模,皆与人类高尚情操有关,无独有偶,他们都从不同角度闪现人性光辉,令一众政客、独裁者、军事家或者是自私贪婪的商贾无地自容。

但更多是功德无量,却寂寂无闻的无名英雄,值得我辈肃然起敬,心存感激。

乔治·克鲁尼果然是才人,找到《古迹卫士》这样的好材料,不假手于人自导自演,拍得虽不过尔尔,却非常之有远见,有眼光,有品味,有态度,拯救文明遗迹,本身就是功德!乱世中无分国界,齐齐抢救追踪甚至献出生命,简直就是传奇,为何一直没人将这群无名英雄表扬出来呢?

戏的背景是1943年,盟军组成一队「特种小组」名为MFAA(Monuments, Fine Arts and Archives),专门追寻被德军抢夺劫走的各国艺术珍品:名画、雕塑、古董等等。成员却非专业军人,而是博物馆馆长、大学教授、历史学者及艺术馆策划,是艺术界专家,人人一把年纪,对不同国家文化的遗产了如指掌,却拿起枪杆搵命博,真正是为艺术而参军,而犠牲。

电影《古迹卫士》影评:无价绝品拯救队

正如戏中乔治·克鲁尼起初召集一干人等时,说及艺术的价值,并不值得以人命来交换,说来很理性,但艺术是有感性部分,当这群特工眼见重要文物遭掠夺,被破坏,便心疼,逼出本能,置生死于道外。

但先旨声明,《古迹卫士》绝非《夺宝奇兵》,既无动作连场,激烈枪战,亦非《无耻混蛋》怪鸡扭跷,就连希特拉,亦同样爱艺术,要据为己有。本片斯文干净,时而幽默,时而淡静,在二战的氛围中,却不走战争片的老路。

坦白说,乔治·克鲁尼导演了五出戏,以此片较纳杂,他尝试武戏文拍,走高档言情片之路,弊处是半汤半水,节奏明显舒缓,不够明快。但《十一罗汉》式的群雄模式,马特·达蒙、比尔·默瑞、凯特·布兰切特,粒粒星,齐撑这文明行动,虽非人人有发挥,然佳句仍不少,全戏因没加盐加醋,老实得有点呆板。

最抢眼当数马特·达蒙演的James Granger,与唯一女将凯特·布兰切特,谱出一点点浪漫,还差点命丧地雷阵。他在战争废墟里,找回集中营死者的藏画,自行将它挂回人去留空的原有位置之上,点出了这批专家的心迹:艺术品一定要回归故土。

乔治·克鲁尼等人兵分多路,在法国、意大利和比利时等地,不断追踪边逃边抢的德军,点题艺术品是米高安哲罗的《布鲁日圣母》雕塑,英国博物馆专家Donald Jeffries (休·博内威利饰),因阻止德军抢夺而殉职,能否物归原主以报战友亡魂,成为全片一大悬念。

对,此片绝对是为艺术而艺术,MFAA由组成到行动,一直不顺利,甚至被盟军的将领认为阻手阻脚,战争中人命如草芥,何况是艺术品。 《古迹卫士》令人最受落的,正是乔治·克鲁尼所代表的文化精英世界观,战争绝对的丑恶,但摧毁人类文明的遗产,毁掉历史,毁掉先辈的精神文明,更十恶不赦。

他这份见地充满知识份子和文化人的胸襟,成全戏的核心精神所在,而艰苦在于,知音者稀!全片亦流露这份寂寥,带少许忧郁。艺术品固然无价,拯救者这份无私德性和修养,乃人性美之所在,更无价,属绝品。

翻查资料,MFAA行动维期达22个月,高峰期团队达350人,实情是,他们不只面对德军抢掠,盟军的枪炮亦摧毁不少历史建筑和重要文物。

其中一位耶鲁历史学者Lt. Frederick Hartt,在这行动中将不少米高安哲罗雕塑,送回佛罗伦斯。后来他更在66年佛罗伦斯大水灾,与旧日战友Ugo Procacci再回翡冷翠,抢救文物,还到美国筹款修复损毁艺术品。这位Hartt先生,不只获颁佛罗伦斯荣誉市民,更长眠此地。

看到此等好人好事,心头一凛,正能量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