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迟退休”仍在探讨求解中

索寒雪

“延迟退休”作为收入分配改革中备受关注和争议的议题,从提出至今没有一个确切的结论,在2014年全国两会前夕,《中国经营报(微博)》记者再次向有关部门和相关专家咨询此事,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胡晓义表示,延迟退休一事仍处在收集意见阶段。

尽管进展缓慢,但在专家眼中,“延迟退休”是大势所趋,人口老龄化加速造成的社会劳动力不足迫使各国推动或研究延迟退休问题,而在中国,由于尚面临大学生就业难的现实问题,此外,中国劳动力年龄与受教育程度的结构性矛盾仍然突出,延迟退休的时机不佳。

延迟退休与就业难的博弈

目前对延迟退休最核心的态度是“先研究,因为各国都在推广延迟退休”。

今年全国高校毕业生达699万人,创历史新高,就业形势严峻。2013年,一位人社部高层人士向记者表示,“目前的就业压力非常大,一批批的大学生需要就业,需要更多的就业岗位,延迟退休政策不会马上实施。”2013年也曾被称为最难就业季。

而目前,对延迟退休最核心的态度是“先研究,因为各国都在推广延迟退休”。

英国要求养老保险要交满39年,英国现在退休年龄在欧洲也比较高,67岁退休,而且到2020年还要提高到68岁。

2010年,法国提高退休年龄,曾经引发全国大罢工,抗议政府提高退休年龄,法国延迟退休的原因是为了增加劳动力供给、提高劳动参与率。

西班牙政府2011年与工会组织达成协议,决定把大多数人的法定退休年龄由65岁推迟至67岁,以削减财政赤字。

人社部对外公布的数据显示,“20~59岁就业年龄组人口将在2020年达到8.31亿峰值。未来一个时期,我国仍将面对巨大的就业增长压力。中国高校毕业生数量今年增加到699万人。未来5年,高校毕业生就业规模保持在年均700万左右,约占每年新进人力资源市场劳动力的一半,且这一比例将进一步提高,再加上中等职业院校毕业生、城镇未能升学的初高中毕业生和退役士兵,总量近1600万人,我国青年就业压力巨大。”就业问题成为了延迟退休问题的阻力之一。

近日,财政部部长楼继伟也强调,中国不是特别关注额外的经济增长,关注的是就业和通胀。

处于收集意见研究期

“所有关于延迟退休的讨论,仅仅处于初期。”所谓初期,“就是互相交换了一下意见,还没有达到制定政策的层面。”

近日,胡晓义在谈到延迟退休的问题时表示,“简单地说我没有新的信息对外提供,我们也正在收集各方面意见,加强研究。这个问题是涉及各方面全体利益非常广泛的一个问题,无论何时推出何种方案,一定会通过适当的形式广泛听取各方面的意见,让决策更加民主、更加科学。”

曾经参与人社部延迟退休问题讨论的人士向记者透露,“所有关于延迟退休的讨论,仅仅处于初期。”所谓初期,“就是互相交换了一下意见,还没有达到制定政策的层面。”

该人士表示,有关延迟退休问题的讨论一切还处于初期,没有研究到具体的政策,也还没有实施该政策的时间点。只是收集了社会各界的意见。

而针对社会上延迟退休与大学生就业压力问题之间的矛盾,“还没有进行到讨论解决的层面。”此外,该人士并不看好短期内就推行延迟退休政策的可能性。“从讨论进程看,距离还比较远。”

不久前,胡晓义表示: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有三方面内容:第一是有一个预告期,提前几年告知社会;第二要分步骤,从现在规定的退休年龄最低的群体开始,从人力资源替代弹性系数低的群体开始,逐步扩展到各类群体;第三,要“迈小步”,以“一年提高几个月”这样的方式,一步一步来,用较长的一段时间逐步完成平滑过渡。

时机未到?

“目前不能延迟退休的核心,是临近退休的人员人力资本不足以再就业。”

对于延迟退休展开的时间点,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蔡昉认为,“至少几年之内,要让普通工人延迟退休,会出现糟糕的情况。”

“推行延迟退休的西方国家不仅平均受教育年限比我们高,他们在各个年龄段中也是比较均衡的,所以到这些国家劳动力不足以后,可以延长工作时间,延缓退休,人力资本、教育水平至少和二十多岁的人是一样的。而中国是不一样的。”蔡昉表示。

经过调研,蔡昉发现:年龄越大,中国劳动力受教育程度越低。对于城市困难人群而言,他们在市场中缺乏竞争力,并不受到就业市场的欢迎。目前不是普通职工延迟退休的好时机,否则会把这个群体推向脆弱的地步。要通过培训使得他们的技能更新换代,提高就业能力。

此外,另一组数据也说明了目前中国劳动力就业情况。“劳动的参业率,35岁到44岁的时候,参业率达到86%,到了45岁到55岁的时候,不到70%,55岁以上的劳动力只有20%多一点儿,如果这时候延长退休年龄,没有企业真心希望留他们,因此他们处在劳动力市场脆弱的地位。”蔡昉表示。

“目前不能延迟退休的核心,是临近退休的人员人力资本不足以再就业。我们应该等新一代的受教育程度更高的劳动力达到退休年龄时,再实行延迟退休的政策。”

“延迟退休”议题演变

2008年11月

人保部社会保障研究所负责人称,有关部门正在酝酿等待条件成熟时延长退休年龄,有可能女职工从2010年开始,男职工从2015年开始,采取“小步渐进”方式,每3年延迟1岁,逐步将退休年龄提高到65岁。在2030年前,职工退休年龄将延迟到65岁。

2009年年初

山西、上海、浙江、广东、重庆5个试点省市“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改革”。

2010年9月

在《中国的人力资源状况》白皮书的发布会上,人保部副部长王晓初表示,有专家指出,到2035年中国将面临两名纳税人供养一名养老金领取者的情况。

10月1日起

上海正式实施柔性延迟办理申领基本养老金手续。

2011年3月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尹蔚民表示,国家正在结合国情研究延迟退休年龄。

2012年7月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近日对媒体透露,2011年城镇基本养老保险个人账户记账额为2.5万亿元左右,而实账部分仅为2703亿元左右,“空账”达到2.25万亿元。

11月

十八大报告提出:“改革和完善企业和机关事业单位社会保险制度,整合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和基本医疗保险制度,逐步做实养老保险个人账户,实现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建立兼顾各类人员的社会保障待遇确定机制和正常调整机制”。

2013年11月15日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发布,《决定》指出要研究制定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政策。

12月26日

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发布《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报告2013》,在收入分配和社保制度改革方面,建议了三个阶段的时间表:在2014~2015年改革第一阶段,政府应在保险精算的基础上,统筹考虑社会承受能力和劳动力市场发展,研究延迟退休年龄的方法与步骤;第二阶段在全国推行;到了第三阶段,即2019~2020年,建立统一的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和基本社保体系。延迟退休关系到几千万人的利益,因此显然不能采取一刀切的政策。

中国退休制度传承

古代中国:官员退休年龄因朝代不同,职务不同差异很大,从45岁至80岁。官员退休后,由国家供养,根据级别不同按比例享受不同的待遇。普通百姓没有退休。

民国时期:公务员退休后的待遇为退休前的45%~65%,退休年龄一般为65岁。

1949年以后中国的退休制度:

1955年国务院颁布的《国家机关退休办法》:退休年龄为男性60岁、女性55岁;工龄男满25年、女满20年。

1958年《国务院关于工作、职工退休处理的暂行规定》:干部退休年龄上男性满60周岁、连续工龄5年和一般工龄20年,女性满55岁、连续工龄5年和一般工龄15年。

文革期间,全国的退休工作陷入停滞状态。

1978年后,我国法定的退休年龄是男职工年满60周岁,女干部年满55周岁,女工人年满50周岁。从事井下、高空、高温、繁重体力劳动和其他有害健康工种并在这类岗位工作达到规定年限的职工,男性年满55周岁、女性年满45周岁退休。职工只要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即可享受退休待遇。

国外现状

在美国,职工延迟到70岁退休,可以比65岁退休多拿40%的退休金。发达国家男性退休年龄多为65岁左右,女性60岁~65岁;发展中国家男性多为60岁左右,女性55岁~60岁;50岁退休为全世界最早。

近年,多数国家普遍提高了法定退休年龄,或者计划提高退休年龄。如美国将领取全额养老金的退休年龄从65岁提高到67岁。韩国领取养老金的年龄2013年由60岁调整为61岁,2033年将提高至65岁。加拿大政府将领取养老金年龄从65岁提高到67岁。根据国际劳工组织对160多个国家的统计,中国女职工50岁退休,是全世界最早的国家之一。

2010年9月10日,法国议会众议院投票表决,同意将其现行的法定退休年龄由60岁提高至62岁,而退休者要想获得100%的退休金,则必须年满67岁退休,而不论缴费期长短。此消息引发国内民众不满,该新闻一度成为世界媒体关注的焦点。(南宁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