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奇缘》影评:用发展的眼光看待经典回归

日前,2014年度金球奖最佳动画长片得主,奥斯卡奖最佳动画长片提名,迪斯尼动画巨著《冰雪奇缘》在国内上映,好评如潮。名誉,口碑,票房,均有所斩获,前日顶不住媒体的狂轰滥炸和舆论的无限褒奖,带着女朋友前去观影,却收获了很奇妙的感受。

开场的交响乐让人为之震撼,这种震撼让我联想起20年前狮子王的开场画面。辽阔的草原,小狮子诞生的宏伟景象。而在本片中,导演则巧妙运用渔民劳动号子的形式,简单几笔勾勒出别具一格的北欧风情画卷,也顺利成章的向观众们交代了大概的地理位置和时间背景。这一处的设计浑然一体,为全片开了一个好头。

在第二幕的故事中,用雪中嘻戏的剧情,印证大小公主的感情脉络。而大公主的天赋异禀给家族带来的困扰,导致主剧情中封闭的个性与态度;与之相反的,小公主天性使然,个性单纯的歌声也夹杂着催泪,不解的疑惑在其中。歌曲制作精良,曲风悠扬,歌声优美,导演在这一段里用剧情与音乐穿插的交代了错综复杂的一系列剧情背景,叙事功力深厚。

经过两个精彩而老道的前景铺垫,导演已经勾引起观众足够的兴趣味蕾,而直到此刻,才是正剧的开始,或者在我认为,是走向平庸的开始:两对男女主角外加两个配角悉数登场,剧情开始走向传统,王子与公主的爱情,正义与邪恶的对立,平民小子与公主(女权主义下的灰姑娘与王子?)的谐趣,美式卡通中配角搅戏制造的喜剧效果,一直到最终皆大欢喜的大结局。在剧情上,我很难挖掘出足够令人震撼的亮点;在画面上,冰雪世界的奇观能够引起视觉惊艳,但超脱于剧情,无法提升质的飞跃;唯一让人欣慰的是穿插全片的音乐,华丽的合音,重唱,各种不同风格的曲风,或乡间民谣的弹唱,或震撼心灵的交响,恰到好处的点缀于剧情之间,既能够糅合剧本的叙事,又起到了点睛的作用,升华了原本俗套的剧情效果,巧妙的触动了观众柔软的心灵,却又点到为止,令人回味无穷。

这部电影有着非常明显的迪斯尼标签:如宏伟的背景架构,皆大欢喜的剧情,震撼而悠扬的插曲,温馨又浪漫的爱情等等,无处不感觉到经典回归,无处不能勾引起童年品味过的,那种熟悉的味道;

在此基础上,也加入了一些创新的突破点:如3D特效对冰雪宫殿的构画,女权主义的彰显以至双女性主角的设置,两位主角冷热性格形成强烈的反差对比,甚至打破了美国卡通最经典的桥段,王子公主最终幸福的在一起的传统。总的来说,《冰雪奇缘》是一部制作精良的作品,不输于奥斯卡同期被提名的其他动画长片。

可是,我仍想表达的是,迪斯尼卡通经过了如此漫长的发展,在20年前,就已经用《狮子王》将这种类型的卡通片推到了鼎盛巅峰,却在20年后的今天,仅仅提升了尚能够过的去的3D效果,和一些无关痛痒的创新突破。用一个近乎俗套的桥段,加上那个时代的人共同的回忆,成就了这样的一部作品。成就了所谓的经典重现,王者回归。这,真的是成功吗?

回到今天的主标题,用发展的眼光看待经典回归,此时此刻,笔者联想到梦工厂动画的诸多经典作品,他们似乎都是与传统是既对立又融合的。以《疯狂原始人》为例,如果把正叙的剧情当成等差数列的话,在剧情1和剧情2的后面,他们设置的是3+0.5的一个剧情。跳过了传统观众认知的剧情3,给了观众0.5的跳跃空间。这个0.5的把握其实是非常巧妙的,导演的驾驭能力与编剧的构画能力需要非常强大。2和3之间跨度太大,剧情直接到4会无法衔接;跨度太小,到2.5或者到3会让观众感觉乏善可陈。也许正是因为这一点,梦工厂才能够在长期的奋战中百花齐放,战胜了曾经的动画王者皮克斯动画。《功夫熊猫》《驯龙记》《疯狂原始人》《穿靴子的猫》多部作品,让观众回味无穷,收获了一个又一个的惊喜。

用辩证的思路重塑经典,用发展的眼光看待回归。我想,在中国动画电影蓬勃发展的这一年,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话题。美国经典的动画商业模式如何被中国电影借鉴?中国元素以及传统的国学文化又将如何在动画中进行合理有效的表达,我希望通过本文,能够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南宁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