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亚历山大·佩恩

主演:布鲁斯·邓恩 威尔·福特 朱恩·斯奎布

“他不是老年痴呆症的患者,他只是太相信别的了”,影片最后儿子对着杂志社的工作人员用这样一句看似平淡的话语表达了对其的控诉,也令这部有点儿荒唐的电影蒙上了意思悲凉的气氛,老父亲甚至还在做着发财梦,他惊人的执着到甚至要徒步几百英里去领奖,甚至面对不堪的嘲笑和质疑也坚信自己将成为百万富翁,他只想弄回自己的驾照再买一辆卡车和一个压缩机,他只是想给自己的儿子留下点儿东西,这个旁观者眼中的笑话,在镜头中多少显得有些悲凉,尤其是伍迪结果那顶帽子转身离开杂志社时,背影显得格外的疲惫,这趟不怎么情愿开始又终将失望的旅行终于结束了,伍迪虽然没能得到一百万美元的奖金,但得到了父子之情,至于那些见钱眼开的老伙计终究也就算是不值一提吧。

就像刘震云所说“悲剧中总有喜剧的成分,而喜剧中往往也能看到悲剧的影子”,这部电影的荒唐确实可笑,如今或许没有人再会相信这样蹩脚的骗术了,更不会为此千里迢迢的去领根本不存在的一百万,伍迪是这个时代最后的老古董,他还相信这种最微不足道的骗术背后却是他对于一个时代的信任,对一个社会的信心,这样的信任已经被飞速发展的社会抛在了身后,可悲的不是老人家的荒唐执拗,而是旁观者的暗自窃笑。

亚历山大·佩恩用一部《后人》奠定了自己朴实无华的影响风格,其实早在《杯酒人生》和《关于施密特》开始亚历山大·佩恩便用平实的镜头拍出了不平凡的故事。在《内布拉斯加》中导演一如既往的将镜头对准平凡人的生活,在普通不过的生活中创造不再普通生命,佩恩在没有任何花哨的叙事技巧下为观众呈现出一个个最普通不过的故事却意味深长,娓娓道来的故事波澜不惊却引人入胜,套用一句烂俗的广告语,导演讲的是“老百姓自己的故事”。

冷静、克制的镜头中几乎没有导演的影子,几乎没有个人的情感却令每个人物都有血有肉的呈现在大银幕上,几乎没有个人的评价却在影片结束时令观众思绪万千,一个恰到好处的生活插曲和精准刻画的人物足够令观众难忘。本片中的众生相是导演有意为之着重刻画之处,出了伍迪·格兰特本身的执迷不悟,就属他回到老家后这些老伙计们的见钱眼开最有看点,不但借钱者纷纷出现,甚至还有说他欠钱不还,他没有拒绝却让老伴儿对曾经的邻居恶语相向,他默默的拿过他的奖券转身离开,却让儿子对着曾经的伙计报以老拳,他性格中的懦弱和执拗成为了这个人物最矛盾之处,他的善良在家人眼中成为了一种负担,无论是老伴儿口中的“傻”还是儿子们的无奈,伍迪都令人感到沮丧。

真不知道美国究竟有多少老戏骨,布鲁斯·邓恩在本片中塑造的伍迪·格兰特无比的成功,岌岌可危的身体走起路来步履维艰,甚至在每次经过的长途跋涉的姿态和刚起身的走路都有着可以察觉出的细微差异,查一下老爷子的履历,虽然近些年也没淡出电影圈,但或许都是扎上一两个配角没什么亮点,《内布拉斯加》中的演出是多年来的一次深沉的爆发,影片之中甚至甚至很少有语言的表达,只字片语往往也答非所问,无需长篇大论仅凭借迟钝的肢体表现和僵硬的面部表情就将这个人物演的入木三分,其功力可见一斑,金球奖上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冲着老爷子说:“对于年轻人应该看看布鲁斯·邓恩的电影。”绝不是一句不咸不淡的恭维,尽管那些过于久远的片子或许我们很难看到的,但《内布拉斯加》中老爷子的表演绝对是上乘之作。

《内布拉斯加》是一个荒唐的梦终于破碎的故事,别人笑他太疯癫,他笑别人看不穿。(南宁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