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9日,一名来自河北省定州市的民众表示自己已经四次打通了他在MH370航班上中国籍亲属的手机,但是对方没有应答。他表示,这个消息好像是黑暗中的一束光亮,他希望通过移动通讯技术手段找到手机的具体位置。

中新网3月11日电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失联的马航MH370客机的乘客当中,至少九名是在新加坡工作的中国籍工人,一些人的身份相信已经确定。

针对新加坡客工身份,马航指出,客机上没有中国客工是从新加坡飞到马国过境,不过不排除他们可能乘坐长途巴士越境到吉隆坡转乘马航班机。

建筑商公会会长何玉荣博士受询时说,建筑工人周末都休息,因此这些客工是来本地工作,或在哪家建筑公司工作目前暂不清楚,得等到今天才能了解情况。

据中国媒体报道,这九名客工相信来自河北定州,在北京等消息的家属都心急如焚。

一名失联乘客王永辉(33岁)在一年前和七八名同乡一起通过劳务公司飞来本地从事建筑业,每月赚取1600多元。

他的妻子薛亚莲说,丈夫最后一次与她通话是在6日,他当时说“我要回来了,公司在新加坡没活儿了”,并告诉她乘坐的航班和抵达时间。当时他还问妻子,要不要带些东西回去。

报道说,王永辉登机前的几个小时,薛亚莲曾通过QQ联络丈夫,可是没回应。得知丈夫在失联客机上,慌乱的薛亚莲在等待消息时,发现手机上显示丈夫的QQ是在线状态,再尝试联络,依旧没回应。

同在失联客机上的还有边亮京(27岁),是家中的长子,有个1岁大的儿子。家人说,他今年农历新年舍不得花钱买机票回乡,上个月拿了工资才决定订机票回家。他年迈的母亲听说儿子出事了,几乎晕倒。

边亮京的弟弟曾打通哥哥的电话,不过无人接听。对此,马航9日下午在北京召开第三次新闻发布会时说,马航也拨通了这个新加坡电话号码,不过无人答话,对该电话目前尚未定位。

另一名失联客工是丁立军(43岁)。他的哥哥告诉记者,弟弟在新加坡从事建筑业已两年,这是第二次回国。他认为,弟弟之所以选择这趟航班,就是因从马来西亚飞回国比较便宜,公司才帮他们选了这个航班。

此外,有中国媒体报道,失联客机上有一名来自安徽肥东县的宋坤(25岁),他是省内一家建筑公司的员工,去年9月下旬来新加坡工作,这半年时间一直在国外没回家。(苏文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