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比特人》已经公映了两集,目前较流行的口碑是,不失为一流的魔幻巨制,但整体而言比《魔戒》要闷,且缺少史诗气魄,许多地方有“为赋波澜强作宏伟”之嫌。这不难理解。《魔戒》做的是大幅度的减法,撷取的都是华彩段落,保证每一秒都是精华,还能从容不迫地推出各种版本的加长版,让你看看,“咱们都忍痛割爱了多少好东西”。原著丰富,改编余地极大。《霍比特人》恰好相反,小说比任何一本《魔戒》都短,改出的三部电影仍得往三小时上靠。素材贫瘠了,加法做得稍不到位,好东西就不够密集。

诚然如此,若要说《霍比特人》拍得捉襟见肘,故意拖沓,倒也不见得。按照惯例,一部两小时长的电影,用常规化的小说体写出来,也就五六万字,远不是许多人想象的长篇小说。我手上的《霍比特人》是译林的老版,标注约20万字,再加上史诗片里角色说话举止都慢上一拍,展现地理环境的空镜头也异常频繁,切割成三部标准长片绰绰有余。《霍比特人》的题材还有个优势,就是大量动作场面可以自由发挥,例如上一集的半兽人巢穴大逃亡,这一集的河流混战,屠龙之役等,原作一两页的篇幅,用电影语言可以化作十几二十分钟的影像,大大扩张了原著文本外的表现力。

《史矛革之战》高潮采用多方交叉组接,一个世纪前《党同伐异》开创的招数,再次绽放出恒久不衰的光芒。甘道夫危在旦夕的命运,矮人剑士与精灵女神萌生的爱情,莱格拉斯与半兽人悬而未决的交锋,以及孤山中矮人与巨龙的机关博弈,每组都是杀到一半就切,但切到哪里都是好戏,非但谈不上闷,尽是目不暇接的波折,叫人恨不得长了两个心脏来吸收肾上腺素。比起上集《意外之旅》较线性的叙事,这回真叫一个四面开花,荡气回肠。

种种战斗形式中,精灵族的飘逸凌厉鹤立鸡群,每次出手仿佛能一箭射破史诗片的外壳,赋予影片武打片的美妙意境。湖上追逐,本来是矮人大显身手,递木棍的机智与默契,木桶滚翻一片的诙谐,莱格拉斯一现身,矮人风头全被抢光,综合运用替身、钢丝、数码技术多种手段,把精灵王子的敏捷、协调、眼观六路、箭无虚发以及宛如轻功的表现,全收容在一个长镜头之内,过目难忘,精彩之至。仔细品味精灵的打斗招数,无论进攻还是防守,无论追击还是躲闪,很少有大幅度的肢体倾斜,更无起高腿和翻滚,诚然是演员的身体素质不达标,但同样也是角色塑造的一部分,精灵作为贵族,即便是在激烈的战斗中也要保持仪态,杂耍式的不雅举动打死不能有。当年《星球大战》也是一样,坚持不请中国武指,光剑舞得眼花缭乱,演员动作并不丰富,顶多翻跟头,不会有肢体的大开大合,保持一种庄重,一种绝地武士的贵族架子。

霍比特人比尔博-巴金斯的戏份在这集有所减少,开头一现被魔戒引诱的征兆后,他的性格特征停顿不前,我们并不为他面临的堕落而担忧,反而不时催促他快快戴上魔戒,摆脱困境,某种程度上说,观众也成了魔戒的帮凶,我读《霍比特人》原著还是在本世纪初《魔戒》大热那会儿,情节已经淡忘,但那种期盼巴金斯“臣服”于魔戒的感觉仍在心头。直到进入史矛革老巢,巴金斯才寻回第一主角的存在感,巨龙被卷福附身,见了“华生”亲热无比,聊了半天家常,少不了将后者揶揄调戏一番,有人说,这拍得太墨迹了,我说,这开创了基情跨越物种的银幕先河。

影片结尾巨龙挣脱熔金,飞翔而去,影院里响起一片惊讶声。大文豪契诃夫说过一条剧作准则:“要是你在头一章里提到墙上挂着枪,那么在第二章或者第三章里就得开枪,如果不开枪,那支枪就不必挂在那儿。”按照这个理论,既然前面煞费苦心,让水手像倚天屠龙一样保存着箭,并不惜用性命来维护,既然安排巴金斯目睹巨龙少了一片鳞,这些线索必然会派上用场,所以龙绝不会死在孤山。如果说《魔戒》是三部曲,每一集有相对完整的起承转合,那么《霍比特人》更像是一部电影分作三段,《史矛革之战》的开头要不是插了一段闪回,直接就和上集对接,就像电视剧中间插播广告回来。《史矛革之战》里留下了太多进行到一半的战役,种下了太多的祸根,使观众迫不及待要在“广告后”迅速得到满足,只不过这广告时间长达一年。(南宁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