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限的创作自由,使得阿拉伯地区的艺术家不可能像西方那样涉及更广阔的社会领域,他们的电影更善于从一些小事来探讨人和社会、宗教、习俗的关系。

最早对西亚电影的了解来自于伊朗导演阿巴斯,他的《樱桃的滋味》曾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倒不是影片拍得多出色,而是在平淡无奇的叙事中有对人的生命问题的探讨。他总是探讨一些生命中我们常忽略的本质问题,这在如今显得愈发稀缺。看过的伊朗、阿富汗电影,差不多都有类似基调,平淡缓慢地讲述一个故事,且不触及重大的社会问题。显然,有限的创作自由,使得阿拉伯地区的艺术家不可能像西方那样涉及更广阔的社会领域,他们的电影更善于从一些小事来探讨人和社会、宗教、习俗的关系。有批评但绝不激烈,是一种独特的西亚电影风格,克制冷静,朴素简约。他们的创作仿佛是在楼梯幽暗的拐弯处,安上一盏灯,稍稍照亮一下前方,以便登上更高的台阶。

萨义德曾经说过:“没有哪位穆斯林会感到用法律超越神学的重要性。”对于有着丰厚传统的民族来说,变革总是让人忧伤,但在现实无情的冲击下,要想尽快地融入这个世界,变革又是如此必须,这正是西亚电影给人的启示。西亚电影朴素的思考,正是由于他们在当今世界的大环境中,所感受到的切肤之痛,他们离华丽的艺术技巧尚有一定距离,朴素才是他们的特征。

《瓦嘉达》是我第一次看到的沙特阿拉伯影片,所以格外惊喜。老实说,除了石油和令人咋舌的富豪外,我对这个国家几乎一无所知,就像戴着神秘面纱的阿拉伯妇女一样,只有她主动掀开,我们才能一睹她的庐山真面目。

该片的故事对我们而言可能有点儿不可思议。在我们的社会里,女孩骑自行车是最平常不过的事,无可非议,但在沙特,女孩儿骑自行车却是违反教规而影响妇德的。瓦嘉达是个独立、自主、叛逆的女孩,这种叛逆在具有不同文化背景的我看来,暗含着一抹忧伤。当渴望一辆自行车的要求被母亲拒绝后,瓦嘉达决定靠自己挣钱去实现梦想,但悲剧往往是现实的无情,为参加学校里的比赛,她努力吟诵《古兰经》,因为比赛所得的奖金,刚好可以买一辆自行车。当瓦嘉达最终拿到第一名,校长得知她的愿望是买自行车时,竟然无情地剥夺了她享受奖金的机会,并自作主张地替她将奖金捐给巴勒斯坦的穆斯林兄弟,这无疑是当头一棒,也是影片最让人伤心的桥段。道德审判是宗法社会的特征,为了所谓的教义,权威者可以恣意地剥夺他人的权利,不需要任何理由。我想,这个桥段或许会打动很多人,有什么事情能比剥夺一个孩子纯洁的梦想更令人伤心呢?令人些许欣慰的是,瓦嘉达最终还是收到了来自母亲的礼物——一辆崭新的自行车。

片尾,瓦嘉达和小伙伴骑着自行车在路上飞驰的场面给予我们很多美好,也道出影片导演的一个梦想,还给孩子那份自由自在,摆脱严酷教义的束缚。然而,梦想绝非我们想象的那样对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在不同的社会环境下,梦想的艰难远远超出我们的理解。(南宁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