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3096天》(德)

导演: 雪瑞·霍尔曼

主演: 安东尼娅·坎贝尔·休斯、 托尔·林德哈特

时间:2013年2月28日

推荐指数:★★★★☆

点评:作为一部来自真实事件的电影,《3096天》令人惊讶地选择了冷静还原的方式,罔顾观众猎奇的需求,而选择了尊重当事人的讲述。

两只小猫,在草丛中相对而卧。这是个简单的画面。有个人看到了,讲给另一个人听:“草丛里有两只白色的小猫,面对面卧着,好像马上就要扑向对方,可好玩儿了!”简单的信息到这里经过扩展变得更加有趣。接着,听故事的人将“两只小猫”的故事再传递给其他人,则可能会有更多的信息扩展,一传十、十传百,最后,“两只小猫”有可能演变成“两只老虎在厮杀”……沿着这个路径走向电影,会发现,有些电影是在做加法,让平平常常的“两只小猫”变成生龙活虎,有些电影则是在做减法,将原本具备了无数个缝隙可供扩展的素材精简到平铺直叙、还原到基础信息的罗列。德国影片《3096天》显然属于后者。

《3096天》有一个强悍的真实故事作为依据。1998年3月2日,奥地利女孩娜塔莎·坎普什在上学的路上被一名“技术男”劫持到一辆预先准备好的货车上,运到同样提前挖掘修造完成的“地牢”中,开始了此后长达3096天的“女奴”生涯,直到8年后的2006年8月,才得以逃出魔掌。

在她逃出生天的这一日,“技术男”迎面撞向一列火车。再然后,“技术男”的母亲将儿子的汽车、房产赠与娜塔莎作为补偿,“这是很微不足道的补偿,但我接受了。尽管那里堆着各种东西,狼藉不堪,那里还保留着囚禁我的地窖和我用过的一切,但我没感到不安——那是我的。”娜塔莎在她2010年9月出版的回忆录中这样写到她如何获得“地牢”的所有权。此后,过了8年“女奴”生活的姑娘开始接受各种精英记者的采访。在访谈中,她详细讲述了自己的遭遇,也详细讲述了绑架者与人们对其想象所不同的行为,比如,这个人曾为还在幼年的她朗读睡前故事,比如这个人曾一面殴打她一面又以家人的面貌关注她的成长和生活感受……“所有这些,不是像人们猜测的那样,魔掌之中,偶尔也有让我以为暂时看到温馨的时刻……”

因为这样的讲述,她开始被人们质疑,难道这是一名斯德哥尔摩症患者?身为受虐者却对施虐者怀有感情?她的讲述使这件事变得扑朔迷离,她本人也遭到了更多的情感上的伤害。直到她推出自己的回忆录,这种怀疑和轻侮仍然甚嚣尘上。

对于电影创作来说,任何具有如此冲击力的真实事件都是“富矿”,事件本身的内在张力足以超出一切文学化的创作,因而也格外残酷。基于此,选择一个合适的角度和恰当的立场来再现这个真实的故事以及当事人真实的感受,成为一件艰难的任务。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足以煽情的故事。来自当事人的回忆录的大量细节,有数不胜数的点可以被放大,无论增加电影表现力还是加重情感戏码,都会夺人眼球。然而,认真看下来,《3096天》中几乎没有刻意经营的感情戏,叙事上也没有奇崛之处,老老实实讲故事,从头至尾,靠的是演员精雕细琢、步步为营的对所谓真相的再现。

当然,长达3096天的幽闭时光,真相究竟是什么,除了绑架者和被绑架者两人,无人知晓,观众看到的只是一个从孩提时代被绑架而后在地狱般的生活中迎来18岁成年的女孩子与绑架者之间的日常生活,默默无语的摄影机,仿佛支在暗处,不动声色地记录下3096天中的一鳞半爪。可以说,这种“记录”颠覆了人们的想象,而更接近于当事人的记忆。比如人们无限遐想的性侵,并非暴虐而残忍,“技术男”静静地在姑娘身边躺下,用一根塑料绳子将自己和“猎物”的手绑在一起,这便是一夜;比如在女孩18岁生日的当天,收到了来自绑架者的蛋糕和红色长裙……这样的细节并非来自设计,而是姑娘讲述的事实,如果将这样的细节与更符合观众想象的内容进行对比,前者显然更不具备奇峰突起的效果。

作为一部来自真实事件的电影,《3096天》令人惊讶地选择了冷静还原的方式,罔顾观众猎奇的需求,而选择了尊重当事人的讲述。这种冷静的立场,收到了一味煽情的电影不能取得的效果。有两个情节,足以令人揪心、落泪。姑娘与绑架者一起在滑雪场,姑娘以去洗手间为由离开,遇见了一位女子,姑娘请她帮忙打一个电话,告诉家人她正是8年前被绑架的女孩。到这里,观众以为她将得救,但很遗憾,对方听不懂她在说什么,获救的机会瞬间失去。姑娘逃离魔掌后第一次见到她的父母,母女俩相对而立,母亲老了,姑娘已长大成人,她们缓缓走向对方,却迟迟不能拥抱,所谓物是人非……这些内容完全来自姑娘的回忆录,毫无文学化处理,这两段的拍摄也格外简洁,但就其内在力量来说,这样的讲述方式则令观众非常震撼。

作为一部电影,《3096天》并非完美,但是它提供了一种电影表述的良好态度,化繁为简,客观节制,在大多数人以为该“放开”的情节中,以“收紧”、“克制”为原则,做减法,给观众留下更多的自由拓展信息的空间。这种力量和立场,让影片非常高级绝不狗血,值得当下很多“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创作者深思。(南宁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