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土豪或为移民抛整栋102套房

抛售的这栋楼位于越秀淘金板块,共7层102套,1-6层为面积18-39平方米单间,7楼为一个大平层,售价2.8万- 3.3万元/m2。

其实,如果你活得够久,买房够早,也可以像外星人都敏俊那样成为“财阀”。

1979年的职工宿舍,在我们想像中已经很老,但要它在最近10多年里升值10多倍也不无可能。越秀区淘金板块一栋这样的宿舍近期相继抛售,累计总价约7000多万元,而业主在2003年购入时仅花了600多万元。如此暴涨,一般的电梯楼都望尘莫及。

2002年,亏损企业224万拍卖宿舍

从地铁5号线淘金站A出口出来,走不到3分钟,便可见一栋外墙较新的矮楼,白墙黑窗,楼顶招牌为某公寓。早在12年前,它还属于广东省第三建筑工程公司(下称建筑公司)的单身职工宿舍楼,转变从2002年开始。

这栋楼于1979年竣工,共7层,占地面积400多平方米,总建筑面积约2800平方米。由于建筑公司亏损,在2002年5月29日的拍卖会上,梁女士和李先生以224万元拍得该楼,并于同年8月20日取得《房地产权证》。不过,其时该楼仍住有不少原建筑公司的职工,且和建筑公司普遍还有8年租约。

为此,梁、李还一度和租户们打起官司。2003年,他们将这栋房屋抛售。其间纠纷也就延续到了新一任业主身上。

2003年,新业主以600多万接手

2003年7月上旬,该楼3、4、5、6层的卫生间被十多名男子手抡大铁锤砸烂,数十租户围住管理处讨说法。租户认为新业主是为了逼他们搬走,新业主汪先生解释是为了重新装修。

在当年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时,汪先生表示,其和另三位业主于2003年4月25日以600多万元购入这栋楼。

“整栋楼102套,房产证是有四个名字,但实际上仅为一人所有。”近日,广州市邦诚房地产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朱良邑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透露,业主汪先生做钟表生意起家,当年买房为获得贷款将房子以自己、老婆、哥哥和姐姐的名字登记,每人持有不同楼层的房子,“比如5楼整层就是属于业主老婆的”。

去年11月,汪先生通过朱良邑放售位于荔湾区康王路的一套商铺,“面积300多平方米,总价2000多万元”,两人由此结识。去年12月初,汪先生将位于淘金板块的这栋楼也托付朱良邑抛售,并签署协议。

“业主的名字较为女性化,当时我还问他成交时业主能不能出面签字,没想到他从包里又拿出一大摞房产证说‘我就是业主呀’,差点没把我吓晕。”朱良邑说,他从没见过一个人拥有那么多房产证。

为顺利出售这些房子,由业主出钱,朱良邑对这栋楼重新做了包装,“外墙刷新,也加装电梯”,并起了一个好听的公寓名。还在本月初找来了另一家地产中介联合销售。

2014年,抛售总价超7000万

“淘金地段的学位房,附近有执信中学,面积小,总价60多万元。”上周,南都记者接到地产中介销售小钟的推销电话,一度心动。现场发现,该楼左右两端有两个楼梯。整栋楼均为小户型单间,每套面积18-39平方米,25平方米单间居多。

中介的价格表显示,这些房子售价2.8万-3.3万元/平方米,每套总价60万-110万元,其中以70多万元/套为主。7楼为大平层,仅一间,面积达200多平方米,总价600多万元。

据现场中介介绍,房子带一年租约(1600-1700元/月/套)出售,房租在总房价中扣减,现场下定后还可享受9 .9折优惠。

朱良邑说,按照当时的委托出售协议,整栋楼按市价销售,估计总体售价超7000多万。业主性格粗犷随意,“他说卖得出去就卖,卖不出去就自己留着”。

“现在卖一、二层为主,接下来会卖高楼层,最后卖的是五楼。”朱良邑介绍,整栋楼102套都会出售,但由于五楼的业主(汪先生的太太)已出国,暂时卖不了。

记者发现,目前销售的一、二楼以70万多元/套为主,即使102套都以70万元/套计算,其总价也达7000多万元,相当于11年间,升值了超10倍以上。

[收益]

多年收租已超969万

负责销售的广州市邦诚房地产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朱良邑介绍,业主购入这套物业后将一至六楼用于出租,每间房每月管理费是160元。业主雇了专人管理房子的出租事宜。七楼那套大户型则用做仓库,“我跟他上去看过,整间房都是钟表”。

南都记者搜索发现,去年曾有租客将25平方米的房子以1250元/月转租。这意味着,即便每间房每月收租1000元,那101套房一年也可收租121万元。朱良邑说,业主购入房子后花了若干时间处理建筑公司与原来租客的关系,随后将房子重新装修出租,“至今大约收了八九年租”。假设按最保守的8年估算,那相当于8年间共收租969万。

11年身价暴涨超10倍

1979年建成,为省三建单身宿舍,共7层高,总建筑面积约2800m2。

[真相]

为何要卖房?业主欲移民

根据中介复印的房产证,记者发现其中一部分房产证的登记时间为2009年2月,已满5年,使用年限从2002年起计。现场中介介绍称,该楼至今全部仍有58年使用年限。

为什么业主要选择此时集体抛售这么多房?现场的中介人员称,业主是担忧房产税出台,“上百套房子如果一收税将是多么大一笔钱款!”

但事实并非如此。“业主压根不知什么房产税,他很随意的。”朱良邑称,业主是为移民美国,他的老婆、孩子已移民美国。

2002年

企业亏损,梁女士和李先生以224万元拍得该栋楼。

[探访]

老宿舍像酒店客房买家多为求学位

2003年

汪先生以自己、老婆、哥哥和姐姐的名字花600万买入。

3月6日下午,南都记者在收到中介卖楼电话后前往看房。这栋楼距环市路路边五六十米,外墙打着大幅出售广告,楼前是一个小型停车场。一楼临时设了一个销售中心,有销控表。

与销售中心相邻的一间房内,目前已安装了一个铁框架,中介介绍为电梯位置,“大约在五一前后装好”。房子对称分布在一条长廊的两边,玻璃窗还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常用的带窗花款式。除了一楼为16间房外,2至6楼均是每层17间。二楼以上每层只在长廊两端有窗户。

由于是上班时间,记者在现场仅遇到个别租客出入,但其外墙的窗户上不少都晾挂着衣服,有的门口摆了拖鞋。

样板房设在二楼一间25平方米房内,有一独立的卫生间,可以摆下一张1.5米的床,一个柜,一张桌,一张小茶几和两张凳,现场感觉类似中端连锁酒店客房。房间窗户开着,光线还不算太差。不过,房的上方有一根横梁。

记者当天在样板房呆的15分钟里,前后共有三拔客人来看房,都以中年人为主。

朱良邑称,以天河区的客人最多,他们普遍为求学位,带投资目的的较少。开售以来,总共卖出30多套。

这么小的房子到底有没有学位?记者致电越秀区教育局证实,该栋楼属于越秀区建设六马路小学(市级小学)的学位。不论面积大小,只要人户一致均可享受学位。

据了解,买这些房,买家都得支付2%-3%的中介费。

[分析]

整栋买后散卖,涨幅惊人

2014年

汪先生抛售全部102套房,总价超7000万。

其收租已超969万。

从2003年到现在,11年间,这栋楼升值超10倍,远远高于广州市房价的涨幅。

2003年上半年,广州市十区一手商品住宅均价为4279元/平方米;去年,广州十区商品住宅均价是15932元/平方米,十年涨幅约为2.7倍。满堂红研究部高级经理周峰介绍,2003年广州二手楼的均价大约是3700元/平方米,去年约是18000元/平方米,涨幅约3.8倍。

即便和具体某套房相比,这栋楼的升幅也让大部分房子望抛售的这栋楼位于越秀淘金板块,共7层102套,1-6层为面积18-39平方米单间,7楼为一个大平层,售价2.8万- 3.3万元/m2。

其实,如果你活得够久,买房够早,也可以像外星人都敏俊那样成为“财阀”。

1979年的职工宿舍,在我们想像中已经很老,但要它在最近10多年里升值10多倍也不无可能。越秀区淘金板块一栋这样的宿舍近期相继抛售,累计总价约7000多万元,而业主在2003年购入时仅花了600多万元。如此暴涨,一般的电梯楼都望尘莫及。

2002年,亏损企业224万拍卖宿舍

从地铁5号线淘金站A出口出来,走不到3分钟,便可见一栋外墙较新的矮楼,白墙黑窗,楼顶招牌为某公寓。早在12年前,它还属于广东省第三建筑工程公司(下称建筑公司)的单身职工宿舍楼,转变从2002年开始。

这栋楼于1979年竣工,共7层,占地面积400多平方米,总建筑面积约2800平方米。由于建筑公司亏损,在2002年5月29日的拍卖会上,梁女士和李先生以224万元拍得该楼,并于同年8月20日取得《房地产权证》。不过,其时该楼仍住有不少原建筑公司的职工,且和建筑公司普遍还有8年租约。

为此,梁、李还一度和租户们打起官司。2003年,他们将这栋房屋抛售。其间纠纷也就延续到了新一任业主身上。

2003年,新业主以600多万接手

2003年7月上旬,该楼3、4、5、6层的卫生间被十多名男子手抡大铁锤砸烂,数十租户围住管理处讨说法。租户认为新业主是为了逼他们搬走,新业主汪先生解释是为了重新装修。

在当年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时,汪先生表示,其和另三位业主于2003年4月25日以600多万元购入这栋楼。

“整栋楼102套,房产证是有四个名字,但实际上仅为一人所有。”近日,广州市邦诚房地产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朱良邑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透露,业主汪先生做钟表生意起家,当年买房为获得贷款将房子以自己、老婆、哥哥和姐姐的名字登记,每人持有不同楼层的房子,“比如5楼整层就是属于业主老婆的”。

去年11月,汪先生通过朱良邑放售位于荔湾区康王路的一套商铺,“面积300多平方米,总价2000多万元”,两人由此结识。去年12月初,汪先生将位于淘金板块的这栋楼也托付朱良邑抛售,并签署协议。

“业主的名字较为女性化,当时我还问他成交时业主能不能出面签字,没想到他从包里又拿出一大摞房产证说‘我就是业主呀’,差点没把我吓晕。”朱良邑说,他从没见过一个人拥有那么多房产证。

为顺利出售这些房子,由业主出钱,朱良邑对这栋楼重新做了包装,“外墙刷新,也加装电梯”,并起了一个好听的公寓名。还在本月初找来了另一家地产中介联合销售。

2014年,抛售总价超7000万

“淘金地段的学位房,附近有执信中学,面积小,总价60多万元。”上周,南都记者接到地产中介销售小钟的推销电话,一度心动。现场发现,该楼左右两端有两个楼梯。整栋楼均为小户型单间,每套面积18-39平方米,25平方米单间居多。

中介的价格表显示,这些房子售价2.8万-3.3万元/平方米,每套总价60万-110万元,其中以70多万元/套为主。7楼为大平层,仅一间,面积达200多平方米,总价600多万元。

据现场中介介绍,房子带一年租约(1600-1700元/月/套)出售,房租在总房价中扣减,现场下定后还可享受9 .9折优惠。

朱良邑说,按照当时的委托出售协议,整栋楼按市价销售,估计总体售价超7000多万。业主性格粗犷随意,“他说卖得出去就卖,卖不出去就自己留着”。

“现在卖一、二层为主,接下来会卖高楼层,最后卖的是五楼。”朱良邑介绍,整栋楼102套都会出售,但由于五楼的业主(汪先生的太太)已出国,暂时卖不了。

记者发现,目前销售的一、二楼以70万多元/套为主,即使102套都以70万元/套计算,其总价也达7000多万元,相当于11年间,升值了超10倍以上。

[收益]

多年收租已超969万

负责销售的广州市邦诚房地产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朱良邑介绍,业主购入这套物业后将一至六楼用于出租,每间房每月管理费是160元。业主雇了专人管理房子的出租事宜。七楼那套大户型则用做仓库,“我跟他上去看过,整间房都是钟表”。

南都记者搜索发现,去年曾有租客将25平方米的房子以1250元/月转租。这意味着,即便每间房每月收租1000元,那101套房一年也可收租121万元。朱良邑说,业主购入房子后花了若干时间处理建筑公司与原来租客的关系,随后将房子重新装修出租,“至今大约收了八九年租”。假设按最保守的8年估算,那相当于8年间共收租969万。

11年身价暴涨超10倍

1979年建成,为省三建单身宿舍,共7层高,总建筑面积约2800m2。

[真相]

为何要卖房?业主欲移民

根据中介复印的房产证,记者发现其中一部分房产证的登记时间为2009年2月,已满5年,使用年限从2002年起计。现场中介介绍称,该楼至今全部仍有58年使用年限。

为什么业主要选择此时集体抛售这么多房?现场的中介人员称,业主是担忧房产税出台,“上百套房子如果一收税将是多么大一笔钱款!”

但事实并非如此。“业主压根不知什么房产税,他很随意的。”朱良邑称,业主是为移民美国,他的老婆、孩子已移民美国。

2002年

企业亏损,梁女士和李先生以224万元拍得该栋楼。

[探访]

老宿舍像酒店客房买家多为求学位

2003年

汪先生以自己、老婆、哥哥和姐姐的名字花600万买入。

3月6日下午,南都记者在收到中介卖楼电话后前往看房。这栋楼距环市路路边五六十米,外墙打着大幅出售广告,楼前是一个小型停车场。一楼临时设了一个销售中心,有销控表。

与销售中心相邻的一间房内,目前已安装了一个铁框架,中介介绍为电梯位置,“大约在五一前后装好”。房子对称分布在一条长廊的两边,玻璃窗还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常用的带窗花款式。除了一楼为16间房外,2至6楼均是每层17间。二楼以上每层只在长廊两端有窗户。

由于是上班时间,记者在现场仅遇到个别租客出入,但其外墙的窗户上不少都晾挂着衣服,有的门口摆了拖鞋。

样板房设在二楼一间25平方米房内,有一独立的卫生间,可以摆下一张1.5米的床,一个柜,一张桌,一张小茶几和两张凳,现场感觉类似中端连锁酒店客房。房间窗户开着,光线还不算太差。不过,房的上方有一根横梁。

记者当天在样板房呆的15分钟里,前后共有三拔客人来看房,都以中年人为主。

朱良邑称,以天河区的客人最多,他们普遍为求学位,带投资目的的较少。开售以来,总共卖出30多套。

这么小的房子到底有没有学位?记者致电越秀区教育局证实,该栋楼属于越秀区建设六马路小学(市级小学)的学位。不论面积大小,只要人户一致均可享受学位。

据了解,买这些房,买家都得支付2%-3%的中介费。

[分析]

整栋买后散卖,涨幅惊人

2014年

汪先生抛售全部102套房,总价超7000万。

其收租已超969万。

从2003年到现在,11年间,这栋楼升值超10倍,远远高于广州市房价的涨幅。

2003年上半年,广州市十区一手商品住宅均价为4279元/平方米;去年,广州十区商品住宅均价是15932元/平方米,十年涨幅约为2.7倍。满堂红研究部高级经理周峰介绍,2003年广州二手楼的均价大约是3700元/平方米,去年约是18000元/平方米,涨幅约3.8倍。

即便和具体某套房相比,这栋楼的升幅也让大部分房子望尘莫及。

2003年,白领郑小姐花32万元在海珠区清雅苑买了一套75平方米的两房(电梯),她表示“如今售卖230万元不是问题”。据此计算,涨幅约6倍。

朱良邑认为,如果十年前有600万元,去番禺、白云炒地,做开发商,比这个赚得更多。

在周峰看来,该楼升值属于正常,“主要是他整栋买回来时单价非常便宜,现一套套可以卖出较高的单价;如果整栋打包卖是不可能有这个涨幅的。”尘莫及。

2003年,白领郑小姐花32万元在海珠区清雅苑买了一套75平方米的两房(电梯),她表示“如今售卖230万元不是问题”。据此计算,涨幅约6倍。

朱良邑认为,如果十年前有600万元,去番禺、白云炒地,做开发商,比这个赚得更多。

在周峰看来,该楼升值属于正常,“主要是他整栋买回来时单价非常便宜,现一套套可以卖出较高的单价;如果整栋打包卖是不可能有这个涨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