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泪弹这回事也有保质期一说。之前被各种假大空忽悠得太多,大家都变得淡定了。最典型当属选秀节目,用煽情泪点打动评委的杀器不被待见,甚至被评委回以“不想听你说故事”打回原形。由是可见,靠煽情苦情虐情的,效果未必完胜。不过,事也有例外,遇到了韩片《7号房的礼物》之后,相信你又会变成“泪人儿”。

本片口碑和票房齐丰收的原因其实很简单:亲情本身就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催泪利器,在导演精确的控制和演员细腻、真挚的表演下,大叔与萝莉的哭泣引得众人心酸疼痛,这是情感共鸣。可见,韩国电影在类型片的把握和对观众情绪的控制上,几乎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本片是用喜剧的方式讲悲剧,产生的效果自然是悲上加悲。一个含冤入狱的“智障”单亲父亲李龙久,一个可爱无比善解人意的女儿艺胜,冤案加亲情的双重催泪保障,令全片像是涂上了一层芥末。导演李焕庆用手中的线牢牢掌握住全片的情感走势,即使你明白这故事放在现实里一千一万个不可能、不靠谱,更清楚“人间自有真情在”的套路其实乏善可陈,仍情不自禁地被牵着鼻子走。

美国有部类似的电影《我是山姆》(2001),故事情节与该片大致相同,都是浓浓的父子、父女情。但结局迥然不同:山姆赢得最后的胜利,而《七号房的礼物》里的李龙久却只能是在被告席最终被宣判有罪的一堆骨灰。或许是东西方文化的差异,西方主流价值观是正义最终战胜邪恶,而东方式的正邪关系模糊。还有一部母子情的韩国电影《母亲》(2009)讲述的是在亲情土壤里开出的恶之花,令人不寒而栗。不少韩国电影在处理善恶观念时,都采取直面人性最阴暗一面、但又在结尾处升华的手法,充满一种矛盾的思辨。

当我看到热气球冉冉升起之时,真希望他们就此飞走,到一个安静的地方继续生活。然而热气球无法给他们自由,绳索被绊住,他们只能悬浮在高空,一起看最后的一场夕阳。龙久告诉女儿说,不要忘记爸爸。女儿扑到他怀里,此时还不明白这句话真正的含义。看到此,眼泪如何不决堤?

故事的本质是反抗平凡的生活,比如活得有些麻木了,可以去看催泪片,用文艺一点的说法是,眼泪的存在是为了证明悲伤不是一场幻觉。说到底,好故事,其实是修正人生,通过他人的故事探究自己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