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的商业电影大师们看着光鲜,但内心的失落比起艺术片导演来,其实一点都不少。

当年斯皮尔伯格在拍了《大白鲨》、《第三类接触》后,在好莱坞风头无人能及,尽管如此,老斯仍然对于未能在艺术片领域有所建树耿耿于怀,当初筹拍《辛德勒名单》时,有好友劝他,千万别碰这个题材,“因为你太注重拍摄技巧了。”

有一次,斯皮尔伯格还很委屈地跟人抱怨,称很多人骂自己是把观众勾引进电影院的“娼妓”,这不,一旦他在《辛德勒名单》和《拯救大兵瑞恩》上取得成功后,最近十多年里,拍的也大多以艺术片为主,可见在电影界的人,也是很注重身份“漂白”的。

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像老斯这样在商业大片和艺术片之间游刃,正在上映的《惊天危机》的导演艾默里奇被称为是德国的“斯皮尔伯格”,他当年拍摄《独立日》后,在好莱坞的地位一度固若金汤,但接下来的《哥斯拉》,票房却不理想,这些年,尽管他在好莱坞的地位还算稳定,但作品质量却参差不一。其实他最擅长的还是拍摄像《独立日》、《2012》、《后天》这样的科幻大片,艾默里奇虽然不是一个土生土长的美国人,但是他的电影却是美国精神的最佳诠释者。下面的三板斧是他最擅长的:

首先是普通的总统和平民的英雄的对比。不管是《独立日》还是《惊天危机》,艾默里奇片中的美国总统都是一个有七情六欲的普通人,《惊天危机》中,黑人总统怕老婆,喜欢穿乔丹运动鞋,但就是这样一位人物,在关键时刻为了一个小女孩挺身而出,瞬间拔高了总统形象。两部影片的最后,总统都亲手对抗外星人或者是匪徒,而激发总统拿起武器的,却往往是一个生活失意的年轻人,可以说,这是一个小人物在精神领域激发或者是拯救大人物的故事。

其次,艾默里奇的电影钟情于对于父子情或父女情。在《后天》中,一个父亲长途跋涉,孤身前往被冰封的纽约,只为拯救自己的儿子。在《惊天危机》中,片中男主角为了讨好青春期的叛逆孩子,带她去白宫玩,结果才发生后来的故事。最极致的是反映南北战争的《爱国者》,梅尔·吉布逊投入战斗,是因为几个孩子战死,他要以暴制暴,让这一切不再发生。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作为一个外来人,艾默里奇的电影中还擅长用一种外来视点来审视美国文化,而且在这种视点中处处透着点调侃和嘲讽,这很好地迎合了美国之外的观众。所以艾默里奇的电影中可以肆意地炸毁白宫,让这个世界上最为强大的国家动不动处在核危机阴影下,在《哥斯拉》中,让·雷诺饰演的法国雇佣兵在通过美国兵的岗哨时,居然光是闷头嚼口香糖,就顺利通过,由此可见美国文化的鲜明特征。

当然,艾默里奇最拿手的还是他在特效制作和大视觉营造上的功力,但这次的《惊天危机》走的却是另外一个路线。由于场景大多是在一个封闭的空间内发生,故不得不注重气氛和节奏的把握。但从视觉效果来看,相比《速度和激情6》中的豪车、坦克和飞机,效果就差多了。

商业电影的秘诀就是直指观众内心最隐秘的情感,一击致命。作为主旋律的商业电影,能够表现的人类情感其实非常有限,所以艾默里奇的“三板斧”其实在别的好莱坞大片中也都或多或少存在,只是他做得更为极致罢了。

这些年,艾默里奇其实也在寻找转型的机会,他的《匿名者》是宫廷惊悚题材,影片探究的命题居然是莎士比亚经典剧作的真正作者到底是谁?不过,他可就没有像斯皮尔伯格这样的幸运和才气,不管是《爱国者》还是《匿名者》,在口碑和票房上都并不理想。如此看来,《惊天危机》之后,他很可能又会重新回到营造大视觉的路子上来,毕竟,这才是他最擅长的。(南宁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