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晚报讯 马航客机失联已进入第5天,此前,越南方面启动了最大规模的搜救行动,11日当天共出动十架次飞机到相关海域执行任务,与此同时,越方启用了空军、海军、渔政等多部门参加搜救行动,并通告渔民及时报告可疑情况。

为此,越南政府专门设置了应急救援指挥中心。《法制晚报》记者探访该中心了解到,指挥中心就设在富国岛国际机场指挥塔里,周围停放着直升机和海上搜救机。指挥中心计划每天召开两次闭门会议。越方派出5名安保人员负责巡逻,检查是否有可疑人物。

地址揭秘

设在机场指挥塔

越南应急救援指挥中心位于富国岛国际机场旁边的一座指挥塔里,周围停放着两架直升机和海上搜救机,便于指挥飞机起落,越南政府干脆将指挥塔的下面两层开放,布置成指挥中心。

一进大厅,左手边有一个小会议室,这个会议室可以作为官员闭门会议的场所,也可以作为媒体发布会的场所。指挥中心的闭门会议定于每天上午11点半和下午6点半举行。会议室的墙上挂满了搜救地图,便于大家了解搜救进展和形势。

会议揭秘

开会时间无规律

但由于搜救工作的复杂性和机动性,会议时间以及是否接受记者采访,并无固定的时间和规律可循。有时越南官方会提前召开紧急会议,但更多时候,召开会议的时间会拖延,这同时也表明搜救时间在增加。

指挥中心二楼的小会议室被用来作为媒体工作的办公室,越南方面在里面放置了一张长圆形的会议桌,配有电源接口,方便记者工作。

其余的房间还放了一些小床,以防有人太过疲倦时没有地方休息,可以暂时小憩一会。但大部分的记者还是更愿意坐在一楼大厅的地板上,方便官员进入时,立刻进入采访状态。指挥中心的对外时间为早晨六点至晚上六点,除此之外的时间不允许记者逗留。

安保揭秘

5名保安检查可疑人物

上午,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指挥中心安保人员在接受法晚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指挥中心成立的几天内,越方派出5名安保人员,负责指挥塔的安保工作。“我们的主要工作就是巡逻,比如保护官员安全和记者安全,以及检查是否有可疑人物等,但现在不只巡逻位于1层和2层的指挥中心,整个10层的指挥塔都列入巡逻范围,轮换值班。”

发布现场

多为翻译提问 不少记者不知所云

从东南亚甚至欧美国家过来的记者络绎不绝,挤满了整个应急救援指挥中心的大厅。

指挥中心配有足够的洗浴和卫生间,每天会有专人负责打扫。不过,指挥中心附近没有餐馆,也没有水源,记者只能自行去城里买食物。为此,越方为记者们准备了烤面包,虽然味道一般,但至少可以充饥。

但令不少记者头疼的是,新闻发布会使用越南文,整场下来一个字听不懂的不在少数,而互相询问“他刚才说了什么”的情况更是比比皆是。

因此,媒体往往会请当地通晓中文的越南人来临时充当翻译,由此形成一种发布会大都是翻译在提问,而记者则整场不知所云,甚至提问雷同的怪现象。

人物特写

六旬华裔当志愿者成中国记者“救星”

在越南语翻译中间,《法制晚报》特派越南记者发现了一位担任志愿者的华裔老者——富国岛上的专业中文导游潘家任。不论新来的记者还是老记者,都认得他。发布会上他帮着做翻译,会下他来回游走在记者之间,不管谁遇到麻烦,他都会上前帮忙。

今年已经67岁的潘家任告诉法晚记者,马航失踪后,他也在关注电视上的新闻,为飞机上的同胞担忧。越南政府在富国岛成立应急救援指挥中心,他就过来帮忙担任记者们的翻译。另外,指挥中心位置非常偏远,出去吃饭十分不容易,潘家任到中午还会帮记者们订饭订水。

发布会期间,他会帮一些中国记者翻译越南官员的回应,每一句都听得很认真。

“我最头痛的就是发布会上太吵闹,记者你一句我一句,有时会干扰到我,听不清,也记不住。”为了不发生失误,他会录音,事后再仔细去重听一遍,分辨有没有听错。

因为他的中文好,有些记者会等发布会结束后,跟他核实一下官员曾经说过的某些细节。他也都认真想一想,然后再回答。

发布会过后,有些记者选择离开去其他地区,部分则留在中心等待下一次发布会。潘爷爷这个时候也不会闲着,他一直站着四处看,有时会到大厅门口向外张望,看看四周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有记者遇到了什么困难,他就会热心地上前帮忙。

记者注意到,时不时会有记者上前询问潘家任,“能不能帮忙叫一辆车?”“请问去XX最近的路线怎么走?”……潘家任都会竭尽所能去帮助他们,并出于自身的经验,给大家一些他的建议。

累归累,潘家任还是天天往这里跑。即便记者们提供给他很少的越南盾作为翻译的回报,他也不会跟记者们讨价还价。“钱多钱少的不重要,能帮忙就一定过来。”

记者问他,这个指挥中心可能要运作很长一段时间,以后他会不会因为太累不做了?他立刻摇摇头,说:“只要我有空,就一定会过来帮忙。”

释疑

各国救援如何能有序进行?

据媒体报道,已经有11个国家的舰船、飞机参与到了搜寻失联客机的行动中。如果这些参与救援的国家,都是按照自己的思路进行救援,一窝蜂地全部集中在相关海域,那么肯定会导致救援陷入混乱。

曾代理过中国、美国等9起空难的郝俊波律师告诉《法制晚报》记者,“对于在海上进行的空难、海难的救援分工,《国际搜寻救助公约》中就有明确的约定。”

郝俊波说,该公约的宗旨是,为对海上遇难者进行迅速有效的救助,沿岸国家在本国责任海域内负有搜救责任;同时为开展恰当的搜救业务,各有关国家间应就海难救助活动进行协调,建立世界性海难救助体制。

他表示,此次飞机失联的区域属于越南和马来西亚专属经济区的重叠区域,因此两国必须尽全力参与救援。公约还有一个重要宗旨就是“建立世界性海难救助体制”,因此,就算出事地点不在自己责任海域的其他国家,想要参与救援,也完全符合国际相关公约。各个参与救援的国家的飞机、船舶有多少,具体在什么位置,为什么要到某个位置进行搜索、救援等等信息,都要向马来西亚、越南这两个涉及到主权范围的国家报告。

此外,公约中规定,各搜救单位即将进行搜救工作时,救助协调中心或救助分中心应指定一个现场指挥。

(法制晚报 记者 陶韵西 文/毛占宇 摄/特派越南记者刘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