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古拉斯·温丁·雷弗恩和瑞恩·高斯林这对好基友又出新片了!入围今年戛纳电影节的《唯神能恕》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重口味邪典大戏,性、血腥、暴力和浓郁的精神分析意味一个都不能少,至于看懂看不懂,那你只有去问各路神仙了。

一场美丽的灾难

看完丹麦新锐导演尼古拉斯·温丁·雷弗恩和瑞恩·高斯林的新片《唯神能恕》,你就明白为什么影片在戛纳电影节首映时有不少观众选择了中途退场,而剩下的观众在看完影片后选择的也是默默离场。原因不是影片过于刺激和震撼了,就一定是他们没看懂。

在《唯神能恕》中,雷弗恩把自己的沉默耍帅,重口味血腥暴力和充满象征的造型主义发挥到了极致,对观众来说,这意味着90分钟的影片里有80分钟没有对白,只有一张张在不同环境和绚丽色调里冷峻的脸和线条分明的肢体,而在这80分钟中,又有70分钟都是近乎凝固的慢镜头。要问这台词少到什么程度?看看高斯林饰演的主角朱利安就知道了,他在全片里只有22句台词。难怪《卫报》的影评人如此评论:“《唯神能恕》是一个充满才华的年轻导演对风格过度热衷之后的后果,一场美丽的灾难。”

在故事上,这次除了简单,雷弗恩赋予了剧情更多的隐喻和精神分析色彩,并彻底抛弃了叙事的逻辑性,用一种情绪和造型艺术取而代之。每当影片的故事进展到一个关键的情节点,影片的人物就突然出现在一个富有超现实意味的场景中,严肃地做一件看似和之前故事毫无关系的事。而将这些场景串联起来,还是能发现影片的主要故事——朱利安(瑞恩·高斯林饰)十年前因为弑父从美国逃亡泰国避难,和哥哥比利(汤姆·伯克饰)在曼谷开了一家拳击俱乐部做幌子进行地下毒品交易。比利因为强奸并谋杀一位年仅16岁的泰国妓女遭到泰国警方的注意,在一个被曼谷黑白两道奉为“魔鬼”的地下警察Chang的授意下,妓女的父亲用棒球棒杀死了比利,Chang则用短刀砍下了他的一只手。朱利安和比利的生母克里斯朵(克里斯汀·斯科特·托马斯饰)来曼谷为长子收尸。复仇心切的克里斯朵见到软弱无能的次子朱利安不禁怒火中烧,雇了杀手想除掉一系列与比利死亡有关的人。恋母的朱利安在母亲一步步疯狂的刺激和威逼之下不得不参与进这血腥的杀戮,最终,Chang一个个杀掉了所有带有“罪恶”的人,而朱利安则像得到救赎一般心甘情愿地被Chang打败,在Chang的刀下奉献出自己的双手。

与“神”的身体搏斗

在《唯神能恕》中,没有故事,只有人物,影片的每一个人物都能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朱利安总是不动声色,面无表情;克里斯朵则暴戾强势,咄咄逼人;地下警察Chang冷酷无情,身手了得,每次执法完毕,总是要在卡拉OK高歌一曲,只有在唱卡拉OK时,他才充满了感情。在影片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主角朱利安的手,在影片开头的一个场景中,朱利安第一次和妓女Mia在一起,他被束缚着双手,看Mia在他面前自慰。在潜意识的迷宫里,朱利安感觉到他的手被泰国人斩断。血喷涌而出,镜头随即切到Mia自慰高潮。在另一个场景里,朱利安用手给Mia自慰;当Chang杀死了朱利安的母亲克里斯朵后,朱利安则把母亲的腹部切开,把手伸了进去;而在影片最后的场景里,朱利安则将双手奉献给Chang……按典型的精神分析解释,朱利安的手可以被解读为阴茎,而影片的剧情就成了一场具有恋母情结的弑父主角享受被“父权”惩罚阉割的心灵救赎。

据雷弗恩所言,《唯神能恕》最初的灵感产生于他的妻子怀上第二个女儿的时候。那个时期,他觉得内心的愤怒和暴力找不到发泄的途径。于是,他就想塑造出一个掌握所有关于存在问题的答案的具有肉身的特定的人,并且幻想自己与“神”进行一场身体的搏斗。因此,在饰演Chang的维他亚·潘斯林加姆表演的时候,雷弗恩反复地在他耳边嘀咕“你就是神”。而在泰国的拍摄经历,也影响了影片的面貌,据雷弗恩说,在曼谷拍摄时期,他的女儿在房间频频见鬼 ,“我们反复讨论过孩子见鬼的事儿,并最终选择告诉了泰国制片方,他们听完却觉得见鬼这种事根本不值一提。”高斯林也对本片贡献不少,当拍摄到克里斯朵死亡的场景时,雷弗恩问高斯林,他愿意在母亲的尸体旁边笑还是哭,高斯林回答到,他愿意打开她的子宫看看里面有什么,于是就有了片中那场剖腹探肚的戏。

也许雷弗恩应该小心一下影片在戛纳获得的两极评论了,要知道2003年他第一部进军美国市场的影片《恐惧X》,正是因为不知所云的故事导致票房惨败,才让他的公司破了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