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兵基说《笔仙2》在中国10年内不会被超越,真是大蒜吃多了,好大的口气。但想想我们过去10年惊悚片的创作力,难免要陷入抑郁。《笔仙2》与《笔仙》内容上并无血缘关系,和安兵基2001年的《凶咒》倒是难脱干系,基本找不出多少不同的剧情。事实上《笔仙2》就是《凶咒》的“移民版”。和《盲探》里的郑秀文[微博]类似,《笔仙2》中也有一种力量引领着主人公置身危险探寻真相。有童年丧父的阴影,也有成年小艾自杀的阴影,有情也有恨,而更多的是死亡带来的复杂情感。

《凶咒》的剧情无需复述,完全是《笔仙2》的母体。人物、情节、镜头和场景等,都是一个模板刻出来的。《笔仙2》对《凶咒》最大的改造,显然是植入了“笔仙”的要素,不过也仅只是在几位同学接连倒霉时,加了那么一场“求笔仙”的戏而已。有加法就有减法,原作中与小艾对位的女孩那只诡异的黑猫被彻底删除。影片另一大改造出现在课堂那场戏里,女教授分析系列杀人案心理课改成了郭京飞老师对电影《七宗罪》的解析。安兵基在《凶咒》中原本就有致敬《七宗罪》的影子,这么一改更加了然了。片中7个男女主角,与不可救赎的原罪,即傲慢、妒忌、暴怒、懒惰、贪婪、贪食及色欲一一对位。此外,就是些无关痛痒的细节差别了。比如棒球手改成了羽毛球手,图书馆管理改成了花圃管理,录像带改成了U盘,座机改成了手机。

安兵基素来以惊悚片见长,在韩国电影界有点金之手的名声,其中《凶咒》是他惊悚片导演地位的奠基之作。电影的翻拍属经常现象,但是像安兵基这样,原搬照抄,翻拍自己电影的尚属少见。

从惊悚程度来看,《笔仙2》略胜《凶咒》,而《凶咒》的叙述则要比《笔仙2》清新。在影片本土化的过程中,安兵基显然照顾到中国观众,音效和诡异的元素有所加码,暴露和血腥的冲击力稍减。这已是安兵基第二次染指国产电影。在上一部《笔仙》中,安兵基凭借精良的制作和恐怖营造,收获了6100万票房,为中国惊悚片市场注入了新鲜血液。《笔仙2》首周票房5000万,连破四项惊悚电影纪录,它的确大幅提升了中国惊悚片的品质,也算为创作水准低下的惊悚片市场指出了一条路。 (曾念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