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吉尔,一个艺术品鉴定专家、修复专家,一个精神上的洁癖者,灵魂上的孤儿。特殊的收藏癖好,满满一室的年轻女性肖像画皆来自大师作品,摆满一面墙壁的手套。他与比利的友谊,建立在对这些艺术画作巧取豪夺的合作基础之上。“我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能够说服你收藏我的画。”“知道如何用笔,还不足以成为艺术家。你需要神秘感,亲爱的比利,你从未拥有。”

将欲取之必先予之!你要神秘感?OK!

从生日那天第一个电话,我们可爱的维吉尔就开始步入陷阱。一个患广场恐惧症的克莱儿像捉迷藏一样闯入他的生命。被车撞、车被偷等等一切借口,开始就充满了谎言。空置的大屋,散落的十八世纪Vaucanson会说话的机器人Android的零件在请君入瓮,拼凑Android的过程即是这段骗局的过程。

疯狂的诱因使维吉尔耳目不明,多少次局中人已经在透露着答案。对于步入老年才开始初恋的维吉尔而言,爱情是他最圣洁的艺术品,“我想一旦对一个人有了兴趣,坚定的信念会让你相信她就是美的。”艺术品总是曲高和寡地孤寒于世,像克莱儿,佳人总是把自己紧紧隐藏在墙壁之后,只有精锐的眼才能发掘她,细腻地剥去层层面纱,小心翼翼地呵护保持她的完美。修复是维吉尔的拿手强项,过于自负的他为自己发现瑰宝而欣喜。

这时我们终于品味出人物的职业与性格及故事发展的精妙之处了。剧情里开始做一些扑朔迷离的剧透。克莱尔说:“网络上说:假的上面也是会有一些真实的东西。”维吉尔分析:“在临摹他人绘画之时,伪造者无法抗拒诱惑,会将他自己的东西加上去,伪造者最终会背叛自己,显露出自身的艺术敏感度。”这段爱情是真是假?我们不是克莱尔,我们无法回答。或许真真假假,谁能说得清。比利说:“人类的感情就像艺术品,也有可能是假装出来的,它们像真的,可却是假的,什么都可以假装出来的,喜悦,痛苦,仇恨,疾病,痊愈……甚至是爱。”

这就是朱塞佩·托纳多雷的新作《最佳出价》。继《天堂电影院》、《海上钢琴师》、《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等经典作品后,展示给我们的又一部反映人性、情感的佳作。

回到影片:当密室被清洗一空,只有Android在不断重复:总有一些疯狂的事情可以把虚假遮挡住……我们的维吉尔终于为好搭档比利的画作、为他自己心里最美的爱情、为机械天才罗伯特付出了最佳出价。这是不是也是对他在拍卖行业里弄虚作假所付出的代价呢?面对伪造出来的合作友谊、伪造出来的爱情甜蜜、伪造出来的家人情感,维吉尔只能抓住最后的希望。

能使人落入陷阱的皆因贪婪,当发现了使你疯狂的诱因,切记小心背后隐藏的阴谋。可怜的是明明知道了所有的阴暗,依然还怀有一丝幻想,弃之,不舍!求之,不得……让我们陪主人公坐在布拉格夜与日餐厅奢望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