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夜幕降临之时》,头疼欲裂的我打算出去喝个酒过周末。

我想爱人的方式太重要,以至于有时它决定了爱情的去向和终局。

曼弗雷德是一个沉默内向的登山向导,他的妻子带着孩子离他而去;玛瑞娜是一个年轻的妈妈,她带着儿子到山里度假。一天夜里,马瑞娜的房间发生事故,曼弗雷德及时帮助了他们,将受伤的小男孩送到医院,两人就此相识。随着交往的深入,曼弗雷德发现马瑞娜向大家隐瞒了一个秘密,一个连她的丈夫也不知道的真相;与此同时,马瑞娜也慢慢发掘出曼弗雷德的家庭故事,正是这些曾经的伤害让他不想再靠近女人。两人越是相互了解,越是感到那种愤怒和欲望交融的冲动,他们之间的关系也渐渐走向无法控制的地步……毫无疑问,他爱上了她,舞会上,人群中,他的眼神一直在她身上。但他怯懦于靠近,只能采取隐忍的感情方式。

你看,这个故事,一开始已是差错,收梢能好去哪里。

果然,变成此情可待,只是当时惘然。15年过去,马瑞娜在冬天里再次回到那座深山,并试图寻找曼弗雷德的下落。但两人因为天气却错过。漫天暴风雪中,两辆反向的缆车上的两人隔窗相视,这个画面真是对曼弗雷德和马瑞娜的关系的真实写照,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带着各自的过去和背景走到一起,互相认定对方才是自己的同类。他们关系的发展,就像一段永不停歇的斗争,时而平静缓和,时而火光四射。孩子在中间也发挥着特殊的作用,男人通过孩子看清了自己,女人则因为自己不能做个合格的母亲而深感绝望。回到最开始,他们在条件恶劣的深山中相遇,在战胜困难的过程中,他们之间已经产生了某种特殊的联系。他们都把对方认作是改变自己生命的契机,但他们彼此又害怕这份感情的深重毁了彼此的生活,或者并不能让他们今后的生活得到拯救。

该片被媒体贴标签为意大利版《廊桥遗梦》,至此也算稍稍贴切。尤其雪山缆车段落让我想起《廊桥遗梦》的那个大雨瓢泼的街头。“弗朗西斯和丈夫去集市购物,看见罗伯特。她坐在丈夫身边,看到前面另一台车上的他,低头找东西,她想着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在他的车里,他也是这样低头找东西,他的手碰到她的膝头……”这是我最难忘记的几个镜头之一。显然,《夜幕降临之时》并没有达到后者的层次。

但依然,这样的电影让年已中年情感衰竭的女人看到累极。我在东北饭馆要一个滚烫的酱骨架来啃吃。唇齿温暖的片刻,才开始觉得被补偿的幸福。 孤寒人生没有什么温暖可供谁随身携带,遇着些便收取些。如是而已。一念及此,我病痛丛生的灵魂于是就被安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