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几年台湾本土市场成绩喜人,不少用心做到本土化的喜剧都在票房上压过了外来大片。于是越来越多的台湾本土化的喜剧片得以在内地上映。《甜蜜杀机》的故事并不是喜剧,而是地地道道的侦探题材,充满了推理和侦破,可是在细节的处理上,却幽默处处。有别于内地常见的贫嘴喜剧、山寨喜剧、恶搞喜剧等重口味,《甜蜜杀机》的台式幽默显得清新许多。其实,本土化的台湾喜剧片,都倾向于给观众减压。观众不用去想什么针砭时弊,只需要带着一颗单纯的心,看一群心思单纯的社会小人物们,趣味盎然的经历。

从开头一段狗狗命案开始,《甜蜜杀机》就显露出了和内地喜剧截然不同的风格。比如这个狗狗吃巧克力身亡的事儿。如果是内地创作团队,肯定会有负责提纲挈领的人来质疑:“观众能看得懂狗狗吃巧克力会死吗?”于是,这个桥段要么通不过,要么就得换成更“通俗易懂”的模样。台湾同行则不会顾虑那么多。他们会觉得“狗狗吃巧克力会死”是人尽皆知的常识,只要融进故事里,就是很好的幽默啦。可见,想得太多有时候真不是什么好事。

尽管是侦探片和喜剧片的结合,《甜蜜杀机》的故事线却相当的清晰,就是警方对一起案件的不断深入。只不过有两个设定,令这场侦破有了许多吸引人的看点。其一是两位搭档的个性和背景大相径庭。一个是遇事就躲,安全第一的吊车尾,一个是满腔热血,一丝不苟的署长千金。这种一上一下、一冷一热的组合是影视创作屡试不爽的招数。苏有朋经过了《风声》、《密室》系列、《铜雀台》和《杀生》之后,演技有了明显的提升,对王志毅的那种“不称职”劲儿拿捏得很是到位。林依晨本就是偶像剧的熟面孔,蛮横、固执、热血自不在话下。两个角色性格上的冲突,随着案件的发展,自然而然引出了无数可能。两人的角力,延伸为剧情的张力。

配角的出场往往只附带常规的人物关系,比如上下级、敌我、兄弟、师生等等。于是这些较为独立的配角自身的特性就要稍微予以设计。内地电影给人特别平的感觉,往往都是因为配角只赋予了功能性,只体现职业特征,而不具备独立特征。《甜蜜杀机》里的几个配角就很有辨识度,比如控制不住放屁的署长、为了配合警方钓鱼而苦练眼神和微笑的明星、与自己的变性“兄弟”有着出生入死经历的老大等,都在自己有限的戏份里传递着无限的欢乐。

似乎在台湾电影人的创作理念里,并不会把某个想法进行是否三俗、是否三观不正、是否观众看不懂、是否符合逻辑等划分。他们只要觉得这样设计有意思,有趣味,便会实施。他们也不会为了追求极致,而将这些想法进行无止境的强化和升级,只要点到即止就好。于是,对于观众而言,《甜蜜杀机》是特别没负担的电影。不用预习、不用深究、不用事后想破头、不用跟导演打嘴仗,只要顺着简单的思路看一群有趣的人的一段有趣的经历。片中的幽默,你只需用最简单的生活常理去理解即可。做到把自己变单纯,就可以体会如此清新的电影,就会在那个略显夸张的“喷射不止”画面出现时笑到心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