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晚报讯 昨天下午,马来西亚方面表示马航MH370曾被人为改变航线,并可能飞往泰国北部或南印度洋,下一步搜救工作重点将转向印度洋海域。

越南人民军副总参谋长武文俊15日说,越南决定停止在越南海域对马航失联客机的搜寻行动。

武文俊说,在此次搜寻行动中,越南共派出11架飞机和7艘船只,共有55架次飞机参与执行任务,船只对超过10万平方公里的海域进行了搜寻。这是越南迄今为止进行的最大规模的搜索和救援行动,动用了最先进的设备工具。

武文俊说,越方还没有收到马来西亚官方关于请越南赴马来西亚海域协助救援的请求,不过越南国防部长和人民军总参谋长已经同意,一旦收到请求,越南愿加入搜寻行动。

现场飞机已停飞 等待消息再起飞

越南当地时间昨天上午10时许,在胡志明市新山一机场空军基地内,七架飞机正静静地停在宽阔却也空旷的跑道上,头部正被布遮盖着。据一位飞行员介绍,这是因为飞机头部有重要零部件,所以每次飞机驶回后都要进行遮盖。

这里没有轰鸣声,也没有起降,一切都很安静。但之前的7天里,这里每天都有数架飞机按顺序起降,机器的轰鸣声一直没有停止。

这些外表看上去已经不那么新的巡逻机,每天都负责在越南海域内开展搜寻任务,搜索任何可能和马航MH370失联客机有关的信息。

空军将领阮泰山告诉法晚记者,虽然海上已经有船只在进行搜寻,但因为飞机在高处看的比较清楚、正确,所以派出飞机进行搜寻。

每当巡逻机发现有可疑情况后,就会派船只立刻赶去查看,“我们的渔船也都很积极,主动搜寻,有可疑情况就立刻汇报。”阮泰山表示。

据了解,昨天一早,这里的巡逻机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准备起飞进行搜寻。有空军将领表示,已经飞行了一周,所有人都要总结搜救经验,并且给机师以及飞机都留有时间进行修整和保养。

阮泰山告诉记者,过去的七天里,越南已经搜遍了本国海域内所有出现疑似物的海域,但什么也没发现。

说到这句时,他不停地用右手在空中画着圈,想借此表示越南本国海域内真的已经全部搜寻过,但“没有收获,也没有新的进展。”

而确定没有新进展,是在巡逻机上的机组成员通过肉眼看、设备查等方式进行搜寻并综合多方意见后得出的。

搜寻一次 至少飞行四个半小时

在空军基地内,一名参加过搜寻任务的34岁的飞行员告诉记者,每次开展飞行任务,至少要搜寻飞行四个半小时。据他讲,所有飞行员依据命令进行飞行,有的人一天需要飞两次。而他本人也已经参加过四次搜寻任务,分别在8日、9日和11日。

据其讲,8日下午当地时间2时25分,他所在的巡逻机起飞,进行第一次搜寻,结果发现了一条油迹带。虽然之后已经被证实,该油迹带和失联客机无关。

而在搜寻任务展开后,已经有来自全世界各地的多家媒体从此处登机,直击搜寻全过程。记者在空军基地大门口的接待室里也看到了一份打印着至少150家媒体名称以及记者姓名的名单。

据了解,这上面的都是马航宣布MH370失联后,通过越南驻各国使馆渠道签证希望来越采访的记者。

此前,有随机人员告诉本报记者,飞机内的驾驶室和整个机舱连成一体,并未被分隔开,可以直接看到越方机组人员的操作过程:机长指挥两侧的驾驶员操纵飞机,在驾驶舱后面及尾部的机组人员,透过舷窗密切观察着海面,并且不时地在工作本上进行记录,其中一名机组人员还不时地查看面前的平板电脑,上面显示着当次飞行的航线。

昨天下午,马来西亚确认MH370蓄意飞离航线,并可能飞往泰国北部或南印度洋。约两小时后,越南宣布,越南将停止在越南海域对马航失联客机继续搜救。

消息发出后,当初从世界各地奔向越南的媒体记者也开始逐渐撤离,下一站或是马来西亚或是其他可能发现失联客机的地方。只要最终消息没出,大家就都在找寻MH370的路上。

记者手记危难时刻 越南一直在努力

这几天网络上流传着一个段子,其中有一句是:“越南一直在发现,马航一直在否认……”不可否认, 随着失联时间的延长、搜救信息的反复,以及各种尚不明朗的猜测,令民众的心态如坐过山车,忽上忽下,随之而来的焦虑和挫败感,使得不少人开始抱怨。

然而,这句话也形象地揭示了越南的努力。从3月8日马航MH370失联的第一天,一直到15日马总理确认开始调查劫机的第八天,越南全力投入搜救。只因马方最初的一句话“失联地点在越南”,便派出全国最好的军机和军舰,日夜兼程搜索,没有一刻停止,自己的领空和领海也开放,任由其他国家进出。

8天搜索一无所获 所有领海都翻遍了

8日上午11点,越南搜救队到达泰国湾的疑似失联的海域,随后的七天里,越南军方出动了全国最先进的军机和军舰。每次接到马方发出的可疑信息,就马不停蹄赶往该地点搜索,反反复复地搜索。搜索范围也在不断地扩大,从空中、海上扩大到了陆地。

一次一次,越南抱着希望而去,带着失望而归。越南应急救援指挥中心的主任武霞中沮丧地说,他们已经把越南所有领海都翻遍了。“这里的海水很浅,只有六七十米,有些海域甚至可以一眼见底。”

没有充足有效信息 只留下一声长叹

12日上午,越南暂停一部分搜救活动。而当天晚上,搜救工作即恢复正常并扩大范围。这十几个小时里,越南人在心里做出了什么样的决定?

越南交通运输部副部长范贵肖曾向媒体抱怨说,“从失联客机事件发生后,马军事随员只到过越南搜救职能部门一次。”他批评马来西亚在此次事件过程中表现不积极,也一直未向越方提供过有关客机的充足有效信息。

即便如此,当可疑海域转移到了安达曼,记者都开始放弃越南,从搜救队出发的富国岛和胡志明市大批撤离,越南指挥部发言人段友家仍然坚定地告诉记者:“越南不会停止搜索工作,坚持到最后一刻!”

当本报记者追问段友家:“越南搜了这么多天一无所获,您的心情如何?”本来都已经准备坐车离开指挥部的段友家愣了一下,接着长长地叹息了一声,低下头,轻轻地摇了摇头。虽然他什么也没说,但表情很是沮丧。相信此时此刻,越南军方的心情,同中国人一样。

即便越南在本国海域的搜索停止了,但这八天来的努力,全世界都看在眼里。

飞机上没有一位越南乘客,失踪的航班也不属于越南的航空公司。只凭一句“疑似消失在越南海域”,越方就不计金钱和人力地投入,只为了那227条鲜活的生命。

越南指挥部甚至向各地政府下达了指令,所有越南人,一旦在海边、森林里、山上或者任何地方,发现可疑信息,都要第一时间汇报。

而今,搜索重心由南中国海转移到安达曼海,越南仍然表示,只要马方需要,只要有正式的邀请,不管在哪里,越南仍会派遣搜救力量,参与其他区域的搜救。

当马来开始调查劫机,当越南停止搜索,本报记者也踏上了飞往马来西亚的班机。在飞机起飞的那一刻,记者无法抑制地热泪盈眶。越南,中国人还没有好好地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