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毕业之后,我就没有花钱看过午夜场。但严格意义上来说,在大学里看的那些午夜场也不能算是午夜场,因为都是小录像厅,专门给那些在外面玩HIGH了,过了宿舍关门时间回不去的大学生凑合一晚上。我还记得在凌晨两点过后,通常会放一些香港的三级片。这辈子唯一给我留下了恐怖印象的《山村老尸》就是在那时候看的。幸好当时年轻,住集体宿舍阳气重,晚上睡觉很安稳。但往后的那几年,每逢又自己一个人睡的时候,那穿蓝色衣服的楚人美就会无声无息地浮现到脑海里。

开始做电影记者以后,就一直喜欢看各种各样的恐怖片。大学时候一直很害怕的《午夜凶铃》、《咒怨》,都试过一个人在家看,毫无压力。看多了,胆子也就越来越大,知道恐怖片吓人的桥段来来去去就那么几招,预先做好心理建设,其实没有什么能够吓倒你。就是再也没去看过午夜场,因为都在提前试片的时候看过了。上周《咒丝》上映,片方因为经验不足,并没有安排记者提前看片,加上制片人是我发小的朋友,所以上映的第一天就想去电影院里看。查了一下场次,竟然只有午夜场,同样和我有着恐怖片爱好的Lily于是很兴奋地要求去看午夜场,她还开玩笑地说:“午夜场,其实就是情侣摸奶场啊。”真不知道她在明知两个女人去看电影的情况下还说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于是我们去看午夜场,23∶50开场,意外地在出发前打不到车。搭“11路”狂奔到影院所在的商场楼下,又颇费了一番周折才找到影院专用的电梯,一路上穿道过巷,片还没看,恐怖气氛已经有了。一进场,果然全部都是——情侣,我们那一排已经有一对坐上了,我正打算走过去,Lily死死扯住我,小声说:“不要妨碍人家。”我们俩很自觉地坐到了第一排。午夜场的座位果然设计特别,都是两两安排在一起的。Lily先是跟我隔着包厢坐,看了一会儿,她表示害怕,于是挪到和我一个包厢坐。

《咒丝》其实是一部没有“鬼”的恐怖片,为了不给大家过多的剧透,我只能说电影里吓人的桥段还是挺密集的,特别是凶手杀人总喜欢找一个相对密闭的空间,然后把灯关了。受害者害怕,就会拿出手机来照明,突然转身——凶手就出现在背后!桥段其实一点也不新鲜,但是配合音效,吓得后排美眉哇哇大叫。Lily听见有人比她还害怕,居然还笑了。等到字幕起来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一个画面很好笑,于是对Lily说:“等下你回头看看,会发现影厅里只有我们两个了,这时候,所有的灯又重新熄灭了……”她立刻站起来:“我们快走吧。”

淡定回到家,收到Lily的微信:“我一路狂奔到家,发现某人已经睡着了。我突然好失落,他也不怕我在路上被人碎个尸啥的……”看来这午夜场后遗症还真的不轻啊。(南宁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