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

为了应对高铁开通带来的冲击,在南宁多个汽车站,一场没有硝烟的“降价战”已然拉开。18日,埌东汽车站发往桂林的直达快班,票价已由原来的127元/张降至95元/张;江南客运站也将发往桂林的直达快班票价降到了90元/张。面对车站如此大幅降价促销,乘客们都笑了。

票价“跳水”

多个汽车站 竞相降价

“到桂林的直达快班,票价是95元。” “不会吧,不是127元吗?”

昨日,在埌东汽车站桂柳线售票专窗,一位旅客听到售票员报出的车票价格,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售票员重新报了一遍价格后,该旅客才把已经递出去的30元收了回来,只递给售票员100元。

记者了解到,为了挽回被高铁“夺去”的客流,让利于旅客,埌东汽车站决定从18日起,由该站发往桂林的直达快班,车票价格从原来的127元下降至95元,降幅达32元。

票价一下子降了30多元,这在最热的桂林线路是从未有过的事,难怪当天许多旅客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其实,降幅“前所未有”的远不止埌东汽车站一家;当天,江南客运站也将桂林直达快班的票价由原来的128元降至90元,江南客运站也因此成为截至目前桂林线车票降价最“猛”的车站。

高铁冲击

汽车站客流量 大幅下滑

“不降不行呀,再不让利于顾客,流失的客流将会更多。把票价降下来,还有机会把失去的旅客再拉回来。”江南客运站值班站长秦小凤一语道出了车票降价的初衷。

秦小凤告诉记者,一直以来,梧州、桂林、柳州、北海、钦州等地,都是广西公路区内客运最大的市场,尤其是桂林线路,不但客流量最大,而且是客运企业竞相争夺的最大市场。但自从高铁开通后,这些线路客流量就大幅下降,从今年初至今,仅北钦防线路就下降了20%,桂林方向客流下降更大,达50%!“现在往桂林线实载太低,车站只能调整班线,发班密度也没有原来那么高了,一天只发10多个班。”

据埌东汽车站副总经理廖勇透露,汽车站受高铁严重冲击已是不争的事实,现在,各车站都调整了往桂林的班线,发班密度相对之前均有所减少。此次车站将往桂林的票价降下来,目的是让利于旅客,同时也是客运市场调节的需要。只有适应市场发展,才能赢取更多旅客。

增强服务

票价打折 服务不会打折

票价降了,相关服务质量会不会也跟着降下来呢?

“票价打折,但我们的服务不会打折。”面对部分旅客的担忧,廖勇对记者说,桂林线一直是车站发展的精品线路,跑该线路的快班基本是豪华快班,乘坐这条线路的每位旅客,不但配送一份报纸、一瓶矿泉水,还配送面包等食品。此次票价打折,服务质量不但不会打折,还要提高。

廖勇说,在配套“服务”上,车站为方便旅客购票,特别设置了两个桂柳线售票专窗,到桂林、柳州的旅客,都可到该专窗购票,节省排队时间。此外,过去旅客乘坐桂林班线只能改签一次,现在可以多次改签。也就是说,旅客如果因故耽误了班次,可以改乘下一趟班次,而且可以多次改签。

廖勇说,车站还为该条班线开通了“绿色通道”,对于一些来不及买票的旅客,可以随到随上,先上车再补票。

静观其变

也有车站不跟风降价

面对多个车站的降价促销,也有车站表示不会立即跟风调价。

金桥客运站总经理覃其炳告诉记者,车站降价促销是不得已而为之,高铁对公路客运市场冲击那么大,车站只有降价才有机会参与竞争,不降可能连机会都没有。其实,受高铁影响较大的不仅有桂林、柳州、北海、钦州等地,梧州也是各大车站争抢的客运市场。下个月,南广高铁广西段就将开通,届时动车从南宁至梧州只需2小时左右。该条高铁一旦开通,各车站发往梧州的快班势必受到极大影响,客流量也可能会随之下降。“看来,为应对该条高铁的开通,车站降价是必然趋势。”覃其炳说。

此次降价风潮中,西乡塘客运站是车站票价“坚挺”的其中之一。该客运站总经理魏文华对记者说,此次几个车站降价,他们车站并没有“跟风”,发往桂林的快班依然保持平常价格,这是因为他们认为降价意义并不大,市场发展的规律,应该让市场自身去调节。

魏文华说,公路客运是否盈利,是由车辆实载率决定的。如果一条班线实载率达不到70%,那么,车站经营这条线路永远是亏本的。虽然车站为抢夺客源采取了降价等促销措施,但旅客坐动车还是快班,选择权掌握在他们手中。“现在降价促销的效果还没有显现出来,是否有效还不一定,所以,我们还是观察一段时间再说吧。”

有业内人士称,高铁与公路客运之间的这场价格竞争,不管结局如何,乘客永远是最大的赢家,因为最终收获实惠的,只能是乘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