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隐墙》海报

随着年纪渐长,我对一些自我絮叨的电影产生了一种乏意,它极考验耐力以及对细碎的归纳总结。独白式的电影曾是我的最爱,比如在王家卫的电影里,总能找到刺穿心境的某种况味。德国电影《隐墙》便是典型的独白式电影。看过之后,顿想起一句诗: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

在叙事上,本片按照倒叙和现实交叉的方式进行。女主角成为惟一的表演者和叙述者。故事看起来像是惊悚片。一个女人一觉醒来发现只剩她和一只狗,在所住的木屋附近都有一层隐墙包围着,简单地说,她被世界隔离,孤立无援。刚开始导演也有意识得把片子往悬疑和惊悚指引,被世界隔绝造成的心理恐惧比看《贞子》还可怕。前半段,导演极力渲染女主角的绝望压抑和彷徨无措,沉到谷底的悲哀令全片蒙上一层阴沉的基调,如同片中深不见底的森林。

近年来或许是忧患使然,欧洲的导演喜欢拍反思性的电影。他们排斥好莱坞式大团圆的结局,结尾处往往人性得不到升华,更加残酷。比如丹麦电影《狩猎》,最后的一记冷枪将前面的其乐融融彻底否定。而在本片中,导演也尝试做一些反思性的呈现。比如人一旦脱离现代科技,如手机、电视、冰箱、汽车之后会怎么活?科技对我们的影响力到底多深?以及追问人与自然、人与自我的关系等等。

主题是好的,但如果仅用独白来呈现这一切的话,力度显得苍白。女人的独自絮语和意识流的心境只能像涓涓细流一般,没有惊涛骇浪爆发的力量。导演的意图是先将女人置于抛物线的底端,然后看她如何应对。万念俱灰的女人开始适应绝境,完成了从都市白领到乡野村妇的改变,除草,与一只狗一只猫和一头牛相伴,写日记,劈柴,打猎。看到这里,你会震惊于人的生存本能和韧性,人的身体里对绝境无奈又必须前进的某种潜力。

与她相依为命的小牛和狗的死,是本片唯一的高潮。导演用慢镜头的方式呈现出女人的仓皇失措和行动力之果敢。她拿起枪,对准闯入她地盘大开杀戮的人。然而这也是本片最匪夷所思的地方,既然有人的出现,证明隐墙已经消失,而女人却不愿走出。最后生活仍在继续,只是女人已经没有纸和笔写日记了,她选择继续生活。

人在封闭的状态中,或许能收获一种平静自然的生活,更多对自然、生命、孤独和自我的思考和追问。就像女人说的,没有回忆,没有念想,只是感觉到下雪时世界被巨大的静谧包围。至于那堵看不见的“墙”,显然有隐喻的作用,实际上,它在现实中无处不在。(南宁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