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戏还在后头》海报

《好戏还在后头》去年参赛戛纳电影节的时候,导演阿伦·雷乃已年过九旬。如此高龄仍孜孜不倦,诉诸影像的自然是内心最深刻的感悟。《好戏还在后头》的结构比较繁复,三拨演员用戏中戏的方式演绎同一个爱情故事,层层叠叠如同花蕊。但包裹在繁复花蕊里的芯子,则是导演对于戏剧、对于爱情道不尽的爱和感慨。

影片如同用影像献给舞台剧的一封情书:曾与舞台剧导演安托万合作过《欧律狄刻》的一众演员,收到安托万去世的消息,集合在他的别墅里,观看用胶片纪录的一帮年轻人演绎的先锋版《欧律狄刻》。胶片的部分大多是做分场和提示的作用,把这部舞台剧的四幕故事做了一个交代。剩余的大部分时间,则是胶片之外、观众席里的两代演员,对这个故事的舞台化演绎。

戏剧似乎是更适合探讨爱情的舞台,它有一种魔力,带你进入一种情境,让你听到那些有关爱恨和情欲的台词时,不至于笑场。在胶片之外,两组男女演员的分工有点剧情接力的意味,这一对演一段,之后换另一对接着往下演。在剧情和情感浓烈的时候,两组演员的表演则被重叠或者顺序排列在一起,有点回声或者和声的效果,仿佛歌唱里的一唱三叹,是对爱情不尽的追问和永远没有答案的感喟。当然,两组演员分别演绎的不同时空,由死神、父亲等角色来缝合和连缀,一个死神和一个父亲在两组戏之间自由出入,分身有术,当然得感谢电影影像的功能。

如此大费周章地设计结构,三个时空里的层层推演,影片最终探讨的还是古老的命题:爱情。《欧律狄刻》这个根据古希腊神话改编的舞台剧,塑造了一个矛盾结合体的女主角欧律狄刻——一个背负着不堪过往因而满嘴巴谎言的女人,对爱情飞蛾扑火的渴望,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的性格,单纯内心与复杂经历的纠结,最终将她带往不归之路。

这还没完,爱情里怎样千奇百怪的角色都有,不论是戏剧里还是生活里。我们要解决的问题是,遇到千奇百怪的对象之后该如何抉择。电影至此才真正耐人寻味起来。《欧律狄刻》里,男主角不顾死神的劝导,罔顾父亲对现世安稳的生活的描绘,选择了追随欧律狄刻的脚步。《好戏还在后头》里,当胶片里的故事结束,客厅的灯光亮起,导演安托万现身,原来他的死只是一个导演对现实生活的恶作剧性质的设计和编排。之后,镜头一转到了户外,安托万投水身亡,众人相聚墓地再次送别他。一个女子姗姗来迟,影片一开始我们通过管家的口述知道,安托万有一个年龄差距25岁的女友,这个女友让他的情感世界颇为动荡。

一个在舞台上通过戏剧探讨爱情的导演,他可以娴熟地运用技巧,巧妙地铺排情节,让演戏的演员都为之投入和揪心;在生活里,对于自己的爱情,他却无能为力。这真是令人哀伤,也令人忍不住以身试险,看艺术和爱情里到底有怎样的魔力。(南宁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