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部轻盈的电影。适合在周末约会的男女吃着爆米花、喝着可乐观赏。

《致命黑兰》讲的是一个细胳膊细腿却身材曼妙的女人和她的复仇故事。整部电影献上了一点儿惊险,一点儿爱情,一点儿亲情。剧情轻松而富有刺激性,杀人像是在琴键上舞蹈,每一步都很准确,且有叮咚声。它没有震撼性的大场面让人久久难忘,也并不刻意催泪。(剧中,女主角的叔叔和奶奶虽然死掉了,但因为之前他们并没有和观众建立起更多的心理联系,所以看上去也能够接受。这像是钢琴弹奏中的一个滑音,不过是装饰音——为了推动剧情。)

故事从女主角卡拉勒娅的父母被毒枭唐·路易斯枪杀讲起,十岁的她被歹徒逼在屋内。这使人联想起20年前吕克贝松的著名电影《这个杀手不太冷》中的小女孩马蒂达,她们一样瞬间成为孤儿,并且遭遇被追杀的危机。导演在歹徒与小女孩卡拉勒娅僵持时,采用了正面和侧面的特写镜头,黑人小女孩坐在桌前,盯着对面阴险和循循善诱的歹徒,面容上有如“微风过湖面”般掠过的质疑、困惑、思考神情。这样的特写也使观众看到她的可怜而美丽、黑白分明的眼睛,从而对她充满同情。

随后机警的小女孩用刀插了歹徒的手,从窗口跳出。一段华丽的跑酷在异国的屋顶展开,在鳞次栉比、高低错落的建筑间,与摩托车、汽车、奔跑的歹徒启动比赛。导演用俯拍、跟拍和面对面的拍摄,使小女孩的逃脱如小鸟要逃脱鹰爪,当镜头俯拍到小女孩在台阶上蹦蹦跳跳往下狂奔,观众分明感受到了她的无助。而当她向摄像机的镜头跑来,因为人物的移动看上去并没有侧拍那么明显,观众又恐怕背后已经有人要追上她了……

和这一段一样精彩的,是长大成人后的卡拉勒娅乔装,故意被抓进警察局,去杀一个牢犯。夜深之后,当她用皮筋扎起长发,给细长的身材穿起紧身衣,然后用一根发簪打开门锁,巧妙地破坏了电源,并像一只狸猫一样钻进排风口杀完人再回来,手脚之利落、伪装之高超、智慧之神妙,又让人想起吕克贝松另一部更早的电影《尼基塔》。

卡拉勒娅充分运用了女性柔韧的身体,电光火石之间,完成了令人觉得匪夷所思的报仇举动。这一段将近十分钟杀人设计,构思巧妙、洗练精彩令人久久难忘。两场好戏及后面一场借助鲨鱼杀人的戏,体现出卡拉勒娅这只黑色的狸猫,精于算计、一心复仇,已经无法阻挡。她的复仇之路像一场杀人之舞。相比这两段,最后一场戏的复仇之战,反而显得平淡。硬桥硬马的近身厮杀、单枪匹马,总是与这样灵巧的女子不大匹配。她的智慧又显得太过人了。这恐怕也会令观众想起《了不起的盖茨比》上的一句话:“……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你那么好命。”

不过在这个六月里,这算是一部很好看的影片。它轻盈灵动,也如初夏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