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你》

导演:贝纳尔多·贝托鲁奇

类型:剧情

制片国家/地区:意大利

打分:★★★★

一个情愿与世隔绝一周,也不愿意跟同学去滑雪的14岁男孩洛伦佐,在他栖身的地下室里,遇到同父异母的姐姐,两人同处一室。假期结束走出地下室的洛伦佐,已经不是之前那个与整个世界对着干的洛伦佐了。一周的时间里发生了什么,让油盐不进的青春期豁然开朗?这就是贝托鲁奇在《我和你》里要解决的问题。

《我和你》可以看作是导演前作《戏梦巴黎》的姊妹篇。同样关注青春期的成长,后者将主人公放置在大时代的浪潮里,让三个主人公在坦诚相见的肉体关系里,碰撞出成长和人生的初体验。《我和你》则平淡安静。见不得光的地下室,如同青春期少年敏感封闭的内心世界,他一边与现实世界抗衡——他在这里自导自演生活的戏剧,在电话里红口白牙地向妈妈描述滑雪的快乐时光;一边是盲目的摸索,在小说和音乐里寻找与这个世界建立联系的方式。

自省都是纸上谈兵,洛伦佐还需要一个闯入者,打破他青春期里自给自足的架构。洛伦佐拎到地下室里的蚁巢,大概就有这个象征的作用。在姐姐闯入之前,蚁巢这个微观却秩序井然的世界,是洛伦佐世界观的写照。洛伦佐与姐姐起了冲动,搏斗之中不小心撞碎蚁巢,之后,他的世界才开始发生变化。首先是走出地下室——去住在医院的外婆那里帮姐姐偷安眠药,趁妈妈熟睡回家取食物。这个过程的意义在于,姐姐把家庭关系的来龙去脉整理一通之后,帮洛伦佐换一个视角,这个世界已是另外一个世界。青春期有了突破口。

其次,最重要的,是沉溺在毒品里的姐姐的反省,似乎对洛伦佐的触动更多。姐姐深知毒品的危害,她说,嗨起来之后什么都感动不了你;她说,冷漠不是好的感觉,你会变得冷淡和卑鄙。但在毒品的世界之外,她才华横溢,对情感和未来有着无限憧憬。洛伦佐从开始的冷眼旁观,到之后的奔走相助,到最后与姐姐依偎而眠,是怜悯心和同情心的苏醒过程。青春期总认为整个世界都亏欠自己,自己是最可怜最无助的那一个,当温柔的一部分苏醒,青春期就不再无路可走。

电影结尾,洛伦佐和姐姐分手,他要姐姐以后再也别吸毒,姐姐则要求他别再躲藏,因为他已经长大。我和你再亲近也永远是不同的个体,不过,我和你的关系里如果能有彼此助益的部分,如同洞穿黑暗的光,那也是难能可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