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往》剧照

婚外情的故事通常都是电视剧的主题。在伊朗导演阿斯哈·法哈蒂的手中,本来是一个在任何地方都可能发生的寻常 家庭伦理故事,却变成了一部扣人心弦的作品。在导演抽丝剥笋,层层推进的手法下,慢慢地把观众从一个高潮推到另一个高潮,从开头到结尾没有一个冷场。

一个与妻子分居了好几年的伊朗男人,应法国妻子玛丽的要求,回到巴黎完成两人的离婚手续。本来他要求玛丽替他订酒店的,玛丽却坚持要他回家住,令阿曼德感到两人之间还有旧情复炽的可能。

当他们回到玛丽和两个女儿在巴黎郊区的家时,阿曼德发现他完全想错了。在院子里和小女孩一起玩耍的小男孩对他怀有很大的敌意。原来玛丽有了新欢,一个开洗衣店的伊朗人萨米已和他的儿子搬进来和她一起同住。她急着要办离婚手续就是想尽快再结婚。

观众也随即发现,玛丽的两个女儿虽然与阿曼德感情很好,却没有一点血缘关系。玛丽要求阿曼德与还在念中学的大女儿谈一谈,因为她对母亲另结新欢一点也不能谅解。本想立即离开的阿曼德,在玛丽坚持下终于留下。第二天早上,两人到法院里顺利地办好离婚手续。玛丽告诉阿曼德她已怀孕,这是她和过去一刀两断,迎接新生活的方法。但过往真的能这么容易地一笔勾销吗? 她先后两个丈夫又是为了什么离开她呢?

阿曼德随后在玛丽的大女儿向他的倾诉中得知 ,事情没有想象中这么简单。萨米的妻子因为自杀在医院里昏迷不醒已有一段时间。电影的情节至此有了一个大转折,原来很明显的家庭伦理剧,一下子变成了一部推理小说。为什么大女儿对萨米丝毫不能容忍呢?萨米患有神经衰弱的妻子,真的如他所说,是因为和洗衣店的顾客发生争吵,一时之间看不开而自杀呢?还是因为她知道了丈夫有了婚外情的缘故呢?萨米的妻子又怎会知道他另有情妇呢?谁是那个通风报信者?他的动机又是什么?萨米真的会如玛丽相信的那样和她结婚吗?他妻子会不会有一天恢复意识?他又会做出什么选择?观众就如阿曼德一样,面对着环环相套的一连串悬疑,一直到电影的最后一分钟,注意力都被紧紧地吸引着。

毫无疑问,《过往》是本届戛纳电影节里制作最严谨的一部片子。这是一部错综复杂,具有强烈思想感情的电影。在短短的两小时内,编导接触到许多的问题, 包括男女之间的复杂关系,离婚对孩子的影响,为了爱情而抛弃一个患病中女人的道义上问题。导演对场面的处理有条不紊,每一个角色都有适如其分的重量。镜头无时无刻不在对他们的性格和动机进行分析。这不得不归功于一个构思严密,对话精彩,深思熟虑的好剧本。

导演对每一个演员的要求都很高,在正式开拍之前在,足足排演了两个月,直到他们完全融入了角色。不单三个男女主角有很精彩的演出,三个小孩的演出也显得自然流畅。

这是阿斯哈·法哈蒂继获得奥斯卡最佳外国片奖和第61届柏林电影节金熊大奖的《一次分离》之后的又一部力作, 即使在今年众多很精彩的电影中也是很独特的一部。如果《过往》得不到戛纳一个大奖的话,至少也应该获得一个最佳导演或最佳剧本奖。(南宁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