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照

美国导演吉姆·贾木许的新片《唯爱永生》在最后时刻入围了本届戛纳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这部电影的入围可以说是一波三折。最开始的情况是,按照拍摄周期推算,《唯爱永生》恰好可以赶在戛纳电影节之前制作完毕。贾木许当年在戛纳拿到了最佳处女作金摄影机奖,是戛纳力捧的新人,后来又拿到了评审团大奖,是货真价实的戛纳嫡系,这次又是和老搭档蒂尔达·斯文顿这样的在艺术电影界享有盛名的影人合作,大家纷纷将此片列为戛纳主竞赛单元大热门。

但是4月中旬组委会公布主竞赛电影名单的时候,《唯爱永生》却和《女性瘾者》《雪国列车》等大热门一起缺席了这份名单,大家以为本片也许题材太前卫,质量不够好,所以没有入围。哪知官方发布会之后仅一个星期,组委会突然宣布《唯爱永生》作为最后一部主竞赛电影入围今年戛纳。所以大家都很关心,这部在最后一分钟才入围的主竞赛电影究竟长成什么样子,是什么原因让组委会和剧组如此纠结。

涉足电影界、音乐界和诗歌界的贾木许,三十多年来从文艺青年混到了文艺中年的阶段,电影的风格一直就没正常过。这样一个涉猎广泛的导演,这次带来的新作十分符合他的身份——这是一部大杂烩的冷幽默电影。片子的故事很简单,有一群吸血鬼在不停地聊天,其中有一对男女吸血鬼是情人,分别由斯文顿和汤姆·希德尔斯顿饰演。故事很简单,甚至可以说根本没有故事,也没什么内心戏。但是他们聊天所涉及到的内容,基本上可以编一本幼儿版的百科全书。这部片子是个小怪物,没有足够的冷知识储备,还真难以降伏它。

看看这几个吸血鬼都是谁,都提到了哪些冷知识:男女主角叫做亚当和夏娃,这个大家都知道;女主角看到所有的动植物,都可以立刻叫出该物种在生物学上的拉丁语学名;电影的配乐有一种异族情调,电影里的主人公玩的是摇滚,但是男主角拿起小提琴来,演奏的是19世纪浪漫主义作曲家尼科洛·帕格尼尼的《24首小提琴随想曲》,这是小提琴独奏里难度最顶级的作品之一,他和情人谈论摇滚的时候,会穿插着对19世纪古典主义作曲家舒伯特的评价;片中某吸血鬼的人名是克里斯托弗·马洛,而这个人在历史上是与莎士比亚同时期的剧作家;男主角假扮的医生前后使用了两个名字:浮士德和卡里加利,而马洛曾经以浮士德的神话故事为蓝本创作过一个剧本,卡里加利则是同名德国表现主义怪片中的主角;另一位医生的名字是沃森,这个人是发现DNA双螺旋结构的两位生物学家之一;电影中的一位没有出现的人物叫做菲伯纳奇,这个人是最早研究菲伯纳奇递归数列的意大利数学家;男女主角聊天的时候谈到了伽利略、哥白尼和牛顿;男主角曾经和英国诗人拜伦下象棋;男女主角吃的冷饮名字叫O negative,首先这是一种罕见的血型的名字,与主人公的吸血鬼身份契合,同时这是一个摇滚乐队的名字,和主人公玩摇滚的身份契合;男女主人公订机票的时候,护照上的名字分别是:Stephen Dedalus——这是爱尔兰作家詹姆斯·乔伊斯在自己作品里经常使用的一个自传性角色——,和Daisy Buchanan——这是美国作家F·斯科特·菲茨杰拉德的小说《了不起的盖茨比》的女主角,盖茨比的美貌但不坚定的情人;男女主角在饿极了准备找猎物吸血的时候,突然谈起了爱因斯坦量子力学里的量子纠缠理论,似乎影射了热恋中的情人的关系……如果再考虑到故事的发生地:因为汽车工业衰退而破败得像鬼城一样的底特律,甚至可以把本片的内核升华为人类对于悲观现实的寓言化的反应。

怪咖贾木许把这些毫无关联的冷知识拼在一起,凑出一部有冷幽默的怪片。或许电影确实没什么深意,为了噱头而玩怪,但是它完整地把这些冷知识捏合在一起,成功地制造了冷幽默,让观众不时发笑,就已经非常不简单了。如果仔细分析这部电影的话,电影拍摄方面的知识未必能学到很多,但是如果能把片中提到的这些冷知识哪怕只学懂一个领域,都足够一个人在侃大山的时候聊一辈子了。(南宁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