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马,你写给我的信不是这么说的……”《英雄本色》中,阿豪对着坐在地上扒盒饭的小马说出这样一句话。此时,《中国合伙人》中的孟晓骏和女友良琴也各怀心事——一个谎称自己在实验室喂小白鼠但其实在餐馆端盘子,一个谎称自己在教钢琴但其实在快洗店熨衣服。海外华人的尊严问题被巧妙地点明了,发哥那满嘴炒饭却千言万语凝在脸上的神情,让我们体会到了邓超这个角色为什么一门心思要把新梦想做上市——因为只有在华尔街挥槌的一刻才会让美国人看到他。

《中国合伙人》的价值观再次成为观众讨论的热点,片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但被记住的必然是成功者的哲学。“美国人永远不懂,中国的英雄是可以跪的,甚至可以从别人的胯下钻过去。”“做买卖的,低头弯腰下跪是基本功夫。丫鬟心态,寡妇待遇。”这些非常容易让人联想起韩信故事的中国式处世智慧,加上他们其实是去美国人那儿讨尊严的事实,勾起了一些关于弱小、卑微、犬儒、虚伪等民族性的回忆。陈可辛有什么错呢?《码头风云》里的马龙·白兰度也挥着拳头说“我本来可以成为什么人的”嘛!而且众所周知,真正体现精神尊严的价值观是无法在这部电影中呈现的。故事演到1988年的时候,某人的画外音说:“我的80年代死于今天。”韩寒[微博]也说,“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

也许影片变成这样一个故事会更讨国人喜欢:近未来世界,美国的经济衰退已经达到这样一个程度,就是所有大学生谈起梦想都会说,“我要去中国!”这其中,昆汀·塔伦蒂诺、尼古拉斯·凯奇、小罗伯特·唐尼[微博]饰演三个好朋友,他们的共同爱好是收藏每一版新华字典,用英语近似音的方式学习中文,小罗伯特·唐尼更成为唯一一个泡到了中国妞的人(这个角色可以给范冰冰)。但分别的日子到了,昆汀·塔伦蒂诺因为有严重的移民倾向被中国签证官屡次拒绝(当然,后来他的粤语电影教学法也受到了广大美国青年的欢迎),小罗伯特·唐尼因为被中国女友当行李一样甩开而一蹶不振,只有尼古拉斯·凯奇,这位中国人民一直以来的好朋友,获准来到中国深造,单位是批片译制中心,但后来很不幸被印度同行挤掉位置,偷偷来到沙县小吃打工。三个好朋友啊!听着披头士的《Yesterday》再聚首,发愤图强,在好莱坞山头的巨型字母下(那时已是一片荒凉)办起了露天中文学校,一边喝着西北风,一边对台下如饥似渴的白人孩子们说:“Hollywood,you know?冬青树林,是为了纪念一个叫成东青的中国伟人而建的啊!”短短几年间,几十万个美国落魄中产阶级子弟以异常凶猛的高分通过了中文雅思考试,引起了孔子学院的高度重视,昆汀和小罗伯特·唐尼就这样被请到德胜门打官司,被轮番羞辱后,昆汀·塔伦蒂诺用倍儿溜的北京话说:“谢谢了您哪!今儿我还就杠上了,告诉你们,新西方要在创业板A股上市!”(南宁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