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费里尼的影迷。我已经记不清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爱费里尼电影的,虽然我看电影的历史不长。每次想到费里尼的电影,我总是怀疑自己对于费里尼电影的这种喜爱,究竟是真的发自内心,还是因为费里尼的盛名,周围很多喜爱艺术电影的影迷对他的追捧,让我被虚荣心和自卑心绑架了,不敢也不愿说他不好。

意大利导演保罗•索伦蒂诺的新片《绝美之城》亮相戛纳主竞赛单元,用极精美的画面和音乐描述了一个富有的罗马作家的生活。观看本片的时候,我的脑海里不停浮现《甜蜜的生活》的经典画面,还有观看费里尼电影的美好感觉。这部电影让我意识到,我还是爱着费里尼的。

导演索伦蒂诺接过了费里尼超现实主义的衣钵:碎片化的故事,天南地北的神侃,马戏团式的派对场景,还有热闹的生活背后那颗时而孤独的心,阅尽浮华之后,仍然需要在美好的回忆里找到心灵的慰藉。影片男主角托尼•塞尔维洛简直就是致敬费里尼的御用马切洛•马斯特罗亚尼,在各种光怪陆离的场景中自有穿越,找不到自己想要的安慰。他不停地找啊找,在美景中穿梭了2个半小时,最终停留在自己情窦初开的时候,在海滩上看到了自己心爱的姑娘的画面里。

除此之外,索伦蒂诺加入了摄影方面有炫技效果的场景,罗马的地标性建筑,歌舞厅,男主角的豪宅,海滩。摄影机随着游船在台伯河上穿过一座又一座石桥,两边建筑物的宏伟壮丽让观众如痴如醉。配乐让人时而癫狂,时而镇定,时而感伤,快节奏的电子音乐、教堂唱诗班的合唱和交响乐风格的乐队合奏穿插进行,温暖的阳光在台伯河上照到观众的视野里,让观众相信这些美妙的音乐一定是属于罗马的。

从索伦蒂诺的前作《为父寻仇》里,我们就可以看出他习惯性的电影语言:画面精美,摄影机一直在动,镜头切换速度偏快,评论褒贬不一。这次带来的《绝美之城》貌似让索伦蒂诺控制住了自己的灵感,他找到了最符合这样一种镜头语言的拍片心态:对美丽罗马的赞美,对富人生活的讽刺。索伦蒂诺给了男主角一个在情感上忏悔的机会,忏悔的美感让这座绝美之城的美貌不再停留于表面。有人觉得这样的复制很无趣,而且风格很过时。但是谁都不能否认,费里尼式的超现实主义是技巧很高的一种电影语言,没有足够胆量的话,索伦蒂诺绝对不敢涉足这种风格。(南宁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