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将近3月的鏖战,大型原创音乐真人秀节目《中国好歌曲》于3月21日晚落下帷幕。霍尊凭借与费玉清合唱的《卷珠帘》,在终极对决中战胜莫西子诗的《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一举夺得“年度好歌曲”称号。除了八首原创金曲的再度升级再造,四位导师也带来了自己的四首最新作品,为原创音乐加油助威。

杨坤《今夜二十岁》激情开场 四导师齐推新歌助力原创

当晚,杨坤一改以往稳重成熟的深色系着装,以一身白色西装亮相用原创作品《今夜十二岁》激情开场。他从更衣室出发,手执酷炫的金色话筒,一路边走边唱,分散在后台的八位学员受到他的感召,纷纷聚集到他的身后,一起来到《好歌曲》的舞台上。

与杨坤不谋而合,蔡健雅的《we are one》也是一首相当走心的歌曲。对蔡健雅来说,这首为世界妇女日而创作的歌有特别的意义:“很多年前,我就希望能和其他女音乐人联手,办一个慈善的女性音乐节。想了那么多年,这个愿望终于要实现了,在4月20日,我跟林忆莲、张惠妹、那英,我们四个好姐妹将会举办一个回馈社会的慈善音乐节,而这首歌也是我们四个人会唱的主题歌,希望大家可以多多支持。这个世界真的需要爱,我一直觉得我们音乐人有一种使命,用我们的音乐去鼓励和关怀,让世界更加的美好!”蔡健雅还特地换上了一身红衣,站在点点灯火前,用充满力量的声音放歌一曲,让温暖与感动直击心底。

而周华健这次的新作《纹身》则与整张《江湖新能量》大碟的概念无缝融合,唯美的歌词,中国风的旋律,充斥着浓郁的古代江湖气息。为了更完美地演绎这首歌,周华健还特别邀请了“江湖八怪”中的老三胡莎莎来唱一个京腔女声,她站在巨大的扇形屏风后,挥舞水袖、扮相优雅,独特的唱腔为这首歌增色不少。周华健介绍:“这是我在两三个礼拜前完成的一个新的音乐功课,作词者是张大春老师,非常难得!《纹身》其实是一首女孩子的歌,是给新派京剧《水浒3》里面的角色李师师唱的,这个剧目就要在香港艺术节演出了,《纹身》就是其中的一首歌!”

刘欢的原创作品《夜》结合了流行、摇滚和交响多种元素。身着白色西装的刘欢坐在一架黑色钢琴前,边弹边唱,闪烁着烛火的吊灯悬挂在琴架上空,更映衬得这首歌高贵典雅。谁能想到,如此成熟的一首歌曲却是短时间内赶出的作品:“这是一个多星期以前,专门为我们《中国好歌曲》的今天做的一首歌,这首《夜》就适合在这个时候唱,谢谢大家这个时候还保持这么好的精神在这里陪伴我们!”

小哥差点背错歌词 《卷珠帘》获封“年度好歌曲”

年度盛典《卷珠帘》的演唱现场,巨大的帘幕垂坠而下,整个舞台在一片若隐若现之中。未霍尊歌声空灵轻盈,费玉清歌声温润如玉,听着这一长一少两位歌手水乳交融的歌声,你很难想象他们之间横亘了45载岁月。最后,经过与莫西子诗的终极对决,霍尊凭借《卷珠帘》获得了第一季《中国好歌曲》“年度好歌曲”的称号。

赛后,新科冠军霍尊表现得十分平静,他称自己“没有抱着拿第一的心态来”,因为:“我这首歌其实大家都已经很认可了,我觉得已经到头了”。同时,他还称赞了莫西子诗今晚的表现:“莫西那首歌特别打动我,在后台听我都特别感动,是真的唱到我心里,我觉得如果换成我是媒体评审团我一定会投莫西。”除了对可敬对手的赞扬,特地赶来为他助唱的乐坛名宿小哥费玉清的敬业也让霍尊感慨不已。原来,费玉清在录制前一晚才获知自己练习的《卷珠帘》歌词是未经过“主打之争”阶段刘欢改编的版本,改编后的版本在歌词上有非常多的变动,于是他花一个晚上背出了新版歌词,他的敬业和应变能力让霍尊感受十分深刻:“我觉得特别不容易,我要向费玉清老师致敬”。如果霍尊对小哥费玉清表达的是尊敬和感谢,那他对自己在“好歌曲”的恩师刘欢就是敬爱和感动,“他特别和蔼可亲,一点都不像一个明星,就跟慈父一样,有什么问题他都会来跟你说”彩排的时候,费玉清还没赶来现场和霍尊汇合。为了让霍尊有更好的彩排效果,刘欢就亲自上台代替费玉清走台,这一举动让霍尊十分动容:“我觉得特别感动,他一点所谓的架子都没有,我觉得他真的是最优质的艺人。”

“年度好歌曲”是一种审美取向 创作人未来还将专注音乐本身

彝族音乐诗人莫西子诗在“好歌曲”年度盛典的表现足以用惊艳形容,不论是助唱的郑钧还是合音的家人都让这首《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如虎添翼,许多现场观众听过一遍后都大呼不够过瘾。以3票之差惜败,莫西子诗却不以为意:“就是站得有点累,倒不紧张。”“其实我很平静,因为我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就是走一条自己独一无二的路。最后那些其实都不是太重要啦。”在好歌曲亮相以来,也陆陆续续有经纪公司和商演机会找到莫西子诗。如今节目告一段落,莫西表示也会认真考虑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我会考虑演出的风格和经纪公司是否适合我,不希望音乐最后脱离了音乐本身。然后形象也就是像我现在这样,比较简单,而不是包装得很花哨。”

最让张岭感到高兴的就是Blues音乐的推广:“我挺高兴发现这么多人能喜欢Blues,通过我、我们这群人的努力让大家感受到Blues和爵士乐,我们感觉很欣慰。”谈到心目中的“年度好歌曲”,张岭也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年度好歌曲更多的代表着大众的审美喜好和取向性。这八首歌每首风格都特别不一样,哪种风格更能入耳确实能够体现整体中国、华人的审美取向。”未来,张岭和他的老枪Blues乐团还会一步步踏实地往前走,组织Blues音乐节,经营Blues俱乐部和酒吧,创作出更多有自身特色的中国Blues音乐。

除了像莫西子诗、张岭这样已经形成自己音乐风格的创作人,好歌曲的舞台上也涌现出了一批初出茅庐的青年音乐人,刚刚毕业的王思远就是其中之一。“无论面对什么样的问题,华健老师都会笑,笑很大声。一开始我不是很理解,但是慢慢的我发现,其实反过来想,他经历的东西比我们坎坷得多,但他就是用这么积极乐观的态度去影响别人,笑着去面对一切的事情。我才刚刚24岁,以后的路还很长,我从他身上学习到的实在太多。他有一颗童心,这样的音乐做出来才会最真诚。”(南宁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