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仙境》海报

世界上除了泰伦斯·马力克本人,很难有人能解释或者解构他的电影。然而他从来不解释,就连新片的发布会他都懒得见媒体,他身上有一种孤绝的气质,只通过电影与世界发生关系,至于结果,爱谁谁。马力克的电影牛掰在于总有强大的“分裂力”,尤其针对骨灰级的影迷与专业人士阵营。是当做助眠片,还是伯格曼式的神作,是痛贬为烂片奇葩,还是盛赞大师手笔,直接表现层次分明的三观水平。

众所周知,马力克的龟速拍片乃是业内一大奇谈,且每次新片出炉都遭遇冰火两重天的评价。继神作《生命之树》之后两年,他推出了新作《通往仙境》,似乎有种迫不及待想要表达的意图,然而注脚仍是不明所以。那些充满意识流,既大胆又晦涩,既生动又明艳的镜头,似乎总说一个道理:总有凡夫俗子无法抵达的高度,然而我们不能否认它们令人神魂颠倒。看他的电影,要学会仰望。

故事?情节?叙事?人物塑造?抱歉,这些在正常类型片中该出现的,在马力克的电影里统统找不到。在《通往仙境》中同样也如此。该片像一头迷茫的洋葱,剥了三两层皮就发现,里面是个爱情三角恋的老梗。当然马力克的三角恋绝对不会落了俗套,他总喜欢在里面加点料,比如视觉和技法:类似DISCOVERY纪录片的“印象主义”的摄影,像海潮般奔涌的管弦配乐,王家卫式的内心独白,以及连上帝都无法理解的意念……

加料的部分又恰是马力克最为人诟病的所在。据说该片在威尼斯遇冷,只博得某些权威的冷笑声。摄影和技术固然令人陶醉,然而它们像是脱离故事本身的瑰丽外壳,空空如也。电影表面在讲述一个男人与两个女人纠结的爱情困境,实际上,马力克真正要表达的主题,被隐藏得严严实实。他拒绝透露一丝线索,我们只能依靠自己的揣测,获得一星半点的了悟。

村上春树说,山川寂寥,街市井然,居民相安无事。可惜人无身影,无记忆,无心。男女可以相亲却不能相爱。爱须有心,而心已被嵌入无数的独角兽头盖骨,化为“古老的梦”。《通往仙境》描述的似乎便是这样一种梦境,梦醒了,你究竟记得多少?答案未知。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像马力克那样高深的智慧与不care世界的姿势。(南宁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