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片名看,《绝命航班》至少集合了惊悚和灾难两大元素。出乎我们意料的是,影片还具备怪兽片的特质。剧组把多国部队的优势发挥得非常充分,令这部影片的技术水准远高于内地同类型影片,符合好莱坞爆米花电影的准入标准,能够在90分钟的时间里,给予观众持续的紧张、压迫、好奇、刺激。第一次用格瓦拉预定的电影,在最中间、最舒服的位置,让3D没有成为负担,尽情地飞翔了一把。

从架构上来看,《绝命航班》更接近于密室惊悚片。整个飞机由于飞到了天上而与外界隔绝,几个乘客和机组人员,变成了这个密闭环境中待宰的羔羊。与林中的小屋、废弃的大楼、山上的别墅,以及孤零的小岛相比,飞机和我们的生活更近,拍摄难度也更高,于是在影视作品领域,其作为密闭环境出现,有相当的新鲜感和代入感。制片方在泰国曼谷耗巨资搭建了亚洲最大的机舱,用于封闭拍摄,才有了华语电影中视觉逼真度最高的飞机密闭环境。在这个架构中,编剧皮特-卡梅隆发挥了其高度工业化的设计力,非常准确地安排着影片中的每一个小段落,牢牢抓着观众的注意力。

虽然乘客数量不太多,令影片有着密室惊悚片的架构,可是制片方显然尽了最大努力,烧掉不菲金钱,打造了几段冲击力强烈的灾难镜头。本片95%的故事都发生在飞机舱内,也就是内景戏。如果没有足够多的外景来实施调度,那么节奏上和视觉上都容易令观众不舒服。而众所周知,飞机飞行时,外景戏基本上很难实拍。每一个外景镜头都意味着电脑特效的海量工作。整部影片穿插着大量的飞机在空中飞行的外景镜头,一开始是平稳的飞行,后来遭遇了恶劣天气,直至最后的迫降场面,特效上都没有瑕疵出现,难能可贵。看来,凭借《寒战》一片获得第32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视觉效果奖的郑文政,在后期特效总监这个职位上为影片出力颇多。

令人比较意外的是,《绝命航班》并非像陆地上的那些密闭惊悚片一样设置“内鬼”。因为密闭环境的特点,被困的人当中有一个内鬼的话,会大大增强悬疑性。可是《绝命航班》却偏偏舍弃了这种悬疑性。机舱内最大的威胁,来源于一个外来物。而这个外来物,显然具备怪兽片的特征。它行动迅速,来无影去无踪,伤人致命,无可匹敌。也正是这种怪兽的存在,让影片甩开了那种故弄玄虚的小家子气,而更接近于好莱坞灾难惊悚影片的调子,不吓唬人,却能令人不寒而栗。当怪物的真身终于出现的时候,电脑特效和整体环境的结合也非常用心,更结合了真3D的技术,提升了镜头的表现力。

从华语电影工业来讲,《绝命航班》的锻炼意义更胜于其本身的经济收益。一来通过与国际团队的合作,锻炼了一批具备综合创作力的电影人。比如本片中的几个年轻演员,虽然脸不是很熟,但是看过其与外国演员毫不露怯的对手戏表现后,觉得他们个个体现出了超大的发展空间。还有就是本片的导演在合作中,也提升了对小格局的掌控力。本片在过于单一的场景中,仍能通过巧妙的剧情设计来抓住观众,是内地中小成本创作者最应该学习的。在内地电影工业中,灾难、怪兽、惊悚,这些元素都并非电影人可以随心所欲来创作的。《绝命航班》总算绕过了重重阻碍,用技术力和经验让其降临在了内地观众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