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太过繁忙,唯有走出去人们才能静下心来为自己想想。想想自己真正失去的是什么,真正想要的又是什么。《我在路上最爱你》中设定的三天三夜的长途火车,并未给黄圣依和池珍熙提供了舒适的生活环境,但胜在他们有足够多的空闲时间,可以去捋顺自己,沟通彼此,感受邂逅艳遇的刺激。正式上映的版本删除了两个人第三夜在车厢睡了的镜头,但观众依旧可以从上映版本中看出一丝端倪。

上不上床对感情而言,非常重要。约炮成就姻缘、夜店成就姻缘在当下已经不算新鲜事。最初黄圣依饰演的酒吧女与文章饰演的富老板也不过从酒后乱性开始,然后转为地下情的关系,维系了三年。其实三年时间,就算玩玩也应该是有感情的。虽然用钱来证明感情是一件特别挫的事情,但是如果连拿钱证明都不肯又拿什么去证明呢。文章说不能给黄圣依一个家庭,但递给她一张银行卡说可以给她一个家。京城的一套房,说实在的,即使三年的美好时光,姑娘也可以满足了。

但从影片的开场黄圣依的作可以看出,房子没戏了……好吧,我们观众太现实,正经点人家是摒弃烟尘的寻根之旅。在户外圈有这样一种说法,如果喜欢一个人,考虑是否与他确定关系就一起走个长线。相对时间紧凑的长线可以让你了解一个人对你如何、待人接物、朋友评价等方方面面。三日三夜的火车之旅同理,俊男美女同处一室,从各自舔舐自己的伤害,到相互关怀慰藉彼此。只要是遇到了那个人,就是对的时间对的地点。

影片的故事和结构都非常简单,重点在于沉思与抒情。火车进站将影片自然分为前后两部分。前半部分,两个人在火车上通过回忆与沟通,交代了各自的感情背景。黄圣依终于下决心离开无法给她未来的男人。池珍熙与前妻的感情因前妻劈腿而断裂,他得到前妻最后的消息是,她要重游两个人共同游玩过的中国云南,来结束自己的挂念。从画面考虑,前半部镜头主要集中在火车上,相对还是略为简陋沉闷。到后半部分,云南的青山秀水小桥人家彰显出来。卸去脂粉的黄圣依回到家,松开对社会的防备,也漂亮起来。

俗话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土窝窝。青春年少忙着走到外面去,看更广袤的风景,无穷美好的生活在召唤我们。在经历的世间苦,才渴望回到亲人身边,去舔舐去疗伤。影片安排了很多具有象征意义的道具来辅助剧情,代表梦想的芭蕾舞鞋,代表亲情的草莓,代表都市繁华的红色高跟鞋。更安排了张少华饰演疯颠的奶奶来凸显梦想、亲情。张少华的出色表演,为影片后半段提气很多。另一位值得一提的配角是丽江唱片店的小姑娘,古灵精怪得指引了这两位困途中的男女,更成为他们再度邂逅的桥梁。无论是感情还是生活,唯有断舍离,才有余力珍惜值得珍惜的,迎接未来更广袤的世界。(南宁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