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航失联客机MH370至今杳无音讯,各国动用卫星参与搜救后,目前澳大利亚、中国和法国都已经发布了显示疑似漂浮物的卫星图像,所有信息都被发送给澳大利亚方面进行汇总核对。

西澳大利亚大学海洋学教授巴蒂亚拉奇今晨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们的团队对中国卫星发现的疑似漂浮物进行了电脑模拟测试,结果表明此漂浮物的可能来源地与之前公布的失联航班MH370位于南部走廊的可能线路相吻合。

同时他们正在对法国卫星和此前澳大利亚发现的疑似漂浮物进行电脑模拟测试,目前还没有证据证明这三张图片是否为同一物体或与失联航班有关。

专家模拟

三国捕捉疑似漂浮物电脑还原可能路径

西澳大利亚大学海洋学教授巴蒂亚拉奇今晨接受法晚记者采访时称,他们的研究团队由他和萨拉特博士领导,包括6名研究人员。在得到中国卫星18日拍摄的卫星图像之后,他的团队于当地时间22日开始模拟碎片可能的来源地。

团队搜集了该海域3月8日-18日的海域表层环流场以及流浮标轨迹参数,将数据输入计算机后得出了中国卫星拍摄的漂浮物的可能来源地与之前公布的MH370航班南部走廊线路相吻合的结论。

巴蒂亚拉奇称,中国卫星拍摄的照片与澳大利亚卫星拍摄的照片有一定的相似度,都有可能是飞机上的零部件,但目前还无法证明这两个漂浮物是同一个物体或有关联。

巴蒂亚拉奇教授还提到,中国卫星所拍摄的疑似漂浮物不一定是一个较大的漂浮物,也有可能是由一堆小的漂浮物组成的。

他还向记者展示了之前中国卫星拍摄的疑似漂浮物的电脑模拟结果。他们的团队目前正在对法国卫星和此前澳大利亚发现的疑似漂浮物进行电脑模拟测试,以测算这些漂浮物漂来的路径以及可能的坠落点。

卫星短板

像坐在飞驰的汽车上想用望远镜看清路边的信箱

尽管卫星能从太空看清地球上的车牌,却找不到一架失踪的大型客机,这体现出卫星本身的局限性。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称,首先,军事卫星和商业卫星不会密切观测和收集地图上很少有飞机和船只过往的空白海域信息。

其次,即使是最先进的间谍卫星,也只能在最狭窄的区域内搜索目标的详细信息,这就像坐在时速100多公里的汽车上,拿着双筒望远镜想看清路边的每一个信箱一样,望远镜的方向都来不及调整。

搜索难度

疑似海域覆盖白浪花用肉眼分辨残骸很难

对于目前搜救可能面对的困难时,巴蒂亚拉奇教授称,搜救队伍将要面对的是世界上最为变幻莫测的海域,想要在这个海域搜索飞机残骸是非常困难的。

巴蒂亚拉奇教授介绍说,这片23000平方公里的搜索海域位于澳大利亚的“咆哮西风带”,该地带的气旋活动十分频繁,平均两天至三天就有一个气旋经过。在未受气旋的影响下,该海域常年的平均海浪高度在4-5米之间;但一旦有气旋经过,该海域的海浪高度就可能会超过10米。“强风不但会导致波浪破碎,产生白浪花,还会使白浪花完全覆盖整个海面。这使在这个区域寻找疑似残骸的漂浮物变得异常艰难,因为要想用肉眼将白浪花中的残骸分辨出来,是非常困难的。”他表示。

巴蒂亚拉奇教授同时还说:“即使搜救队伍在该海域的海面上找到了飞机残骸,但飞机主要部分可能已经在海洋深处,该海域的平均深度为5000米。而目前只有用最为先进的水下搜救机器人才能在5000米深的水下开展搜索工作,不仅难度大,还要花上非常长的时间。”

专家说法

考虑洋流影响几个图像或为同一物体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姜志国教授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称,在目前的搜救海域,卫星监测也会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比如,一般卫星看到可见光图像,但是如果海域上空有云,卫星成像就会受到一定干扰。

姜志国认为,就目前的几次结果来看,虽然卫星图像公布时间、位置上都有所差异,但在考虑到洋流的问题的影响下,也并不能说所监测的图像就不是同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