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日记》剧照

在计划经济时代,要打造一个正面典型人物不难,但如今这个人人自媒体、动不动就人肉搜索的时代则不然。一如《警察日记》故事开篇,领导向记者派发为公安局长树碑立传的任务,记者不留情面地拒绝,因为他深知包装出来的正面典型是经不起网民挖底的。

我们曾经用电影手段打造过令国民涕泪交加的《雷锋》、《焦裕禄》,在那个信息匮乏的年代,这类人物志传电影屡试不爽。然而时代不同,观众的审美情趣和接纳度也天翻地覆,电影已很难填鸭式地向观众灌注某种既定意识。以世纪初的《任长霞》为例,就算再完美的人物原型,也无法激起电影市场的水花,胡玫[微博]导演还曾尝试以市场化的手段打造《孔子》,结果不仅招来文化人口诛笔伐,还留下一屁股偷票房的风闻。

导演宁瀛深知其中三昧,既没走《任长霞》的楷模老路,也不图《孔子》的伪大片虚名,反倒心思缜密地照顾到部分网民的不安全感与神经质敌意,并大刀阔斧地引入记者调查的视角,一上来就让记者道出观众心中的疑虑。在人物形象上,影片不求人物的高大全,走的是贴地漫步的平民叙事,局长前脚刚把送礼的老板喝斥出去,后脚就因为民修路孙子似的跟土老板坐到酒桌前,20万元的修路款,一不靠官威二不落话柄,全凭硬汉作风用20杯白酒灌回。《警察日记》在高大全的正面典型电影道路上来了个破局之旅,开了个好头。

影片文本逻辑上是微妙的递进手笔,想必这是文学策划芦苇才思的作为;影像上讲求市井百态和生活质感,不消说这是宁瀛擅长的纪录工笔。在此基础上,宁瀛还玩了把惊悚悬疑,一个影响主人公几乎整个职业生涯的悬案,时不时以鬼魅幽灵般的方式煎熬着主人公的心灵。影片最出色的地方当属演员的表现,王景春平民化的演绎,让人找不出任何科班出身的痕迹。(南宁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