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合约》的剧本我去年就看过,当时的剧本令我对其期待不高,而看过影片之后,得说韩国导演对都市爱情类型片的经验还是不可小觑的。

《真爱至上》里有一段科林费斯演的英国作家和一个西班牙女佣的爱情,两个人身份有悬殊,而且彼此不懂对方的语言,但依然爱上了,这段爱情告诉我们,爱情不仅可以超越阶级,也可以超越地域和语言。这是爱情的力量,而《分手合约》则是一部跨地域文化合作的爱情电影,白百何的出现代表了一度被称为接地气的《失恋33天》式内地小妞范儿,彭于晏则带来了台湾的健康美男小清新,而影片导演则将韩式纯爱风带到内地,尤其是曾经风行韩国的绝症爱情路线,跨越海峡也要爱,跨越文化民族也要爱,而且死了都要爱。

《分手合约》就是在这种跨文化的基础上进行的融合,前半段白百何带着拿手的北京土著姑娘范儿和彭于晏演出了轻喜剧风格,后半段则在那个韩国著名的催泪爱情电影《礼物》的导演的掌控下走进绝美爱情的世界——因绝症而凄美,不得不说,韩国电影多年的积累使其在音画品质上已经十分成熟,影片画面透亮明丽,镜头中的中国城市呈现出了难得的时尚质感,背景音乐对应了关键的情绪点,这种视听上的赏心悦目很容易赢得观众的好感,以及增强故事的带入感。

所幸都是亚洲文化,这种融合看起来倒毫不违和,彭于晏依然一口台湾腔的国语对白百何京片子味儿的普通话居然有了不错的混合效应,大概彭于晏这种内地难得的偶像小生太容易赢得观众了,他接电话时刚从浴室出来,一身腱子肉惹得全场男女惊呼,而其表演保持一贯风格和水准,很善于利于自己偶像的优势来与角色的气质融合。而白百何在表演上进步很大,她从《失恋33天》起基本已经取代王璐丹成了内地小妞的代表,但也从那以后形成了不管什么角色都一路将抱怨撒泼当可爱的表演风格,当你听到她在《沉浮》里的说话声就会误以为黄小仙穿越过来了。但在《分手合约》里,借着这个角色从喜感到悲情的转变,白百何使自己的演技也有了丰富的层次,起初的疯癫神经质似乎有黄小仙的影子,但接到男友要结婚的通知后,就是一番表面坚强人后落寞受伤的感觉,而在不可抗力出现之后,她迅速向香魂将逝的韩式美丽贤惠女主角的风格转变,就像《礼物》里的李英爱,眼睁睁看着一场美好的爱情却无法正常的进行下去,这种悲伤无力的痛苦和绝望感白百何处理得举重若轻,依然保有着角色当初的那份率真,而背后的悲哀令人动容,尤其最后男主角不惜一切要求婚的时候。

同类型的经验之下,导演吴其焕把韩式绝症纯爱渲染得颇有感染力,白百何在片中刚刚眼看一场令人艳羡的爱情即将来临突然口吐鲜血发现绝症复发的镜头固然会令人吐槽狗血,但接下来影片基调一转进入悲情的气氛,尤其是白百何没有告诉彭于晏,而彭于晏从别处得知,两人再见面,内心都有万般怜爱与痛楚却都以为对方不知道,成为后半段影片的题眼,这场戏其实可以做得更好,但影片中基本完成了点题的作用,后半段对悲伤唯美而绝望的爱情的精心渲染逐渐将绝症出现这一狗血桥段慢慢掩盖了过去。

绝症出现将爱情推进绝望无力的深渊,这是韩国爱情片一度喜欢走的路线,不过这种鲜活的生命和美好的爱情戛然而止的感觉,这种与死亡有关的审美应该源自日本,只不过后来韩国将其在爱情片中发扬出了一种风格,久而久之难免让人觉得狗血,其实让爱情中的一方不得不终止爱情也不是只有绝症一条路可走,影片在这方面若能加入更有机有节奏的剧情就会更加引人入胜。

《分手合约》中蒋劲夫的角色令人想起《失恋33天》中的文章:男闺蜜,不过这里的男闺蜜更加明确地设置成了同性恋,眼下腐文化大行其道加入这个角色增加笑料也未尝不可,倒是在这个人物衬托下越发见白百何的小妞神经质气质,这与后面的凄美路线的悲喜交加终会出现分裂感,这也不是跨文化的问题,而是跨类型的问题了。(南宁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