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秋生最近在香港某电台做节目时向彭浩翔、杜汶泽发炮:“你们两人Cheap(低俗)就算了,不要拉人下水一起Cheap!”

一向特立独行的黄秋生最近在香港某电台做节目时向彭浩翔、杜汶泽发炮:“你们两人Cheap(低俗)就算了,不要拉人下水一起Cheap!”

什么情况?

2月25日,香港艺术发展局举办的首届ADC艺评奖,在60篇参赛评论中,选出了三名获奖者,获得金奖的是香港传媒工作者同时也是影评人的贾选凝,其题为《从<低俗喜剧>透视港产片的焦虑》。贾文重点从“以‘低俗性’偷换‘本土化’背后的狭隘与恐惧”剖析彭浩翔导演的《低俗喜剧》,认为其卖座印证了港产片中的“低俗性”才是“本土化”的主流;同时指出,影片对内地电影投资者的丑化,只是为了突显港人的“自我感觉良好”。评审团的评语是:“文章能从社会角度出发,探讨港人身分定位及与内地关系等主题,既具强烈批判精神,亦富有独特见解,让读者反思香港的主流价值观。”

一石击起千层浪!此事除了引起部份香港电影人的愤慨外,网友们更是对贾选凝群起攻之,骂其“用香港纳税人的钱给大陆人骂香港”。贾选凝是内地人,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后到香港中文大学新闻系多媒体攻读硕士学位,后留港工作。贾小姐内地人的身分不但成为部份港人攻击目标之一,更有人对其进行“起底”。

《低俗喜剧》是一部粤语粗口满天飞兼有性变态内容的搞笑片,彭浩翔只用了12天时间将其拍完,花了800万港元(约合657万元),上映后获得3000多万港元(约合2466万元)的票房。此事闹得沸沸扬扬后,彭浩翔与该片监制兼主演杜汶泽立即安排重映该片(去年8月曾公映),果然仍有哄动效应,成为香港电影少有的现象。同时,彭浩翔进行还击:“香港电影当然不止低俗,但在经济大前提下,港片忙于削足就履迎合大时代。你认为低俗是垃圾,我认为打压低俗是剥削创作自由。确实,我不过是小聪明,许多有大智慧的都忙着北上专心做合拍片。”而杜汶泽干脆直白宣称:“低俗就是香港文化的核心价值。”他甚至劝贾选凝“回头是岸”。

彭浩翔其实早就尝过在在电影中讲粗口的“甜头”——在《大丈夫日记》中,某女主角依偎在男主角身上说的粗口即引起哄堂反应。此后不久,《志明与春娇》和《春娇与志明》便毫无顾忌讲粗口。到了《低俗喜剧》更肆无忌惮,粗口连篇,甚至出现污秽镜头。

因为这篇《低俗喜剧》的评论所引起的争议,当黄秋生获邀上电台接受访问时,主持人追问“港产片的核心价值就是低俗”言论时,黄秋生大怒,才有了开篇的那句话。

但直到截稿时,彭浩翔和杜汶泽两个当事人均对此没有回应。

然而,彭浩翔其实并无放弃北上拍片的计划。他微博里面还曾放过几张他在北京工作室的照片。换言之,他不但有“小聪明”,同时还兼具“大智慧”,那他自己是否也成了自己曾讥讽过的所谓“只忙着北上合拍片”的香港电影人呢?这是不是在自掴嘴巴?(南宁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