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澳大利亚海事安全局新闻办工作人员向北京青年报记者证实,截至目前,海事安全局暂未收到此前要求马方提供的MH370航班货运清单。“我们经常提出这个请求,它已经成为我们日常搜寻工作的一部分。但是到目前为止,马方还没有把飞机上的货运清单提供给我们。马方也并未对这个请求提出明确拒绝。”除了这份神秘的货运清单,MH370失联事件发生以来,还有不少问题的答案亟待浮出水面。

谁是神秘“第13人”?

马航表示系中国籍马航员工

24日晚间,马航官方网站上发表媒体声明表示,“在此极度悲伤的时刻,我们谨代表马来西亚航空公司全体同仁与所有马来西亚人,向226位乘客以及本航13位友人兼同事的亲友们致以深切的哀悼与祈祷。”这份声明标记的时间为3月24日晚上10时15分。而在3月8日,马航发表的声明则表示“该航班运载227名旅客(包括2名婴儿)及12名机组人员”。

马来西亚航空公司媒体中心工作人员在接受北青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第13人”系来自北京的马来西亚航空公司员工,是中国人,当时因为旅游恰巧在航班之上,由于身份的双重属性,在之前的统计里被纳入到“乘客”一栏。但当北青报记者询问该名乘客的姓名和具体情况之时,工作人员表示不便透露。

随后的书面回复中,媒体关系部工作人员Adlina Azharuddin向北青报记者最后确认,机上人员共239名,其中226名乘客,12名机组成员,1名马来西亚航空公司工作人员。但该回复未对该名航空公司人员的情况给予说明。

敏感信息何时公布?

马方称“部分信息暂不能共享”

马代理交通部长希沙姆丁17日在例行记者会上承认,由于涉及国家利益的问题,有较敏感的军方消息不便对外公布,但重申没有隐瞒任何有助于搜寻的消息。截至昨日,这些敏感信息仍未透露给公众,类似的信息“不公开”还曾出现在多次例行发布会之中。

此前,马来西亚警方曾在机长扎哈里家中进行搜查。警方表示,他们已搜走了机长扎哈里家中的一套飞行模拟器并重新组装了这套模拟器,以查看当中有没有不正常的信息。随后,该飞行模拟器上多个数据被发现于近期被删除。马方对于该事件的最后回应是鉴证人员正在全力修复资料,以做进一步调查。

23日马方代表在家属沟通会上拒绝媒体进入,称“部分信息不宜公开”。家属介绍称,马方称由于仍处调查阶段,飞行员与地面通讯记录等属机密,不便公开;针对MH370在缺氧状态下飞行多久等问题,马方未明确回复,称必须要拿到黑匣子才可判断。此外,针对英国媒体报道飞机通讯记录存在疑点的说法,马代理交通部长希沙姆丁在回应时表示,“这些都是捕风捉影,不可信,飞机的通讯没有发现异常。”但是马方并未公布失联航班与地面控制中心的完整通话记录。

在昨天上午举行的马方发布会上,当在场媒体反复追问飞机失联原因时,马航发言

人表示更多消息将在下午5点半的发布会上披露。在下午的发布会上,马方介绍,数据分析是跟美方、英方专家共同合作完成的,数据分析工作量非常大。25日,海事卫星组织确定这一结论后,马方才将消息发布出去。马交通部长在发布会上表示,“马方没有放弃任何一个线索,但有些信息不能及时地跟大家分享,因为这可能会泄密,将危及调查和搜索。”

货运清单在哪儿?

澳海事局表示至今仍未收到

“我们想要的就是确认这个东西是否属于这架客机。”此前,澳大利亚海事安全局应急反应部门主管约翰·扬向媒体介绍搜救步骤时表示,由于货物清单、飞机零件甚至是乘客的DNA都会对疑似物体的对比确认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第一步就是确认疑似物体是否和失联航班有关系。

昨日,北青报记者致电澳大利亚海事安全局,新闻办工作人员表示,海事安全局此前已经要求吉隆坡航空救援协调中心提供一份MH370航班的货运清单。“我们经常提出这个请求,它已经成为我们日常搜寻工作的一部分。但是到目前为止,马方还没有把飞机上的货运清单给我们。马方也并未对这个请求提出明确拒绝。”

类似的搜寻经历曾发生于法航447航班客机的搜寻过程中。法航客机失联两天后,搜寻人员在海上首先发现一把蓝色坐椅,调查人员随后核对坐椅上的序列号,以确定它是否属于失联客机。当时,巴西海军还发现了首具遗体。法国和巴西方面事先采集了机上人员亲属的DNA样本,以方便比对。不过目前尚未有证据显示马来西亚方面正在做这方面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