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记者驱车20余公里,来到位于银川市东南郊区的掌政镇掌政中学,宽敞的操场、修葺一新的教学楼显得格外气派。

这所覆盖九年义务教育的农村学校,正在进行一场“因材施教”教改试验,让人耳目一新。

根据学生底子不同,划分作业层次

“同学们,今天的作业是《岳阳楼记》,必做题是默写背诵,选做题是赏析,写出自己的体会,兴趣题是模仿写作。”初一(1)班班主任曾丽丹这样布置课外作业。

“学生根据兴趣和精力,自由选择选做题和兴趣题。”曾丽丹说,“2012年,我刚来这个班教语文,最大的感觉是没有生气,农村孩子之间的差距太大,考试只拿几分的娃娃都有。”

2013年,掌政中学开始实行“分层次作业”。曾丽丹发现,基础不好的学生自信心增强了,上课举手提问和回答问题的人也多了。成绩也提升不少。去年的年终考试,班上语文成绩几乎没有低于50分的。

“分层次作业”,就是根据学生的基础不同,将其分成ABCD4个层次。

“D级难度最高,A级最为基础。”青年教师任燕拿出4本作业,题目各不相同,从最基础的计算题到简单应用题,再到较难的应用不等式。

“那岂不是给老师额外增加了工作量吗?”

“的确是,虽然累点,但是看见学生的进步,就很值得。”任燕说。

拿出另一本作业本,任燕笑得格外开心:“最初这个学生考试连名字都不知道往哪里填,经常只得10来分,现在每天能积极做作业,而且分数也提高到了50分。”

从作业入手,撬动教学质量提升

对于掌政中学而言,这是一场被逼出来的教改。

“2012年,中学物理平均成绩比兴庆区低了17分多,比隔壁的通贵中学低了22分,其他科成绩也好不到哪里去。更忧心的是,一个星期才布置两科作业,就这样还经常收不齐。”掌政中学副校长马长新介绍。

如何改变现状?“一上来就大推课堂教育改革,估计很多老师难以接受,经过商量,学校决定从作业本入手,撬动整个教学质量的提升。”马长新说。

2013年初,掌政中学开始力推“作业革命”。校领导和教研组对作业内容、分层次情况、知识点覆盖进行督查。为了让学生、家长和老师在作业完成上形成互动,学校又印制了“休息日学生作业”联系单。

与此同时,学校还推动青年教师展开作业设计竞赛,鼓励他们围绕课堂知识点独立设计题目;围绕作业设计,成立备课组,每周围绕知识点和难点开展头脑风暴……“我们要求老师,自己布置的作业要亲自做一遍,其他人来打分,每一本作业、每一份考题,都应该赏心悦目。”马长新认为。

“作业革命”犹如投入湖中的鱼,搅活了一池水。最先变化的是学生,“抄作业”问题得到了解决,每天课代表们忙前忙后上交作业成了学校的一道风景。老师的积极性和创造力也得到激发。2013年,掌政中学教师有19人次拿到了各级教学比赛奖项。

让学生听得进、学得深、爱思考

“分层次作业,会否让学生自卑?”面对记者的疑问,学生们用自己的经历给予了解答。

初一(1)班学生李泽,数学成绩不算拔尖,作业分在了B组,但她并不气馁。“老师鼓励我向C组努力,今年争取冲上去。”

初二(1)班学生何思敏,最近则从C组调到了B组。“我相信很快可以追上来,因为现在班上同学都愿意互相帮助,讨论解题。”

“这是一个鼓励学生向上努力的渠道,同学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向老师要求分组。”任燕希望,通过分层次作业,她可以把更多精力放在基础差一些的学生身上,让孩子们的差距越来越小。“这也是很多老师的愿望。”

由于一些家长不配合,教改也遇到阻力,这让马长新很担心。下一步,掌政中学还有很多事要做:举办老师、学生的座谈会,提供更多可操作性的建议;制作电子档案,为以后的课堂教育积累财富;探索更有效的激励机制,让教改实践制度化、常态化……“教改,能让学生听得进、学得深、爱思考,就是一种成功。”这是马长新对于教改的“简单”定义。(记者 朱 磊)

(人民网-人民日报 朱 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