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起码,莱奥纳多•迪卡普里奥可以自认为他己垄断了20世纪的长岛“土豪市场”。年初,他饰演了爵士时代传奇人物杰伊•盖茨比;年末,他又在《华尔街之狼》中奉献了一场狂野的演出,塑造了一个90年代金融过剩时期的典型人物。而马丁•斯科塞斯用充满歌剧色彩的漫画式手法,让影片无时无刻不陷于疯狂的娱乐感中,充斥着打鸡血般的旺盛精力,活力四射的表演,以及看坏男孩们恶作剧的强大魅力。

同时,影片90%的时间都在用轻佻的举止挑逗观众,只是在最后传递出“恶有恶报”的些许意思。这种手法比导演《十诫》的塞西尔•B•戴米尔还要古老。影片的视觉效果、剪辑和音乐都有一种嗨翻天的感觉。毫无疑问,这部派拉蒙出品的长达三小时、满目骄奢淫逸场景的圣诞档电影,尤其是小李子和老马丁第五次联袂的噱头,必将会吸引大批观众。

尽管在其事迹被改编成大电影之前,乔丹•贝尔福特的名字并非家喻户晓,但他亦是那个财务骗术满天飞的美国世纪的末世代言人之一。他不遗余力地在员工的头脑中灌输“斩尽杀绝”式的销售策略,造就了不法证券电话交易所特有的经营理念。

特伦斯•温特的剧本一向力道十足,这部影片的剧作模式酷似斯科塞斯那两部以黑社会分子为主角的代表作:《好家伙》和《赌场风云》。《华尔街之狼》运用第一人称叙事,煞费苦心地解释商业伎俩的运作方式,理直气壮地沉湎于通过犯罪和其他腐化行为精心营造出的自我满足感,其中不道德、不合法,已经被角色们彻底豁免。这种处理手法就好像给观者赋予了一种特权,去看看那些在现实生活中让你痛恨的人如何长年累月卷走无数财富,而一旦他们由具有超凡魅力的明星在大银幕上演绎出来,便获取了无可辩驳的夺目光辉。这就是“流氓配方”,只不过这里运用到了商界白领身上。

斯科塞斯对待这些角色的态度,以及反复挖掘他们的理由,值得进行更深入的分析。但这位71岁的导演仍然在拍年轻人的电影,并且似乎不打算变得更深沉和更具反思精神。

影片中的狂欢和庆典就从一开始就放荡不堪。斯科塞斯从始至终都在挑战R级的边界,事实上这部影片确实经过删减才避免被划至NC-17级,其中滥用药物的场景之多,仅次于《疤面煞星》,而猖獗的滥交场所甚至包括办公室。电影还特别强调了乔丹对他的“军队”所进行的恶狠狠的激励演讲,以及怎样从员工们为了用不法行为攫取高额利润而恣情疯狂的行为中获得最大的成就感。贪婪无处不在,并且被推举为最伟大的美德。

有几个场景和配角支线本可以删去,特别是唐尼和一个硬汉下属之间的冲突,戏份过于冗长,干扰大家对主角的注意力。但很显然,斯科塞斯想要拍出一部具有喜剧色彩的史诗巨作,甚至拥有大歌剧的气质,所以,有一点点过火并不会产生太大影响。

毫无疑问,这是迪卡普里奥最杰出的银幕表演,他在影片中表现出过去从未有过的松弛——既没有对明星形象的自我保护,也没有下意识玩酷,观众可以走进这个角色的内心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