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由广东国际义工服务团体、广东残疾人康复协会、中山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等联合举办的“世界自闭症日”自闭症康复与发展研讨会在广州结束,来自美英等国以及香港和广州的一流专家,为全国各地的600多名医生、特教老师、义工、家长带来了最新的自闭症康复资讯和矫治技术,并呼吁全社会以平等、尊重、关爱的原则去接纳和关注自闭症儿童。冯六莲 摄影报道

羊城晚报记者 陈晓璇 通讯员 穗教宣

今天是世界自闭症关爱日。在昨天举行的广州特殊儿童宣导活动上,广州市教育局副局长江东透露,广州的特殊教育将“向上延伸及向下延伸”,即将从9年义务教育阶段向15年延伸,增加3年学前教育和3年高中阶段教育,对各类残疾儿童实施义务教育,实行“零拒绝”,采用特殊教育学校、普通学校附设特教班、普通学校随班就读、送教上门等多种形式对适龄残疾儿童实施教育。

自闭症也能回归普通工作

昨天,在广州越秀区启智学校高年班的家政课上,一位老师带领着三名特殊学生,讨论今天午饭的菜式。“香菇肉饼”、“萝卜汤”……只见一位学生磕磕拌拌地回答着问题,另一个一笔一画地在卡片上写着讨论结果,剩下一个孩子坐在一旁,由始至终注意力都没有放在课堂内容上。

该校老师告诉记者,目前该校中有108名自闭症学生,占了全校学生约1/3。“相比起一般智力障碍的学生,自闭症孩子的教育更难开展。”该老师说,自闭症孩子的沟通存在不同程度的障碍,难以接受教学信息;不仅如此,他们时常会出现情绪不稳定,因此,安排给这些孩子的课程除了有行为辅导外,更多是根据不同孩子而设的情绪辅导。

“但自闭症并非无可救药!”广州市康纳学校校长、广州儿童孤独症康复研究中心主任樊越波解释,以广州专门接受自闭症儿童的康纳学校为例,该校经过教育回归普通学校学习、工作的比例约有10%-20%,与国际水平吻合。

据统计,截至2013年年底,广州义务教育阶段特殊教育学生人数为5247人,其中在特殊学校就读2406人,普通学校随班就读、特教班和送教上门的有2841人。与此匹配,广州市现有特殊教育学校21所,开展随班就读的普通学校为581所,其中配备随班就读资源室46间。

为了能让更多包括自闭症儿童在内的特殊儿童获得职业发展能力,广州去年已在13所学校开设了特殊人群职业教育班,并在5所特殊教育学校和4所中职学校开设了包括“中医康复保健”、“机械加工技术”、“西餐烹饪”等10个专业22个中职特殊班,现有在校生314人。

中考低分生或是隐性特殊孩子

据介绍,广州今年关注特殊学校中的孩子,还将关注点放到“隐性”的特殊孩子。

“近年中考,满分810分,十多万考生中总分150分以下的每年都有900多人。”江东介绍,有很多学生看似健康却不会学习,部分可能有阅读、听力或者心理障碍,这样的学生都属于特殊人群。

江东透露,为了帮助部分有学习障碍的学生,广州将从今年起,每年投入约100万,连续3年试推行“学习障碍计划”;并计划从4月起,联合台湾新竹大学的专家,试点帮助有学习障碍的学生。“我们选定了20所学校,进行试点研究,制定检测、帮助的方案。”而针对特教师资的缺口,广州已经开发《特殊教育导论》网络课程,两年内广州市义务教育阶段所有教师都要修这门课。

广州市教育局还表示,将探索开展对特殊教育学生生活费补贴,目前该方案正在上报。据悉,根据广州市政府去年公布的《关于推进我市特殊教育工作的实施意见(2012-2016)》,广州义务教育残疾学生已经可以享受免费政策,即“免收义务教育阶段残疾人学生的学杂费、课本费,免费课本由学校自行订购,按不低于普通学生课本费1.5倍的标准单独划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