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园CBD”小吃区近日被取消学生发微博怀念 记者盘点发现近些年北大拆建改造不断

在3月的最后一天,北大学五食堂对面曾被誉为“燕园CBD”服务区内的小吃店正式成为历史,退出北大学子的生活。燕园社区服务中心工作人员表示,该服务区也在拆除规划中,最早年底或明年就将拆除。这引发学生们的不舍和留念。

记者统计发现,近十年间,北大校园内各种拆拆建建工程不断,虽然环境、条件日渐提升,但也让不少人觉得“园子的味道变了。”

“燕园CBD”一家奶茶店打出煽情招牌,并打出了搬迁地址摄/法制晚报记者 郭谦

▲3月31日晚是“燕园CBD”小吃区最后一次营业,大批学子前来“告别” 摄/网友“渡边城”

网上传言

“燕园CBD”小吃 将成为历史

这片被誉为“燕园CBD”的区域位于学校西侧、学五食堂和浴室的对面,是一块面积千余平方米的平房服务区,其中小吃、水果、花卉、打印、洗衣等门脸应有尽有,已经有20多年的历史,曾是校园中最为热闹的一隅,这里的小吃汇集麻辣烫、包子、紫菜包饭等,这些店早在五六年前就已经驻扎,如今已成为燕园学子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早在之前,学校里就有传闻称,学五食堂对面的小吃区甚至整个服务区将要被取缔。3月中下旬,北大未名BBS里有人发帖求证,希望学校能澄清这个传闻。

3月31日上午,北大“社区中心办公室”发帖回应该传言称:“因天气逐渐炎热,考虑到小吃区域的面积普遍较小、食品卫生及食品安全问题,经社区中心讨论决定于3月底将外围小吃区域取消。但博实超市分店、洗衣店及修车铺还会保留,继续为大家提供服务,请大家体谅。”

学生反应

发帖表留恋 希望“不要走”

前天下午,一名北大学生发布微博称:“学校服务社存在的最后一日,照例买食物做晚餐。没办法,6:00下专业课6:10开始二外课前听力练习,悲催的课堂间隙吃饭问题只有这儿能解决。最后一餐是鸡肉卷,这也是四年来买得最多的食物了。希望服务社早点回归,不用去主食厨房挤。”

也有同学在未名BBS上发帖感怀:“看着这里的麻辣烫从五毛涨到六毛再到八毛,现在是一块了;手抓饼的价格也翻了几番;不过现在再怎么涨价也吃不到啦。总有一些人和事,会先于我们离开这个园子。”也有人写道:“因为他们,每个怕走夜路,牵着自己的影子回寝室的日子,有了灯火的温暖。能不能……不要走……”

3月31日是“燕园CBD”小吃店的最后一夜,许多学生自发来到这里再吃上点儿什么,或者只是来拍照留个念,与小吃店告别。

记者探访

门店都关闭 老板正观望

那些年北大消失的风景

近年间,北大校园内的拆建和改造工程一直不断,路两旁竖起的蓝色挡板几乎与校园融为一体。

记者根据历年的报道盘点了一下十多年来北大校园内的拆建工程,不少历史记忆在这些工程中消失了。也有部分建筑险被拆除。

如今“燕园CBD”又要有变动,采访中有学生感慨:“园子的味道已经变了。”

已经消失

已经消失

佟府3号

2003年,因建设国际关系学院大楼,有着精美砖雕和垂花门的清代四合院——康熙重臣佟国维的别业佟府3号被拆。

27号楼、“三角地”

2007年,27号楼为建设教育学院大楼而牺牲,同时被拆的还有“三角地”广告栏这一“兼容并包”精神的象征,开了拆南门古典建筑群之先河。

“女博士楼”

2009年,最靠近北大南门被称为“女博士楼”的25号楼被拆除,并在原址上改建为新闻传播学院大楼,现在该楼已近完工。这座“女博士楼”是北大南门内十余座“年龄”在半世纪以上的青砖仿古建筑之一,建筑风格体现出鲜明的时代特征,见证了北大、燕大合二为一的历史。

在当初拆迁之时便有人称把“精品当筒子楼拆了是焚琴煮鹤之举”。

16—18号楼

2011年,北大南门16—18号楼三栋老建筑因要改建成学生活动中心被拆。这些建筑均为上世纪50年代建筑,是北大历史遗迹之一。

险些消失

全斋、朗润园、镜春园旧址

2006年,在燕园北部建设国际数学研究中心的计划里,司徒雷登规划的全斋也进了红线,并占用朗润园、镜春园旧址,新建大批仿古建筑,结果该方案上报北京市政府后被要求暂停。

静园草坪以及周围6处宅院

曾在去年10月底,网传燕园内最大的静园草坪以及周围的6处宅院要被拆除,于是在校园内和网上引起了学生们的一阵骚动,并呼吁“拯救北大校园草坪”,但好在事后校方回应称还是打算利用地下空间,周边格局不变后,此事才得以平息。

官方回应

服务区将拆?

暂无确切消息

现场自称是“燕园社区服务中心”工作人员的男子向记者证实,小吃区确实已被取消。该工作人员表示,服务区不会在短时间内拆除,“但确实有这个规划,不过最早也得是年底或者明年了。”

但今天上午,北大附属单位燕园社区服务中心一名张姓工作人员表示,小吃区暂时还无后续规划,“如果同学反应强烈也许有望恢复。”服务区是否要拆还没消息。

而对有传言称这里将会被建成一座餐饮楼,北大官方未予回应。

昨天上午,记者来到该服务区看到,所有小吃店的门面还都保持着原样,只是老板们都已不再经营。即便是在中午学生们的下课时间,这片曾经繁华的“CBD”区域也是一片冷清,没有了冒着热腾腾蒸汽的包子、不见了香喷喷的紫菜包饭,也再无品种繁多的麻辣烫……只有复印店、洗衣店和超市同学们仍进进出出。

一些学生经过此地,还会与同伴回忆曾在这里吃小吃的场景。

一位包子铺的老板站在复印店门外,他说还没有想好要到哪儿去,想等等看学生们是否能向校方争取让他们留下来。“2011年的时候也说不让开了,后来有学生反映后给我恢复了,所以现在我也想等两天看看会不会有希望。”

快评给北大和北京留点儿念想

为学子服务了多年的小吃店谈不上“文物”,但是其中承载了大家太多的青春记忆,太多琐碎生活的点点滴滴。此外,回顾一下10多年来北大拆拆建建的历史,别说什么小吃区,佟府3号等曾经有过精美砖雕和垂花门的清代四合院,也被弃如敝屣。可以想象的是,当毕业多年的校友再度回到阔别的母校,感受到的只会是陌生与疏离。

近来,有这样一段文字在“朋友圈”转来转去:北京不是CCTV大裤衩儿,是整点报时的电报大楼;北京不是CBD的高楼林立,是小时候住的胡同四合院儿;北京不是香锅烤鱼,是早上出门就能遇到的豆浆、油条和豆汁儿……北京的回忆文化没有了,留下的只是建筑和一些任何城市都可以建设的高楼大厦。北京没有了,请叫这里首都。

“曾经年少爱追梦,一心只想往前飞……蓦然回首情已远,身不由己在天边……”刘德华的老歌或许不止适合描述一段感情,也可以描述一座校园、一个城市。当我们迷失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忘掉了自己是谁,自己要往哪儿去,这一切的意义也就大打折扣。

没有记忆的校园是没有精气神的,没有记忆的城市是千篇一律的。请给北大和北京留点儿念想,让我们的心灵不要在钢筋水泥的丛林里变得冷硬而又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