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张照片留下的都是灿烂甜美的笑脸,被父母称为“小精灵”、“人见人爱”的清华女硕士研究生唐静(化名),因患重度抑郁跳楼自杀。唐静死后,父亲唐先生将女婿赖军(化名)告上法庭,以女婿没有看护好女儿为由,索要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69万余元。昨日上午,翁婿双方在朝阳法院双桥法庭进行了激烈辩论。岳父指认女婿明知唐静患抑郁症却拒绝带其治疗且疏于管护,女婿则当庭指责岳父“亲人何必为难亲人?”庭审中,因双方都申请调取证据,此案将择日再审。

□事发

女硕士跳27楼自杀

2012年8月28日18时,唐静从北京新天地小区自己27楼的家中一跃而下。

警方鉴定,死者跳楼时上穿蓝黑色横条纹半袖、下穿白色七分裤高空坠亡,非刑事案件。据了解,唐静是因患重度抑郁发病跳楼死亡。

5月26日是姐姐的忌日。那天,唐静给爸爸打了个电话,说自己身体不好,失眠,精神有压力,叠被子也叠不好。

8月26日,唐静到广安门医院就诊,被确诊为“重度抑郁”,医嘱为“严防自杀”。

“8月28日那天,是我母亲全天看护她。”唐静丈夫赖军称,当日下午3时,唐静给所供职的IBM公司发了最后一个邮件。午休后她洗了个澡,妈妈在客厅打毛衣,这时唐静接了一个电话,就走到卧室反锁了门打电话,“这一进去就再也没有出来”。

在此之前,唐静的母亲和姐姐都因身患抑郁而先后自杀。

62岁的唐先生是一位退休教师,他聘请了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周雷做其代理律师,另外,其继任妻子也以其代理人身份到庭。昨天庭审过程中,原告方激动地讲述唐静的情况,并指认赖军没有看护好唐静。

今年32岁的赖军是一家人才公司的总监。爱妻去世,现又被告上法庭,赖军面对记者的任何问题,一概回应称“我不想回答”。

□庭审直击

◎原告

女儿跳楼女婿应担责

唐先生诉称,2012年8月28日,唐静在朝阳路7号院一住宅楼内,从自己家中坠亡。

老人称,赖军知道唐静有抑郁症家族病史,在其病发及逐步恶化的过程中,赖军拒绝对其进行进一步治疗,并疏于看护,“被告早就知道唐静患有抑郁症史,唐静发病且逐步恶化,原告多次催促被告对唐静进行治疗,可他只带唐静看了一次医生,也没有有效看护”。老人称,女儿死后,赖军还从言语方面对自己及唐静进行侮辱、诽谤,导致承担丧女之痛的自己两次住院,这严重伤害了自己的身心健康。

老人认为赖军对女儿的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且具有直接原因,故诉请法庭判令赖军赔偿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69万余元。

被告疏于治疗看护

唐先生的再婚妻子作为代理人称,原告手中有多项证据证明赖军明知唐静患有抑郁症,明知唐静有抑郁症家族史。其夫妻感情,也不像赖军说的那样好。

她说,唐静的母亲也是因严重抑郁,闹了几个月就死了。她死后,家人才知是抑郁症。唐静姐姐在国家专利局工作,姐姐抑郁症发病后一直吃药,但其后来有半年没有吃药,2010年,抑郁症发作后在专利局跳楼自杀。当时,赖军作为家属一方,曾就其姐姐的死同专利局进行了善后谈判,他对抑郁症的家族遗传史、自杀率等是明知的,“所以,他对抑郁症的认识,是高于一般人的”。

唐静发病后,唐先生便一直提醒赖军,要早做排查,有病早治,没病防着,“但他总说爸爸不要担心,他来处理唐静的事,但直至唐静死,也没有作为”。

为了证明赖军明知且故意放任唐静病情发展,原告方向法庭提交了医院诊断证明、通话详单等10余项证据,证明赖军明知抑郁症是高自杀率,唐静患有抑郁症家族史,但对唐静的治疗却一直拖延,最终因疏于看护,导致唐静跳楼。

◎被告

如果能挽救,愿用生命换取

庭上,被告辩称该案非侵权纠纷,唐静的死是个意外。

赖军辩称,自己和唐静都是初恋,两人走过了5年的恋爱、4年的婚姻,感情融洽,在亲友圈内一直是模范夫妻,“如果能挽救,我愿意用生命换取”。赖军称,妻子的去世,是因其有家族抑郁病史,而这些,是自己在结婚后很长时间才发现的。

赖军称,抑郁症发病机理和治愈都非常复杂,家属也难以察觉其发病,唐静的双胞胎姐姐先于唐静两年跳楼身亡,后来从唐静大姨口中获知,唐静母亲也因抑郁症喝化学药剂自杀身亡,“所以唐静的死是个意外事件,她写有遗书,也有公安的鉴定”。

亲人何苦为难亲人

对唐先生的说法,赖军则当庭称岳父“胡说”。

赖军称,唐静生前的最后3个月,一直在威海做项目。每个周末,她从威海飞回北京,周日又飞回威海。2012年8月24日晚,自己从机场将唐静接回家,母亲还为唐静炖了参汤、燕窝。8月27日,自己还开车带着唐静和岳父陪唐静看了病。

“唐静是我的爱妻,也是我的亲人。作为父亲,你也是唐静的亲人。我们都是她的亲人,亲人何苦为难亲人?”坐在被告席上的赖军,哽咽着激动地敲击着桌面说。

据赖军讲述,2012年7月底的一天,“当时,我爸爸问唐静工作怎样,唐静说工作不顺心,压力大,有时候睡不着。我的意见是咱不想干就走人。我也一直在努力,委托朋友帮唐静换工作”。赖军说,可岳父这时却要求女儿,“你把别人不愿意干的事情干成了,你的能力才会有提升”。

赖军称,这加大了妻子的压力。自己和妻子都是清华毕业的,家里所有的决定都是两人商量确定的,包括去不去看病。

>>唐静遗书

亲爱的亲人们:

我对自己的能力和承受压力的能力很绝望。我将无法面对将来生活和工作上的各种压力。我实在无法容忍自己这样下去,一步步地越来越脆弱,无法承担责任和一丁点的压力。我这样下去,只会增加别人的烦恼和负担。

请爸爸多保重,女儿不孝,请您一定和阿姨相互扶持到老,不要为我难受。

请婆婆和赖军多保重,你们对我的好,我只有来生再报答了。叔叔和大姨也请多保重,我对不起您的爱护和关照。

赖军你对我太好了,我舍不得你但又无法阻止自己,一天天越来越堕落,你的爱,我来生再报答。

□专家说法

重度抑郁患者应住院治疗

昨日,心理学教授马先生分析,从唐静母亲、其双胞胎姐姐及唐静均为自杀身亡看,唐静是抑郁症家族遗传。医院开出了“重度抑郁,严防自杀”的诊断证明后,唐静所需要做的就是到专业的精神病医院做进一步治疗,“抑郁症,特别是重度抑郁症,本身就应该住院治疗了”。

马教授称,抑郁症病因非常复杂,工作压力、生活压力大,很可能导致或者诱发抑郁症,但是也有情感、突发事件等别的因素。要正视抑郁症,目前通行的就是看医生、遵医嘱,“抑郁症的诊断是有一个标准的,从医院的诊断看,唐静的病情已经非常严重了,且其症状已经很厉害了,他的监护人应该向医生询问,是不是需要住院治疗”。

马教授称,2012年10月26日,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了精神卫生法。2013年5月1日,新的精神卫生法正式实施,精神障碍的住院治疗实行自愿原则,家人有这个意识的话,应该向医院提出住院治疗。唐静应该到看精神病的专业医院就诊,并住院治疗。

家属很难24小时形影不离

针对目前网上有专家指出的可以通过听音乐、散步等缓解抑郁症的方法,马教授称患了抑郁症的人活动能量已经非常低,他已经没有力量去散步、听音乐了。这时候,家属所能做的,就是遵医嘱,第二就是启动亲友系统,对抑郁症病人进行陪伴和倾听,“但这时,抑郁症患者会觉得自己是别人的累赘,他不愿意说,就自己承受着压力,承受不了了就结束自己。他只想自己死了亲人就解脱了,想不到他的死给亲人带来的痛苦”。

马教授称,即便是抑郁症患者一直服用药物,药物对病情的稳定和缓解发挥作用,但也不能确保抑郁症患者不自杀,因为长期的24小时形影不离,对家属而言,也是很难做到的。

马教授称,当前社会每个人都有压力,工作压力大,生活压力大,但来自社会的压力很难改变,关键就是看自己怎么调整。

京华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