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卫视综艺频道主持人韩雪松个人资料介绍

韩雪松

所属频道:综艺频道

主持的节目:法治最前线、主播拍案

当主播韩雪松“在线”,那句“我是雪松”从一个足以覆盖电视屏幕的身躯发出时,观众总有一种实在的充盈感,总乐意看着这肥仔口吐莲花,用无形的“梳子”梳理当天的量大“肥足”的民生资讯。

韩雪松——现任广西电视台综艺频道《法治最前线》、《主播拍案》主持人。 当主播韩雪松那句“我是雪松”从一个足以覆盖电视屏幕的身躯发出时,观众总有一种实在的充盈感,总乐意看着这肥仔口吐莲花,用无形的“梳子”梳理当天的量大“肥足”的民生资讯。 “知足常乐”是个标准的民生心态,这个怀揣知足心态的肥主播正乐呵地向记者阐析其理——其一,最直白的理解是“知道足够”;其二:足,指脚,给自己定的底线不要太高,要不然会被自己所累。 这也是雪松多年历练后的切身感悟。而在他那“很不知足”、“不知足”、“知足”、“很知足”的心路历程,读者是否可以感悟到今天这肥仔的淡定与从容?!

很不知足—— 雪松说,从小学到高中,“很不知足”这四字就是窜跳在自己血液里活跃分子,伴随他完成了整个发育期。那阶段,雪松做什么都想争个第一,连玩玩具也不能称第二。在小学二年级,当他看到同学有了一件新玩具时,就左吵右嚷地叫父母买,可父母觉得他已经有很多玩具了,旧的还没有玩完,又添新的实在不应该,就跟他讲道理,可雪松一点也听不进去,干脆撒野,又哭又闹,结果,被父母痛痛快快地打了一轮。 上初中时,雪松从东北吉林转学到了河北唐山。由于教育水平不一样,而那时唐山的英语教学质量相对要好些,初来咋到的他第一次考试只得了18分,想学好吧,两地的“英语”发音也不一样,弄得他很痛苦。于是,他的“很不知足”变成了一种暗劲——他给自己定了目标,一个学期后一定要取得班里英语成绩前三名。

争强好胜的他拼命地“听说读写译”,白天认真听课,做好笔记,俨然英文速记员;晚上回家听磁带,用这域外之音把耳朵一遍遍地清洗,再向学习好的同学频频伸出“橄榄枝”,到处都成了他的“英语角”。半年后,雪松的英语得了班里的第二名,这是“很不知足”换来的“亚军”。 初中毕业前,雪松又给自己定了一个任务,要考上唐山的一类重点高中“唐山一中”,结果,他不出所料地考上了,但因为离家远,却上了一个离家近的唐山72中。在那里,他是“鸡中凤凰”,不仅被免了三年的学杂费,又成了尖子班的班长,他很有成就感。“很不知足”给雪松带来的快乐多多,但“宁为鸡头,不为牛后”的心理又不失为一种辩证的快意。

不知足—— 高中毕业后,雪松考上了东北师范大学读播音主持专业。也许是学习压力相对没有那么大的缘故吧,他那争强好胜的劲头有所减弱,但骨子里仍不服输。 他知道自己从形象到声音对于此专业而言,仍为欠佳,面对班里那么多品学兼优的人、形象良好的佼佼者,他免不了有些叹气;但他也深知能学此专业是自己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于是,他只知“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不信“早起的虫子被鸟吃”,硬着头皮,一心要争取成为班里的尖子。常年地,他一大早五点多就跳出被窝去练声,一边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播音节目,学习“高手中的高手”们的播音方法。由于“取法乎上”,日复一日后的雪松终于取之得道。 2001年,在雪松毕业前,河池电视台领导到东北师范大学选人,结果,从30多号学生里只选择了他一个。他念头倒也单纯,只想早点参加工作,与河池台“睡觉碰上了枕头”。于是,他成为班里第二个参加工作的人。

但到了河池电视台,原先兴致勃勃的他一下子就皱起了眉头——河池离家远,气候、饮食、语言也不适应,加上刚参加工作一点经验也没有,情绪比较低落。这时,雪松心里不服输的劲又窜了出来,认为不能很好地适应工作,决不是自己的一贯风格。他要将自己“调教”成一把好手,用他的话来说:“采、编、播咱都要会!”2003年初,河池电视台要重点打造新栏目《社会扫描》,引得台里几乎所有的主持人都去竞争当此栏目的主播,结果,他信心加用心加爱心,“三心有幸”,最终胜出,而擅长将稿子处理成口语化、故事化的他,终于有了自由发挥的空间,很有满足感。 由于“不知足”,雪松有了工作后的第一次“知足”。 2003年,他在“非典”期间采播的《追踪非典可疑病人》新闻专题被中宣部评为“全国新闻界抗击非典优秀新闻作品”;另一篇《产业化让宜州农民每月领工资年底有奖金》获得2004年广西广播电视奖新闻类一等奖。这是迄今为止他在工作中获得的最高奖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