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浪人》票房不佳,让我想起前几年《赤壁》在北美的败绩。日本之外的观众看此片,就好像美国人看《赤壁》,好不好看倒在其次,首先要叫人看得懂。片头花了大段旁白,煞有其事地交代日本战国时期的政治结构,其中有一句“了解了47浪人,就了解了日本历史”,听上去完全是不负责任的夸海口,但其言下之意,本片根本就是戏说后的戏说,虚构中的虚构,有日本的壳,无日本的魂,千万别跟历史、现实扯一块。影片只花10分钟就搭出一个全世界都能看懂的通俗言情片结构,还顺带点出魔幻成分,那六眼怪像《赤壁》里的老虎一样等着被狩猎,你甚至可以认为这发生在外星球上一个叫也日本的国度。

这群外星人和地球人一样,善恶全写在脸上,方便辨认。坏人贼眉鼠眼,每一个奸笑都在不打自招;长者面目威严,掩盖着力不从心的虚弱;女人弱质善良,意志顽强;武士头领深明大义,又带点阶层歧视的迂腐,这在战国日本简直天经地义,但放在本片的环境里,则被赋予一层“不近人情”的性格缺陷,因为影片从没想让我们进入战国年代,鼓励我们秉持当下的价值观审视那个架空世界。高度脸谱化、可期的人物,是主创为冲垮文化差异所做的努力。

好歹在表面上,影片仍维持了日本时代剧氛围,所以基努·里维斯这张外国脸孔,就像他在片中的混血身份一样,格格不入。屠龙大战惊天动地,打的却只是跟班,对比一下《惊天战神》结尾两场决战的交叉剪辑,可以明白,未必场面大就是主角,擒贼要擒王。开头四十分钟的主线里,里维斯基本上是缺席的,他不是这个故事的一份子,而他回归的身份,更像是个雇佣兵、引路人和好搭档。两人码头逃亡那段,风格酷似《加勒比海盗》,那里面铁匠找杰克船长帮忙,但船长很快占据主导,而《四十七浪人》没有能力把局外人的存在感进一步提升,只能让里维斯屠龙了。

片里设置了女巫一角,她和黑泽明电影里的女巫是截然不同的,变动物变得就很“大闹天宫”,裙带飘飘神出鬼没犹如《画皮》的妖怪,下毒的招数是格格巫+忍者夜袭,卖弄风骚的做派则如同黑色电影的蛇蝎女,这个横跨多种文化的奇女子,她为什么这么屌。同样抽离还有两藩主的决斗,比剑不多,倒是有非常现代化的空手道、柔道招数,以爽的名义,彻底斩断了对历史的敬意。

说到武士历史,不能不提的是切腹。片中的切腹毫不血腥,淡化了庄严的仪式感,沦为一种猎奇的观赏,唯一的目的是使人发出“好悲壮啊,好忠诚啊”的赞叹。你若看过《切腹》或任何剑戟片,统统忘掉吧,否则容易哭笑不得。查一查47浪人的历史,除了47这个数字和几个人名,真是和影片没有丝毫相似。这是一部可以加上魔幻,奇幻,史诗等任何标签的视觉大作,我不明白主创为何拽着历史改编的帽子不放,也许每年真有无数人去日本悼念这群义士,但他们中间估计没有几个会为本片贡献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