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讲述了一架航班突然遭遇空难的惊悚片因为马航事件的突发而不得不选择低调宣传。本刊记者采访周文武贝的时候,全世界仍在穷极资源寻找那架失踪的飞机。面前的周文武贝,穿着干净的衬衫,正在疯狂的电话和邮件扫射中为电影的上映作最后的冲刺。

正当电影上映在即,迎来宣传高潮的前夕,马航事件让整个宣传计划遭遇了毁灭性的打击。事实上,电影在一个半月以前就已经定档3月下旬上映,而为了规避敏感因素的风险,这一次周的团队不得不将原来所有的宣传全部撤销,这不仅让投资方损失惨重,原定的宣传节奏也被全部打乱。

尽管突如其来的重大事件影响了电影本该有的宣传节奏,甚至带来很多不可预测的风险,但周文武贝依然对这个他付出了全部心血的作品充满了信心。值得关注的是,这部电影的奇特之处在于,从开始写到去年6月初完成剧本,一个月完成融资,7月定卡司、 8月泰国开机,26个工作日拍摄完成,在5个月里做完3D后期特效并迅速定档,如此短的周期,国际化的制作,完成这样一部国产英语片,对了,男主角还是来自热门美剧《绯闻女孩》的Chuck Bass(扮演者艾德·维斯特维克),周文武贝用一种史无前例的方式,给了所有曾经质疑他的人一记响亮的耳光。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别人对你的信任是靠你自己争取来的”

作为SMG尚世影业电影项目部的总监,周文武贝在2012年底转行。随着中国电影工业的火热发展,上海传媒业巨头SMG的触角从荧屏伸向了大银幕。周文武贝作为电视人足够资深,在电影圈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新人。起初,他特地去北京请教很多业内人士,但得到的都是消极的反馈。他深觉中国的电影圈依然保守,尽管也做过很多尝试,但想象力还不够。“我当时提出的概念是业界不认可的,甚至包括我的老板,都说我是异想天开”,他们建议周先做一个投资型制片人,寻找成熟的项目和团队,但他始终不服这个理儿,“好的项目不会到我们手上,因为我们是个年轻的公司,资源很少,所以我决定要自己做。”经过反复考量,之前多次拜访好莱坞得到的经验和信息,让周文武贝产生了一个强烈的念头——类型片作为好莱坞主流的商业电影,在中国却相当不成熟,甚至有很多类型缺失。带着打开中国电影类型片突破口的想法,于是周带领着年轻的团队开始寻思一些不一样的题材,他首先就想到了航班题材,“这个题材门槛很高,要有一架飞机,很多人拍不了,如果我能拍成,就是优势。”在此之前,中国仅有的一部航空题材电影《紧急迫降》已是十几年前的事了,这段时间里中国没有拍摄过甚至都没有引进过类似题材的电影,这让他的这个项目有了巨大的优势,由于过于罕见,广电总局当时对这个项目的批示是“原则上通过”。当他带着自己写的2万字的剧本大纲去找投资人时,立刻受到了欢迎,“当时手上同时在做几个项目,这个项目难度最大,却最被看好,很多投资方看到大纲就觉得耳目一新。”

从剧本完成到找齐投资方,这部2000万制作成本的《绝命航班》只用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周文武贝的魄力和决断力并不是一夜炼成的,事实上,作为从业多年的电视人,写剧本、找资源、管理团队对于他来说都不是难事,对于如何操控一个项目他早已成竹在胸。电视直播的管控经验让他有了逻辑化的管理思维;通过各种大型活动,他在不同行业的人脉甚广,他曾经自编自导的、由黄晓明主演的新娱乐宣传片拿过广告界大奖。而在和著名导演陈凯歌合作的两部短片中,他所表现出的应变性和清晰思维都让陈凯歌印象深刻。“我做项目很快,从不拖拉,因为机会是转瞬即逝的。”凭借这些经验,SMG决定让他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基于对国内电影市场的需求分析,周文武贝确定这个项目的第一准则就是走好莱坞类型片路线。在剧本中,他呈现出好莱坞式的主流价值观—— 皆大欢喜的剧情,融入理解、宽容、勇敢和牺牲精神。“作为编剧来说,剧本要很纯粹,我没有在片子当中加入太多个人的想法,整个故事就是按照好莱坞教科书式的结构。”他参照着著名的国外编剧书籍《救猫咪—— 电影编剧宝典》,写下了剧本的第一行字。

机舱来源—— 泰国黑手党

“每天的感觉都是如履薄冰”

在这段注定冒险的旅途中,不算坏的开头并不意味着之后的一帆风顺,事实上做一部电影的惊心动魄,只有真正投身其中的人才能体会。

在周文武贝看来,中国商业电影方兴未艾,人才、团队、资源都不充足,特别是拍类型片的导演团队极不成熟,必须去海外找资源。“现在全世界的电影人都想到中国来参与市场的爆发式发展,分享收益。”既然要拍一部好莱坞类型的电影,找到国际团队是最佳的选择。有了这样的市场判断,《绝命航班》在泰国取景,3D摄影机用的是德国的设备,作曲来自美国和韩国,声音合成是设在曼谷的西班牙公司完成,特效主要在香港和上海两地完成,最终合成在北京。“这是一个全球化的后期,跨国性的大合作。”周和他年轻的团队在短时间内以奔跑的速度和上千封英语邮件凑齐了这样一支国际制作团队。

为了配合他的国际化制作,周在写剧本时就将卡司聚焦于外国明星,出于预算的限制,周请不起好莱坞的一线,但他将目标锁定了在人气很高的美剧演员。最悬的是,当去年八月下旬这个跨国班底来到泰国开始彩排时,男主角艾德的合约尚未最终签订,直到开拍后的一周这份苦谈一个多月的合同才尘埃落定。而原本没有档期的艾德之所以最终能够参演,则是因为他的父亲过世,他想改变下工作计划离开美国一段时间——于是周文武贝迎来了一直期待中的男主角。

在所有的工程中,搭建机舱是最困难的。他们在泰国特意请来美国的美术指导负责组建团队搭建机舱,为了让飞机看起来更加真实,飞机的窗子座椅都是原装的,驾驶室的大部分按钮也是真的,而这些货真价实却又价格不菲的零件居然是低价购买自泰国的黑手党之手,而周文武贝也是在关机那天才从美术指导处得知这个秘密。其中最复杂的机头部分还因为黑手党野蛮的运输而被割裂坏了,这让美国那位美术指导当场崩溃痛哭,剧组不得不连夜重新补做了一个。尽管如此,整个1比1.2的飞机搭建不到300万人民币。“我们的成本很低,每个环节都要控制经费,而且在海外拍摄还要与不同国家的人打交道,每天都感觉如履薄冰。”种种突发事件考验着这位新手制片人的意志,他庆幸自己是一位谈判高手,“我认识的人不多,但是认识的每个人都有用,控制成本这是我的强项。”

在拍摄的26个工作日里,周文武贝发挥出了作为制片人的最强功效——当他在几经磨合之后发现外方的联合导演的职业素养无法满足最基本的要求时,周干脆快刀斩乱麻将其降格为摄影指导,自己亲自上阵独立导演;德国的第一家3D设备供应商因为晚交货几天立刻被他炒了换别家,宁可损失定金;在电影的配乐上精益求精改了又改,把两位来自美国的作曲家给折腾病了;寻求韩国最好的2D转3D技术团队制作将拍摄失败的3D镜头弥补回来……

多种身份,牢牢把控

“中国需要国际化的大特效电影”

如今国内的电影市场,许多有才华的电影人都身兼数职,包括郭敬明、韩寒、陈思诚等都在突破自己的原有的身份。周文武贝同时还担任这部电影宣传和发行总负责人,他一边在机房盯着电影后期,一边通过无数的电话邮件微信,指挥着年轻的制片、宣发团队的协同作战。导演希望精益求精,制片人希望控制成本,这些身份的矛盾之处常常令双子座的周文武贝快要发疯,但最后制片人的身份会适时凌驾于他的其他身份之上,比如放弃自己作为导演追求的一段完美音乐,一旦发现自己真的做了错误的选择立刻喊停。“对的事情都很难,犯错很简单;相信别人,但是不依赖别人,否定自己,但不怀疑自己。”他的座右铭伴随着他度过了这地狱般的14个月。

尽管是电影圈的新人,周文武贝对中国的电影市场有他自己的认知,他认为中国电影观众对商业电影的诉求,“视听感受是第一位的,主流年轻观众去影院最想得到的是突出的视听效果;第二位是社交诉求,看电影是一种现代人与人交流互动的分享平台;第三位才是信息诉求,也就是故事所传递的信息。”基于这样的理念他一手打造出了这样一部神奇的电影, “如果这次票房不是惨败的话我会努力去拍《绝命航班2》,中国需要国际化的大特效电影。”他希望以片中的变异猫为原型做出系列电影,“大特效的商业电影制作才能让中国的电影工业真正成熟起来,大投入、跨国界的合作,可以使越来越多的中国电影人得到锻炼,也会促使越来越多的资源流向中国。”

相关文章:

电影《绝命航班》好看吗?什么时候上映?上映时间

《绝命航班》好看吗?影评:奇幻与奇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