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袋里装着的现金面额全是10元、20元

朱婆婆找到了失主

2日下午,九龙坡区西郊二村,68岁的朱碧华婆婆像往常一样清理着街道旁的垃圾和废品,看能否找到可变卖的东西。忽然,一个塑料袋从垃圾堆里掉出来,朱婆婆打开袋子一看,里面竟然是一叠厚厚的现金。朱婆婆赶紧把钱装好揣回家,心里却一直想着怎样才能找到失主。

昨日,在重庆晚报记者的帮助下,朱婆婆终于找到了粗心的失主,将钱如数归还。

重庆晚报记者 方向 陈林 摄影报道

现金

婆婆失主

面值只有10元和20元

朱婆婆家住九龙坡区荒沟社区冶金三村41号,以拾荒为生。2日下午6时,她将这一天拾到的纸板、塑料瓶等卖到废品回收站后准备回家,经过西郊二村的街道旁,看见地上堆了一些废家具,她便习惯性地开始清理。

“那包钱就从里面掉了出来。”昨日下午,朱婆婆带着重庆晚报记者来到现场,堆放在路边的废品还在。“我也没数过里面有多少钱。”捡到钱后,朱婆婆一直把装着钱的塑料袋放在平日随身背的双肩包的最深层口袋里。重庆晚报记者打开塑料袋发现,一叠厚厚的现金用一根橡皮筋绑着,面值只有10元和20元,分成20小叠,每叠100元,共2000元整,每张钱看起来像存放了很久,散发出一股霉味。现金另一面绑着一块硬纸壳,上面写着“2013年9月3日”。

婆婆

靠每月300元抚恤金

随后,重庆晚报记者来到朱婆婆家中。她说,2006年老伴因病过世后,她一直独居在荒沟,靠每月300多元的抚恤金和拾荒为生。

每天早上6时,朱婆婆就出门拾荒,一直到下午5时才回家。去年,朱婆婆在杨家坪卖过糖葫芦,但因为身体不好,没有坚持下去。说着她走进厨房,拿了半个煮鸡蛋,“我一口气吃不完,剩下的半个留到晚上吃。”朱婆婆说,自己每月生活开销约500元。

“我有一儿一女,儿子在身边,会经常来看我。”朱婆婆说,儿子一家人的生活也不算富裕,仅仅是过得去而已。朱婆婆捡到的这叠钱好比天降横财,“虽然我没有文化,但不是我的东西我决不要,这一点我还是很清楚。”但朱婆婆也不知道该把钱交给谁。

失主

放在废家具里忘了

重庆晚报记者带着朱婆婆来到九龙坡区公安分局石坪桥派出所,值班的陈警官登记了朱婆婆的身份证信息,并询问事情经过。在开始清点塑料袋中的现金时,陈警官突然想起,就在两小时前,一年轻男子曾打电话到派出所,问有没有人送钱过来,并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

“我记得他说自己是万鑫药房的。”办案民警柴警官说,就在朱婆婆捡到钱的马路对面就有一家万鑫药房,但对方电话一直无法接通,重庆晚报记者和柴警官一同前往药房,寻找失主。

十余分钟后,重庆晚报记者与柴警官一起将药房老板谭先生带到派出所。“是你啊!”朱婆婆和谭先生见面后,两人异口同声地说出这三个字。原来,朱婆婆经常去谭先生的药房买药,两人虽不知对方姓名,但也算认识。

领回钱后,谭先生激动地握着朱婆婆的手。“真的没想到,居然是婆婆把我钱捡到了。”谭先生说,这叠钱是药房常备的零钞,具体有多少记不清了,一直放在床头柜的最深处。最近一直忙着药房装修,清理床头柜时忘了里面还有现金,一起扔在了大街上。

直到昨日下午,谭先生看到药房对面有重庆晚报记者在采访,向围观群众打听后才想起自己的床头柜里还放着钱,这才有了之后谭先生打电话到派出所一事,“要是我不看到你们,我早把这事忘了。”